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安琪 > 《烙印》
返回书目

《烙印》

第二章

作者:安琪

  「对了,妳饿了吧?妳应该在公园待了满久的,可能都没吃东西,我弄点什么给妳吃好吗?」康介颐亲切地问。

  闇儿迟疑了一下,才缓缓点头。

  「那妳稍等一下,我马上去准备。」

  她肯吃东西,让康介颐心情极好,轻哼着歌走到厨房,翻找冰箱里的食物。

  他在冷冻库找到玫玥离去前,替他准备好的自制冷冻食品。

  丁玫玥非常细心体贴,她把做好的咖哩分成一小包、一小包,然后冰进冷冻库里,他要吃的时候,拿一份出来微波加热就可以了

  她为了替他节省麻烦,甚至把白饭也一并煮好,同样按照每餐的份量分装、冷冻起来。

  而她怕他吃腻,还做了炒饭的冷冻包,全都是微波加热就可以吃的。

  他打开冷冻库,取出一份冷冻炒饭,打开下层瞧了瞧蔬果,看见又鲜又脆的水梨,顺道摸一颗出来。

  「有炒饭喔,等会儿就可以吃了。」他从厨房探出头,朝闇儿微笑。

  闇儿面色漠然冷睇着他,半句话也没说,康介颐不以为忤,又钻回厨房加热炒饭去了。

  他的厨房是半开放式的,闇儿可以从流理台上方的空间,看见他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康介颐其实是标准的文弱书生,只会摇笔杆、写文章,对于打理自己的生活很不拿手,光是加热一盘炒饭,他就得忙和大半天,还老是让自己挂彩。

  「噢,好烫。」微波炉的哔哔声响起,他急忙打开门,伸手去端磁盘,却冷不防被烫了一下。

  「嘶……」他将被烫着的指头贴在耳垂上,发出忍痛的嘶嘶声,直到那灼热的痛楚逐渐散去,他才重新端起磁盘,飞快移到餐桌上。

  「哪,炒饭热好了,快来吃吧!」他噙着笑意,扬声招呼道。

  闇儿头略歪地看着他,脸上出现一种疑惑与茫然。

  「你为什么要照顾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咦?妳是在问我,为什么要收留妳吗?」康介颐正准备切水梨,听到闇儿的问题,立即停下动作。

  「嗯!」

  「因为──谁教老天爷让我遇见了妳,俗话说『相逢自是有缘』,我以客为尊嘛!哈哈哈……」说着,康介颐自己大笑起来。

  「……」但闇儿依然是那副漠然表情,脸上完全没有笑意,嘴角连一厘米上扬的迹象都没有。

  「呃,不好笑吗?」他尴尬地摸摸鼻子,自我解嘲地咧了咧嘴。

  「我的意思是……哎,我也说不清楚啦!反正我只知道,我不能把孤弱无依的妳留在公园里,万一妳受到任何伤害,那么我将永远无法原谅自己。为了不让自己的下半生都活在悔恨中,我只好收留妳了。我这样说,妳能够明白吗?」

  「嗯。」大概懂了。

  简而言之,就是他怕事后遭受良心的谴责,所以才收留碍事的她。

  「来,快过来,趁热吃喔!」康介颐切着水梨,见她还站着不动,再度热切地招呼着,一不小心──

  「呜,好痛。」他哀号了一声,手中的水果刀「咚」的一声掉落到砧板上。「哇,血──我流血了。」

  「我看看。」不知何时,闇儿出现在他身旁。

  咦?!她是什么时候走进厨房的?动作好快!

  「喔,好……」康介颐吶吶地伸出手,以为她会替他擦药,谁晓得──

  「啊──」一阵酥麻传来,他不小心轻喊出声。

  原来她竟像小动物般,含住他的指头,力道不轻不重地吸吮起来。

  那种吸吮不像一般单纯的吸吮,除了规律的吸力之外,还夹带着一种诡异的酥麻感,让他忍不住发出令他羞赧的低吟。

  啊,糟糕!他怎么会发出这种舒畅的声音?难道他血液中其实存在着某种邪恶的魔性,一受到刺激就会现出原形?

  真糟!有够糟。

  就在他尴尬难受,想抽回手的时候,闇儿主动放开他的手。

  「好了。」她说话的神情正经严肃,脸上没有任何特殊的表情,当然更不像刻意挑逗他的样子,康介颐顿时暗骂自己何时变成大色狼了?

