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雪中空灵 > 《风雨潇潇》
返回书目

《风雨潇潇》

第五章 分离

作者:雪中空灵

  又是崭新而又平凡的一天。清晨,和煦的微风透过半掩的窗扇抚摸起室内每一件器物,随着微风的鼓荡,细密的白色床帐开始随风起舞,一飘一荡间,满帐春色就这么毫无保留地显现出来。

  帆内,轻柔保暖的薄被遮住了无限风光,只有四只留在被外的光洁臂膀得以窥测内里是何光景。两张惊世容颜紧闭着双眼靠在一起,嘴角带着些许笑意,想是梦到了愉快的事情。光洁的脖子和裸露在外的胸膛上满是点点红痕,不难猜测出此前是如何的疯狂。

  太阳出来了,金色的阳光照亮了屋子,也将沉睡中的青羽唤醒。

  眨了眨眼,狭长的双眸睁开来,原本清亮的眼中蒙上一层雾气,略带慵懒的表情反倒为之凭添几分说不出的魅惑,惹人遐想。低头,看向身旁的爱人。

  柔软的黑发顺着脸庞散落着,如烈焰燃烧般璀璨的双眼紧闭着,使原本桀骜不驯的小脸增添了几分柔和。秀气的双眉,挺翘的鼻头,小巧的红唇,组合成一张令自己百看不厌的脸。忍不住,低头吻上紧闭的双目。

  轻轻的一吻,却惊扰了睡梦中的小人儿。眼睛开始眨动,纤长的睫毛随着眼皮的运动挠上青羽的嘴唇。痒痒的,心里却有什么暖暖的烘烤着自己。

  不一会儿,紧闭的双眼睁开了,一时间,水光潋艳,波光粼粼的风景就这么展现在青羽面前。修潇嘴里嘟囔着什么,不满地睁开眼,瞪着青羽。可是此时眼中的雾气朦胧却使效果打了折扣。

  “天还这么早,干什么叫我起来。”修潇抱怨了一句,扯过被子,翻转身体,又准备睡去。

  青羽赶忙一把拉过来,轻笑道:“是谁昨晚说要去赶集的。没关系,你睡吧,错过了上午的市集和那些杂耍,还有吃不到醉香楼的四馅包子和鸡汤面,可不怪我。”

  话音未落,修潇猛地自床上坐起来大叫道:“啊!你怎么不早说。现在都什么时辰了!快点快点,咱们可还要走一个多时辰才能进城里呢!”

  青羽嘴角噙着笑,看着修潇手忙脚乱的样子,心中的暖意更加扩大了。“别慌,还早着呢。慢点。现在才辰时,够得你逛的。就算错过了早市,可以吃完包子和面条,再去逛下午那一拨嘛。你现在就是再忙,没弄好早餐,吃不了也走不了。”

  “那就不要吃了。少吃一顿又不死人。”

  青羽眉毛一挑,“哦,少吃一顿又不死人?那醉香楼的四馅包子……”

  “啊!”修潇叫了一声,不再叫嚷,满脸委屈地看着青羽,小小声地说:“那你快点。东西我都准备好了的。你放到灶上热热就能吃了。”

  青羽“噗哧”声笑了出来,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个小家伙,都已弱冠了却还这么像小孩子一般。不再逗弄他,青羽起身穿戴起来。修潇也乖乖地去梳洗。

  穿戴整齐,梳洗妥当,吃完早饭,两人就离开小屋向江洲城行去。

  进了城,青羽却敏感地嗅到空气中有一丝丝不同寻常的紧张气氛。今天是每月一度的大集日,除了原本就在城里摆摊的小商贩,周边地区的人也会在此日来赶集摆摊售货。前来赶集的人总能在这里找到自己所需要的。大家各取所需,向来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可是今日,很多人都是行色匆匆,脸色沉重,买卖的也多是一些生活必需品。往常赶集所能看见的各种小玩意也大半不见了踪影。留下的小贩脸上都挂着忧愁,再也不见以往喜气洋洋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青羽心中想着,一片阴云笼罩上心头。

  见不到平日里热闹繁荣的景象,买不到心里中意的物品,修潇的脸慢慢由满脸兴奋的样子垮了下来,神采飞扬的眼眸中也蒙上了扫兴的灰尘。总算还惦记着醉香楼的四馅包子和面,脸上勉强打起了精神。

  实在没什么可以逛的,两人早早地就来到了醉香楼。

  虽然还没到吃中饭的时间,醉香楼里却已坐了小少人。都知道要想吃这里的招牌包子需要赶早,否则就等着眼睁睁地看别人吃的份了。

  青羽两人在小二的引导下找着一张空桌子,坐了下来。周围满满当当地坐满了人。—坐下来,修潇立刻叫嚷道“小二,来三笼四馅包子,两碗面,再来一盘水晶糕,一份春卷,一碟蚕丝裹云,再……嗯,暂时就这么多了。”

