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雪中空灵 > 《风雨潇潇》
返回书目

《风雨潇潇》

第九章 幸福

作者:雪中空灵

  是夜,将军府,青羽房间中。

  修潇安安静静趴在青羽腿上,眼睛紧闭着,手紧紧地扣着青羽的腰,互相叙述他们分离后的情形。

  “为何要闭着眼睛?”青羽柔声问道。

  “我害怕一睁眼,你就不见了。”修潇仍然紧闭着眼答道。耳听着青羽轻笑一声,唇上忽地传来熟悉的温暖的触感。略微一张口,湿热灵动的舌头立刻窜进,熟练地扫遍唇内每一个地方。

  修潇猛一睁眼,映入眼中的,是青羽温暖的双眼。真的是他的青羽。

  衣衫滑落,肌肤毕现,不多时,两人就已经坦诚相见。长久的思念尽数化作欲火,两人都放弃了矜持,狂热地在对方身上留下烙印。

  交错着,两人的唇都触及了对方身体上的突起,轻轻地含入嘴中,用舌尖来回滑动挑逗,不一会儿,小小突起就挺立起来了。挑逗爱人的得意与喜悦和自身被爱人挑逗的欲望夹杂在一起,两人都不禁发出了叹息。

  嘴唇逐渐向下滑去,身体越发重叠,渐渐的,来到了身体的中心地带。两人的欲望都己高高挺立。心有灵犀般,两人同时含住对方的分身,自铃口处开始,灵动的舌头在周围打了个转,不时往铃口内探去。

  小小的动作带来巨大的快感,下腹略微收缩起来。

  舌尖脱离顶端,嘴唇包裹住龟头下的裂隙,轻微地移动起来。调皮的舌尖也不时窜出挑弄一下又缩走,粗重的喘息声盈满了绫帐内。

  慢慢地,将挺立的rou棒整根吞入,再慢慢滑出,涨成紫红色的欲望上沾满了晶莹的液体,手指也开始发动进攻,拨弄起肉柱下的小球,不时扯开,揉捏一下。

  欲望越发灼热,两人都不自禁地动起下体,在对方口内进出。汗液,沾满全身。终于,欲望快速地抖动两下后,白浊的液体直奔喉咙深处,极度的快感将两人抛入云端。

  失神片刻后,两人都回过神来,极有默契的稍一移动,就由侧立变为平躺,青羽仰面躺着,修潇则趴在他身上。

  青羽吐出口中修潇的欲望,伸手扒开修潇挺翘的双臀,露出久未见到的粉色菊瓣。修潇则依然卖力地挑逗青羽暂时疲软下去的分身。当然,并没有费太大的力气,青羽的欲望又高高挺立起来,甚至比刚才更加粗壮。

  青羽伸出舌头,慢慢地濡湿干涩的菊瓣,并轻柔地向内窜去。没多久,修潇的菊瓣就自动开合起来,体内的肠道也开始自动分泌起黏液。水光潋艳,一片诱人景色。

  感觉到时机成熟,青羽正待翻身坐起,直捣黄龙,修潇却早他一步坐起,反身过来,压在青羽身上,低声呢喃道:“这次,让我来。”

  说完,跨坐到青羽身上,扶好青羽的rou棒,对准自己不住开合的菊穴,慢慢坐下,顺畅地一插到底,竟是从未有过的深度。一声轻叹自修潇口中传出,软倒在青羽身上。略微适应了一下,感觉到青羽的欲念与自己的渴求,修潇开始动起来。

  初始还是缓慢的动作,渐渐地,令人抓狂难耐的欲望在体内聚集,缓慢的动坐已经无法满足身体的需要,修潇开始狂烈的动作起来。每一次都高高抬起,露出青羽完整的分身。只见分身上一片晶光闪现,沾满了修潇的体液。

  每一次坐下,都因为自身重力,将粗壮的rou棒直顶到身体深处,修潇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似乎都要被洞穿了,狂乱不已。

  媚惑的叫声隐忍不住,自口中吟出。红润的双唇因为剧烈的快感而大张着,丝丝津液自嘴角滑落。

  青羽舒服的躺在那里,极度的快感自身体中央向四周扩散。深情地注视着修潇的脸,只见修潇此时脸上红潮遍布,颗颗晶莹的水珠自他额上地落,漆黑璀璨的眼珠中水气氤氲,风情无限。