  「噢,谢谢。」他飞快转身扭开水龙头,借着洗手的动作让自己暂时分心,别再回味刚才闇儿带给他的奇妙感受。

  然而,就在他冲净指端上的些许血迹,准备用面纸擦干之时,他诧异地发现一件事──伤口不见了。

  刚刚,他明明划伤自己的手指头,还渗出不少血珠,但是就在闇儿替他用嘴止血之后,竟然找不到伤口了。

  他的手指头就像从未受伤那般,毫无切到的痕迹。

  「欸?!」怎么会这样?

  他怔愣地缓缓抬头,直盯着闇儿。

  「这样疗伤很有效吧?」她不闪不躲地与他对视,眼神一派清冷,没有热情,也没有心虚。

  「嗯……」大概是他看错了吧!可能是伤口太小,一冲水皮肤就黏合在一起,其实伤口还是存在,只是他找不到罢了。

  他不断提出合理的解释,说给自己听,直到自己接受这种说法为止。

  他甩甩头,甩去乱七八糟的荒诞想法,继续把水梨切完,然后装进盘子里端到餐桌上,招呼她过去坐下。

  「快过来吧!闇儿,东西冷了就不好吃了,吃完炒饭,还有水果可以吃喔!」

  「水果?」那是什么东西?

  不过闇儿没有时间多想,因为康介颐将一根闪闪发亮的银色汤匙塞进她手里,然后温柔地按住她纤瘦的肩,将她推到椅子前坐下。

  「快来,尝尝炒饭的味道怎么样。」康介颐也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期待地等着她用餐。

  「嗯。」闇儿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瞧了面前冒着热气的炒饭一眼,才用漂亮的银汤匙舀起一匙炒饭,试探地放进嘴里。

  味道还不错!闇儿心想。

  热热的,和她过去所吃的那些生冷食物不同,但是热食滑过食道的感觉,其实还满不赖的。

  「好吃吗?」见她又吃了第二口,康介颐欣喜地问。

  「唔。」闇儿闷不吭声,只点了点头,便继续舀起炒饭放进嘴里,然后沉默地咀嚼。

  「多吃点,妳太苍白了,需要很多营养。」他单手支着下颚,满足地笑着看她进食。

  「我呢,很想厚脸皮的邀功,告诉妳炒饭是我做的,可惜我不喜欢说谎,所以老实告诉妳吧,炒饭是我的助理做的,她的手艺一向不错,不过我会转告她,妳喜欢她的炒饭。」她相信玫玥会很高兴有人欣赏她的手艺。

  康介颐已逐渐习惯她不说话的闷葫芦个性,所以总是主动引导她说话。

  其实平日他也不是聒噪的人,但是她实在太静了,如果连他也不说话,气氛就会很僵,所以他才一直强迫自己找话题和她闲聊,不管她有没有回应。

  闇儿胃口不大,吃了半盘炒饭之后,便将盘子推开,表示她吃不下了。

  「那么吃点水果吧?这我就敢说,是我自己亲手切的了。」康介颐将那盘浸过盐水、依然雪白晶莹的水梨端到她面前。

  闇儿像是从没见过这种东西,拿起一片水梨,好奇地前后端详着。

  她满脸好奇的模样,引起康介颐的诧异。「这是水梨,妳没吃过吗?」

  闇儿摇了摇头,康介颐顿时又是一阵心疼。

  老天!水梨是一种如此普通的水果,而她竟然没吃过。过去她究竟住在什么样的地方,遭受什么样的对待?

  于是他更加温柔地诱哄道:「来,吃吃看,味道很不错喔!」

  闇儿看看他,又低头瞧瞧水梨,半晌后才试探地放进嘴里。

  当水梨一入口,那丰沛的汁液与甜脆的口感从齿缝间扩散时,她惊奇地睁大了眼,直盯着手中那片缺了一口的水梨。

  世上竟有如此好吃的东西!