  小二奇怪地看了修潇一眼,答应一声,下去了。

  青羽摇摇头,轻笑道:“叫这么多,哪里吃得完。你啊,好像平时我亏待了你,不给你吃饱似的。”

  修滞吐了吐舌头,满脸挂着笑:“人家饿了嘛。而且吃不完可以带走嘛。反正这市集也没什么可逛的了,咱们把面吃完,其他的一样吃一点,剩下的打包带走,回家当晚饭吃。”

  “是,是,知道了。”青羽看着修潇高兴的样子,也忍不住从心里快乐起来,满脸堆笑地看着他。

  “唉……”这时,邻桌传来一声长叹,顿时引起了青羽的注意。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中年男子满面愁容地看着他们。

  碰上青羽的目光,中年人扯出一个笑容,道:“惊扰小哥了。只是两位小哥好生兴致啊,于这种时刻还能依然谈笑风生,镇定自若,实在令人佩服。”

  此时他们点的东西都已上来了,修潇欢呼一声,立刻开始大快朵颐,青羽却心存疑虑,转头向中年人道:“让先生嘲笑了。只是我兄弟二人常年居于城外僻静处,少与人交往,难通世事。

  方才进城,看见四处人心隍惶,人人自危,虽然心存疑惑,却实在难以明白。还请先生赐教。莫非,这几个月来发生了什么大事?”

  那中年人看了青羽几眼,轻笑道:“是我孟浪了。只是听小哥说话,是个读书人,怎道如此不关世事。”

  青羽脸上依然挂着笑,却也并不答话。

  那中年人叹道:“看来小哥也并不知道,这冬阳月前已经变天!”

  “什么!”青羽惊呼道,而修潇也抬起头来,放下筷子,一脸惊异地着着那中年男子。

  “此事说来话长,咱们这些小老百姓也搞不懂上面的事情。只知道统兵大元帅月前忽然发动叛乱,夺了天盛皇帝的皇位,将之软禁在内宫。自己登基称帝了。”

  心脏猛烈地跳动起来。在断袖居中多年,他早已知道天盛皇帝和统兵大元帅之间的关系不一般,却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

  稳住心神,青羽扯出一个笑容道:“虽然变天了,但是也没出什么兵灾大乱。那是上面的事情,跟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无关的。”话是这么说,心里却清楚,不会是这么简单。

  “真要这么简单就好了。”这时,旁边的另一个儒生打扮的插话了,“本来,咱们这些小人物,有口饭吃就行了。什么改朝换代,忠于前朝的事情,都是那些有大学问的仕大夫的事情。这两年,咱们也都知道,真正掌控大权法断国事的,是统兵大元帅。真要是他当皇帝,也没什么不好。”

  “就是啊。”中年男子又接上话,开始说道,“可是谁想到,前几日,天盛皇帝被绞杀在皇宫中,而新皇不知为何,也自刎于宫中。这下好了,国家无主,天要无宁日了。很多地方都发生了叛乱。听说,建康城里的宁扬将军也起兵了。建康离这儿不远,说不定就打到这儿来了。这好日子,是到头咯。”

  听完各人的叙述,青羽心中直搅成一团乱麻。安宁的日子才过了两年,就又要陷入一片混乱中吗?食不知味地吞咽下已经变冷的面条,将剩下的东西打包后,两人走上返家的道路。

  一路上,青羽愁眉不展,修潇看着青羽如此,尽管心中着急,却也不敢叨扰他,乖乖跟着青羽走回家中。

  “箫儿。”青羽靠坐在软榻上,唤着修潇。

  听到爱人的呼唤,修潇快速地走到青羽身旁。

  伸手抱住其柔软地腰肢,将头埋入他的怀中,青羽深吸了口气。“箫儿,你害怕吗?”青羽轻声问道。

  修潇摇了摇头。“不怕,跟你在一起,我怎么都不怕。”

  听到修潇这句话,青羽抬起头,轻笑道:“傻瓜。我又没有什么能耐,怎么想都不想就说不害怕。”

  “你才傻呢。从来都是你把我保护着,我一点都不害怕。而且,只要我们俩在一起,有什么好怕的。”

  “是啊,是我傻了。可是,这里就要起灾祸了。现在国家无君,有心想要做那个位子的太多了。北方有武扬,云扬两个大将军,这边建康的宁扬将军也起兵了。西南那地方向来蛮夷甚多,不服朝延管束,如此机会,肯定要兴风作浪,安宁日子,没有了。”

  “没关系,只要我们在一起,什么都不怕。”修潇握住青羽的手,安慰地道。

  “不是的。在这种乱世中,即使我们有心在一起,也说不定会出什么乱子。乱世之中,人命比草还不如。况且,我答应过你,要和你过快快乐乐的安宁日子,我不想我们的快乐止于此。箫儿,你愿意跟着我吃点苦头,去寻找真正的安宁吗?”