  这样独一无二的风景是属于自己的,青羽骄傲的想道。想到这里,一股热流直冲下腹,欲望抖动两下,浊液再次喷薄而出。修潇体内被滚烫的液体一冲,自己也射出欲望,瘫软在青羽身上。

  ji qing过后,修潇趴在青羽身上,耳边听着青羽沉稳的心跳,眼皮搭拉下来,陷入了睡眠中。口中还呢喃着:“我找到你了。”

  青羽死死地拥住修潇,在他额上印上一吻。

  是的,你找到了,我也找到了你。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第二日,直到日上三竿两人才自沉睡中渐渐醒来。修潇醒过来,并未睁眼,而是伸手触摸了一下青羽,抚摸到青羽温热的身躯,感受到青羽平稳的心跳,修潇唇边裂开了大大的微笑。

  “在笑什么?”耳边传来青羽的声音,笑容更大了。修满睁开眼,映入眼的,是青羽披散着头发的慵懒模样,向来冰冷的双眼也眼角含春,媚惑无比,让修潇不禁心脏都漏跳一拍。

  “没什么。只是你真的在身边,不是梦,心里太高兴了。”

  青羽紧了紧手臂,将他揽得更紧,没有说话,仅仅是在修潇额间印下一吻,却让修潇安心不已。两人继续在床上安静地躺着,直到肚子开始煞风景的叫了起来,才双双起身梳洗一番,来到饭厅。

  饭厅内,桌上已摆满了喷香四溢的白米饭,炒时蔬,清蒸鳜鱼,蟹黄豆腐,红烧肉,桃花泛,粉蒸排骨,还有一道香气扑鼻的筒骨豆芽汤。

  修潇早已饥肠辘辘了,且自从和青羽离家后就再没怎么吃过可口的饭菜,大多是啃一两个馒头填饱了肚子就是。见到这么多色香味美的饭菜,直想扑到桌上不下来。总算想起这里不是自己的地盘,才勉强保持了形象。

  青羽怎会不知道修潇心里想什么,心疼他这段日子受的苦,赶忙拉着他坐下,向徐广尘笑笑打声招呼,就准备给修潇盛饭。谁想却被修潇抢了先,自己拿饭勺盛了饭递给他。

  想了想,始终还是在别人的地方,尽管听了青羽的叙述,知道眼前的男人对自己的青羽意图不轨,但毕竟是主人家,于是不情不愿地也盛了一碗饭,瞪了徐广尘一眼,把碗递给了他。然后才给自己盛了饭,坐下乖乖吃起来。

  青羽愣了一下,随即露出灿烂的笑容。他的箫儿,长大了呢。

  吃过午饭,青羽向徐广尘点了点头,示意有话想说,于是三人来到徐广尘的书房中。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对我,不需要客气!”

  青羽淡淡的一笑,脸上带着一丝温暖的幸福说道:“我已找到了修潇,不需要再在宁城待下去了。所以,想向你告辞,就此别过,向西域行去。”

  “什么!”徐广尘惊道,随即平复过来,向青羽劝道:“听我说,青羽。你之所以要离开江南,无非是怕大军过境,破坏了你们之前的安宁生活。可是现在,你已在我军中,不需要担心这些事情了。

  “而且,凭你青羽的智慧,足以立足于军中,扬名于天下,为何又要在此时离开呢?之前一战,已树立了你的威名,正是你建功立业之时,何不留下来呢?”

  青羽摇了摇头,笑道:“你应该知道,建功立业,扬名天下,不是我们想要的生活。我所要的,只是和他在一起,平平淡淡地过一生。功名利禄,这些天下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在我青羽心中,不值一提。”

  “可是也用不着走啊。如今江南已置于我的掌控之中,你们继续留下来生活,一样可以过得很安宁啊!”徐广尘急道。不愿,实在不愿,就这么让这个男子离开自己身边。即使已经不再心存幻想,但是,以朋友的身份,还想在他身边寻一片立足之地啊。

  青羽摇头:“或许吧。但是既然找们已经成行,就不会停下来了。趁现在年轻,多走走又何妨呢?等哪一天,你真的让这片土地安宁下来,我们再回来吧。现在的你,蛭谈不上。”

  徐广尘眼中精光一闪,却未答话,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青羽。

  青羽笑了,“你不会真的就想安于做一个将军吧。如今你的领地已从建康到新州,整个江南已置之其下,你下一步又如何打算?是继续向北进攻?还是先巩固江南根本,在此地登基称帝,再与北方抗衡呢?”

  “登基!”徐广尘讶然叫道,随即摇头道:“我从来想过这件事情。当初起兵,本是不想让这里变成两派相争之地,现在……”

  “当真没有想过?”青羽似笑非笑地问道。

  徐广尘愣了片刻,才摇头道:“果真什么都瞒不过你。没错,我确实想过,可是……”

  “那就实现吧!这样才能保一方安宁,否则名不正言不顺,也于你有好处,有了立足之根本,今后的行动才有保障。而你有了更好的发展,我和箫儿才好放心理开。否则愧对你的情谊。”

  “看来我是留不住你了。但既然是你的决定,我不会阻拦你的。”徐广尘黯然答道。

  “放心吧,既然你有心称帝,那么我们现在还不会离开。就让我最后再帮你一把吧。”

  在青羽和齐云飞等人的运作下,徐广尘颁下一系列法令,减免其领地中的田赋,地赋,禁止蓄私奴,奖励耕作,奖励生育,派出士兵在各处水患猖獗处兴修水利,发展生产,顿时收服了辖地的民心。

  各处甚至开始流传起“开天辟地是宁扬,真命加身势难挡”的歌谣。

  军中兵容整齐,士气高涨,接连击退了四次各路人马的进攻,将宁扬的威名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一个月后,开挖河渠的民工在地下五尺的深处掘出了一具石人,石人身上刻着五字:真命天子宁。一时间,人人争相传告,宁扬将军是天命所归的真龙天子。

  齐云飞趁热打铣,上书请命请将军登极称帝。徐广尘推辞了。齐云飞召集同僚再次上书两次后,徐广尘才勉为答应。

  第二年,开春之时,徐广尘在万众拥护中,在宁城登基称帝,国号太宇,年号真元,独霸一方。不久之后,北方也接连建立了两个王朝,至此,冬阳皇朝真正被颠覆了。

  徐广尘所建的太宇皇朝在风雨飘摇的时代顽强挺立过来,越发强大。历经一百一十五年奋战,终于再次统一了这片土地,建立起强大的中央集权国家。

  春风拂面,柳絮飘飞之时,宁城郊外,几名布衣男子站立在一处,似是送别。其中两人,正是青羽和修潇。而初登基没几天的真元皇帝也赫然在立。

  “陛下,回去吧!我和箫儿就此别过了。”

  徐广尘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青羽,你知道,我最不愿意就是你叫我陛下。我宁愿你叫我一声广尘。”说完,不待青羽答话,又放出笑容道:“真的不再留几天?”

  “不了。初遇你时,还是夏日,现在却又是春花烂漫的时节了,我们已在这宁城耽误得太久了。如今你已登基,我和箫儿也该走了。”

  徐广尘点了点头,不再多言,心中苦涩无比。终究还是留不住这个人啊!眼中不禁闪过当年初见青羽那一刻。身影乍现之时,就是那倾情一刻。慢慢地,将自己陷入心中所幻想的影响中去,编织起一幅美梦,却在见到真人那一刻,破碎。即使这样,青羽的魅力却像陈年老酒一般,继续浸透自己的心房,让自己沦陷下去。

  而如今,这梦,真的该醒了。年轻的开国皇帝苦涩的想道。

  跟随而来的刘磊看了看修潇,叮嘱道:“小家伙,路上小心了。那里要是不好,就再回来。我们继续一起喝酒玩乐去。啊,这个拿去,留个纪念,还可以防身。”说完,递给修潇一把装饰精美的匕首。

  修潇谢过接下,眼中也开始水气缭绕,虽然很高兴可以和青羽去西域,但是要离开这些给予了自己无数帮助与欢乐的人,心中依然不大舍得。

  想了想,解下脖间贴身的玉饰,是当年青羽请高僧开光保他平安的护身符,询问地看了看青羽,得到青羽肯定的目光后,送给了刘磊,亲自替他系在了颈上。

  一番送别后,两人上了徐广尘送给他们的马车,带着两个硬派给他们的护卫安全的侍卫,再次踏上了向西而去的道路。一个月后,终于来到了玉门关处。

  站在玉门关口,两人最后望了一眼自己无限眷恋的土地,挥别了一路护送自己至此的侍卫,一甩马鞭,快速地通过关口,冲入那未知的新生活。

  ==凡=间=独=家=制=作==

  三年后。

  青羽伸了下懒腰,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身边的床铺已经空了。唇边溢出一丝笑容,这个小家伙,这么早就起来了。远处不时传来牛羊的叫声,偶尔夹杂着马嘶声,除此之外,一片沉静。这是大自然最深沉的宁静,尽管耳边充斥着牛羊声,却不可改变其骨子里的宁和。

  睁开眼,自柔软的羊皮软毯上坐起,拢了拢长及腰际的头发,披衣下床。

  “咚”的一声,卧室的门被撞开,满头大汗的修潇冲进房间,神采飞扬,大叫道:“青羽,青羽,我赢了,我终于赢了他了,我终于赢了。”

  青羽脸上的笑容愈发深了。“知道了,一大早就又缠着人家比试,你啊!”