  “当然愿意!只要跟着你,我什么都不怕的。”修潇坚定地说道,脸上是严肃的光辉。

  “那好,我们准备一下,把银票带上,值钱的小玩意也带上,其他东西,不能搬走的,我们就在这山中找个地方埋起来,看看有朝一日,能不能回来找出来。然后,我们就去西域。趁着现在还没有太混乱,我们到西域去。”

  恍惚又回到了两年前。将能变卖的东西都变卖掉,换成银票。将银票一分为二,用油皮纸包任,再用布条缠绕在身上。这样,即使被雨淋湿甚至掉到水里也不怕被打湿。

  战乱年间,身上带多了金银珠宝只会惹祸上身,所以除了几件于两人意义深刻价值高昂的宝石深藏于身,其余皆变卖了。

  重要的书籍,意义深远的字画,瑶琴,以及各钟各样值得保留的东西都放入了几口大箱子里,埋入了两人经常游玩的空地下,希望有朝一日,还能回来,还能在这水墨山水中共度一生。

  行囊背上了身,艰苦的道路就在眼前。站在小院外,两人静静地看着盈满了两人幸福回忆的家。

  “青羽,我们还能回来吗?”修潇带着哭音问道,眼眶中盈满了泪水,却强忍着不让它流下来。

  使劲握了握修潇的手,青羽坚定地说:“不管还能不能回来,我们一定会再找到一片宁静之地,继续过着快乐的生恬。”

  “嗯,一定可以的。”

  泪水,终于流了下来,但却不只有悲伤,还有着对未来无限憧憬的希望。

  此时,虽然战乱四起,但还只是小规模的混乱。因此两人上路之时,尚且顺利,雇了一两马车,两人一路赶着向西行去。

  夜晚,浩然天穹中,星光璀璨。抬头望去,自己似乎都融入其中。郊外一片空旷中,一辆简便的马车静静地停在那里。车厢前的门帘被掀起来,两个人并排躺在车厢里,头朝外看着满天繁星。

  “好漂亮啊!第一次这么看星星。一颗一颗,自己都感觉不到是在哪里了。”

  “嗯。”青羽低声应和了—下,眼睛却不在浩渺星空下。

  “以后,我们也经常这么看星星好不好?”修潇眼中星光四溢,嘴角弯弯,满脸兴奋,一点也没考虑到自己现在正处于艰辛的跋涉中。

  “嗯。”

  “喂!”修潇忽地不高兴了。转过头来,眼睁得圆圆的,恨恨地看着他,“你就知道嗯啊嗯的,都只有我一个人在说,你就知道敷衍我!你……”

  剩下的话语没有来得及说出口。

  四片炽热的嘴唇已经紧贴到一起。晶亮的眼睛渐渐闭了起来,感受着心爱之人的气息,火热的灵舌扫遍了口腔每一处地方,身体内最敏感的ji qing被调动起来。

  感觉到身体被移动,再次睁开眼时,已经身处于马车内部。搭上的门帘也已经放下,小小的马车,俨然就是一方隐秘的小天地。

  细密的吻顺着线条优美的曲线滑下,轻轻扯开包裹得紧紧的衣服,露出光滑的胸膛以及缠满布条的腰身。

  将修潇的身子侧立,一只手抚弄着敏感的红樱,另一只手则掀起了下身的衣袍,伸进底裤里,直接抚弄上柔软的菊穴。

  跳过前戏的直接再加上身处郊外的羞耻感,却激发了修潇身体中的欲望,呼吸开始加剧,分身也开始抬头,却被缚于下身的底裤无法舒展,更增一分快感。

  纤长的手指轻松地插入了紧窒柔软的密x中。灵巧地曲起手指在内里扩张,不一会儿,透明的粘液开始分泌,密x也开始蠕动起来,紧紧松松的按摩起深入的手指。

  满意于修潇的配合度,青羽吻了吻他,随即退出手指,拉下修潇的底裤,掏出早已肿胀的分身,就着侧身的姿势,将灼热的rou棒埋入修潇体内。

  “啊!”

  “呼!”两人同时叹息出声。

  柔嫩的内壁争先恐后地缠绕上来,将粗壮的rou棒向身体内部拖曳,刺激得青羽兴致勃发,分身又粗壮了几分。

  修潇的后背紧贴着青羽的前胸,密不透风,心跳似乎都合为一体。感觉到自己身体内部的蠕动,感觉到熟悉的欲望深埋于体内,想要,想要更多,激烈的渴望迫使修潇的下体不自觉的前后摆动起来。

  爱人的动作刺激了青羽,伸手握住修潇的欲望慢慢搓揉,随即一下下律动起来。

  粗重的喘息,不时自牙关泄漏出的点点申吟,将小小的马车倾注得满满当当。火热的坚挺一下下地深埋入柔嫩的密x中,如此的契合,令人发狂。

  浅浅地抽动几次后,青羽总是将分身狠狠地抽出,只前端龟头处浅浅地相连,随后用尽力气猛烈地一顶,整个分身悉数冲进身体深处,触碰到敏感的极致。而修潇的体内在此时也会随之涌出大量的肺液,令青羽的分身如鱼儿戏水一般自由进出,并发出yim靡的呲呲声。

  呼吸在加剧,修潇的申吟也放开来,红唇中不时吐出令人脸红心跳的浪语。“快,青羽,再快一点……狠狠地插进来,再狠一点……啊……”

  欲望的积累逐渐达到最高峰,修潇娇吟一声,白浊喷薄而出。青羽也快到极限了,狠狠地抽动几下后,快速地拔出。刚刚抽出体外的那一刻,欲望冲破闸门,倾泻而出,尽数射到了修潇浑圆的臀部上。蜜色的肌肤配着白色的浊液,说不出的媚惑。

  长呼一口气,两人都瘫软在马车里,说不出话来,仅能紧紧贴在一起,让心跳渐渐平复。

  过了一会儿,青羽回过神来,爬起身来,吻了吻修潇。随后找出一块丝帕将沾在修潇身上的白浊擦拭干净,将衣服整理好。

  修潇已经回过神来,眼睛亮亮的,默默地看着他。再次躺下来,将修潇拥入怀中,两人谁也不说话,静谧的气氛笼罩着两人,淡淡的幸福。

  三日后,两人靠近了江南大郡宁城。本想进城补充粮食和水,顺便好好的休息一番,却惊奇地发现大量的人拖家带口从城里出来,神色慌张。

  “唉,这是哪辈子说的,说打就打起来了。宁扬将军的人马已经往这里来了,准备拿下宁城。所以,大家能跑的都逃出城来了。刀剑无眼啊。”

  两人面面相觑,心中惊恐一片。没想到才几日时间,宁扬将军就能从建康一路打到宁城。这一路上各个城市里都有朝廷的兵马,而且皆是最为精锐的军队。

  “看来,只能改道向南再折向西了。不过,我们的食物不多了,必须到城里补充东西,否则改道后没有个七八天是见不到城镇买不到吃的。”

  “应该没有这么快的,不管怎样,都要进城去一趟。”

  谁知,青羽看了看他,坚定地说道:“不行,你和马车留在这里,我一个人去。”

  “什么!”修潇大叫道。“不行,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去,还是在这么危险的时候!我不要和你分开。”

  青羽摸了摸修蒲的脸,道:“箫儿,你听着,我这么做是有道理的。我们不能赶着马车进城,这样不方便出入。万一被困在里面,要想再赶着马车出来就困难了。我们要去西域,还得靠着它,只能让它留在城外。这样,必须有人守着它。而且我一个人进去,即便是出现意外,我也方便出入,想要逃出来不是难事。”

  修潇脸色稍缓,却依然不放心青羽一个人进城。“不会有事的,是吧。我们说好了要一起去西域的,是吧。”

  青羽眼中闪过一丝光芒,点头道:“不会有事的。不过,事有万一,一旦出了意外,别担心我,别莽撞,要相信我,一定会出现在你面前,和你在一起的。如果可以,你就自己往西去吧,我会赶上你的。”

  修潇眼中,再次盈满了泪水,答应道;“嗯,我相信你,听你的。”

  “好了好了。”青羽笑着道,“又不是上战场,就是去要点东西而已,看我们俩。好了,我走了,你就待在这里不要乱走。我尽快回来。”

  说完,快步向宁城中行去。

  进了城,只见四周的街道宽阔平整,店铺林立。若在平日,定是个繁华热闹的城市。只是此时,两旁的店铺皆是大门紧闭,街道两旁只有三五匆匆行人。一队队朝廷的士兵不停地在街道上跑来跑去。知道事情紧急,赶忙一路走去寻找饭店。

  可是,这个时候,哪还有饭店开门营业啊,找到好几个大的酒楼,都已歇业了。青羽不甘心,继续在大街小巷中寻找,终于在背街处的小巷里找到一个小饭馆,老板平日里生意清淡,今日开门也只是为了卖掉一份是一份,赚点自家的生活费。

  青羽赶忙购买了几大块薄饼,还有若干煮好的鸡蛋,馒头,又装了两牛皮袋的水,付过账,谢过主人,快步向城外走去。

  快要接近城门的时候,只听一声轰然巨响,巨大的城门关闭了,城墙边满是忙碌的士兵。

  宁扬将军,大兵压境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