  “啊,你还没梳洗,等下,我去给你打水!”说完,又冲出去了。不一会儿,端着热气腾腾的洗脸水进来,青羽洗好脸,用青盐刷了牙,穿戴整齐,走出了房间。

  门外,是连绵不断直至天际的绿色。一阵风吹过,唰唰唰,整片绿色抛起层层波涛,一浪接一浪的,向远处而去。绿浪上,散落着十几处木质院落,典型的中原风格,时常给人以错觉,又回到了那令人难以割舍的地方。而青羽他们所住,正是其中的一进院落。

  这里,是西域一处最大的牧场,而这里的主人,则是令青羽当初绝想不到的人物。

  “肚了饿死了,快走啦!”修潇叫道。

  “知道了。”青羽答应着,任由修潇拉着他向离他们最近也是最豪华的一处院落行去。推开饭厅的门,满桌的食物香气扑面而来,桌边已坐好了两个人。

  左边那个面若冠玉,目若朗星,自有一番天生的贵气。右边那个,柳叶眉,狭长目,温婉如水,笑嘻嘻地看着二人。修潇看见右边那个,猛扑上去,一把拉住他,叫道:“合欢,合欢,你今儿早输给我了,可不许赖……”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他不叫合欢!”合欢身边的人猛地打断修潇的话,恨恨说道,额上青筋毕露。

  “忧,别这样,他是无意的。”合欢赶忙说道。

  修潇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地冲合欢吐吐舌头,笑道:“对不起啦,宝儿。叫习惯了,一时改不过来。”

  宝儿拉拉卫忧的袖子,摇头道:“没什么啦!饿了吧,快吃饭吧!”

  昔日的礼亲王,如今的大牧场主,对心爱之人当然没办法,放缓脸色,殷勤地替宝儿盛好粥,夹了几样宝儿喜爱吃的东西,送到他手边。宝儿笑了笑,开心地吃起来。

  青羽笑着看着他们,感慨无限。如今的宝儿,再也找不到昔日合欢的影子,抛弃了自卑,褪去了媚惑,如今他在心爱之人的照料下,越发耀眼,看着他们,就觉得心里暖暖的。

  他和修潇是三个月前才遇到卫忧和宝儿的。之前他们一直住在阿达汗城。那里民风淳朴,热情好客。他们拿初自己那一大笔财产中的小小一百两,开了个小店,安安乐乐地过着平实的日子。

  三个月前,店里忽地进来两个人,正是早该离开人世的卫忧和宝儿。那日他们正好从牧场中出来进城游玩。相见之下,双方大吃一惊。分别叙述了自己的经历经,宝儿力邀他们去牧场居住。两人点头答应了。青羽随即拿出千两银子入股,开始了在牧场的新生活。

  饭桌上,修潇由于过于兴奋,一直唧唧喳喳说个不停。

  “宝儿,你都来了六年了,还一直在牧场住着,怎么才三个月就让我赶上了。你们知道吗,今儿我们约定了骑马跑十里。开始他还领先,结果才过半程,就被我赶超了。哈哈,以后你就别想赢我了!”

  宝儿好脾气地笑笑,道:“修潇你很厉害啊!我学了好久才学会骑马呢。”

  宝儿虽然不在意,可是现在以“妻”为天的卫忧却容不得宝儿被“欺负”,反唇相讥:“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个孙猴子变的。宝儿他向来就喜欢安安静静的,身体又不好,骑马当然不行。你倒好,天天缠着他,有本事你去找其他人比。”

  修潇也不甘示弱,吼回去:“宝儿身体不好是谁害的。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年怎么对他的。”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现在我对他好就成了。你这小子,再这么可恶,小心我把你赶出牧场!”

  “哼,谁怕你,现在我们也算半个主人,你才赶不走呢!”

  “你倒看看牧场里的人听谁的!”

  那边两人的对骂已经越来越孩子气了。青羽和宝儿对望一眼,相视一笑,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拿起碗筷,继续吃起来。

  这样的生活还会继续持续下去吧,在这蓝天白云绿草茵茵之间,一直这样下去,这样幸福下去。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