  不待嘴里的果肉吞下,她又咬下第二口,回味地细细咀嚼。

  「很好吃对不对?玫玥很会挑水果,她买的水果都很甜喔!来,别客气,这些水梨都是妳的,妳尽量吃。」康介颐将那盘水梨推到她面前,让她多吃一点。

  闇儿真的很喜欢水果,她只吃了半盘炒饭,却把整盘水梨全部吃光了。

  康介颐收走空盘,笑得好满足,彷佛吃了整盘甜梨的人不是闇儿,而是他。

  「啊,闇儿,妳要洗澡吗?」顺手洗净空盘,正在擦手的康介颐猛然想到,她可能需要好好洗个澡。

  闇儿略微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好。」

  「那我去帮妳放水,现在天气慢慢转凉了,泡热水澡最舒服了。」康介颐简直像个贤慧的娇妻,才刚在厨房忙完,又连忙赶到浴室放洗澡水。

  说来奇怪,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闇儿这般照顾。

  他向来随性,甚至可以说是散漫,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竟然会为了闇儿,什么事都抢着做,凡事帮她预先设想好。

  他从来不曾这样细心呵护过一个人,却甘愿为她忙碌奔波。

  而她甚至没有任何感激的表现,但他还是忙得很高兴。

  或许,是她冷漠眼神中隐藏的那抹脆弱,教他怜惜心疼吧!所以他才甘愿为她付出,因为他向来同情可怜的小动物。

  他耸耸肩,为自己的行为做了合理的解释。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康介颐放满一池水温适当的热水后,便把闇儿喊进浴室洗澡。

  待他离去后,闇儿褪去身上紧裹的衣物,滑入浴缸那池冒着蒸气的热水中。

  「唔。」白皙得近乎透明的身子,一滑进水中,她便忍不住闭上眼,感受那舒适的热水轻拂肌肤的感觉。

  水。

  干净的热水。

  她合起手心捧起一掌温热的水,感动地深深凝视。

  从小到大,她沐浴时总是利用石缝间渗出的地下水清洗身子。不用说,那当然不是很干净,还是冰冷的,而且是蚀人心骨的酷寒,她原以为自己非常习惯用那样严寒的冷水沐浴,今日接触到舒适的热水,才知道她永远也不可能习惯。

  她眷恋地泡在浴缸里,直到一缸热水慢慢转凉,直到浴室的毛玻璃门外有道人影担忧地走来走去,她才依依不舍地爬起来,抓起他为她准备的蓬松柔软的浴巾,擦干自己的身体。

  她捡拾起自己扔在地板上的黑色衣物,准备再套回去,门外却传来康介颐的说话声。

  「闇儿,妳洗好了吧?」他看到她走动时隐约的身影。「我想妳可能没有换洗衣物,所以拿了一件干净的T恤给妳,这是我最小尺寸的衣服,对妳而言应该还是太大,不过现在这么晚也没地方买衣服,妳就先将就凑合着穿吧!」

  「嗯!」闇儿开启浴室的门栓,拉开一条缝,接过他递进来的衣物,然后手又缩回浴室里,并且关上那道毛玻璃门。

  浴室里,闇儿解开浴巾,套上那件对她来说不但很大、而且非常怪异的衣服。

  穿上权充连身睡衣的T恤后,她转身想将浴巾挂回架子上,却不经意从镶嵌在墙上的整片大镜子中,看见自己的影像。

  她不由得垂下拿着浴巾的手,愣愣看着镜中的自己。

  镜中的那个经过热水洗礼的女孩,不再苍白得像鬼,气色好了许多,小嘴粉颊都红通通的,显得年轻而稚嫩。

  这是谁?这不是她吧?她怎么看起来不像自己,而像一个普通的女孩?

  而她身上套着不属于她惯穿的白色T恤,洋溢着清新俏皮的甜美气质。

  甜美?不!她抿起唇,不喜欢这个发现。

  她没忘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她不能在完成任务之前,就先被对方所影响。

  但是瞥了眼地上的脏衣服,她实在不想再穿上它们,只好勉强忍受身上这件令她不自在到极点的怪衣服。

  她久久没有出来,康介颐担心她在里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所以一直在门外徘徊,若不是偶尔还听见泼水声和晃动的人影,他早就破门而入了。

  喀擦!

  浴室门打开,闇儿那张比先前红润许多的小脸出现在门后。

  康介颐一看,立即惊喜地睁大眼。

  「闇儿?!妳穿这样真好看,白色T恤很适合妳。」他欣然赞美,但闇儿却不领情。

  「我讨厌这件衣服。」她只想穿黑色的。

  「噢,也难怪妳不喜欢,这件T恤的确是大了些。」他以为她是不喜欢衣服的样式。「可是现在太晚了,临时买不到衣服,等明天我再带妳去买。啊──」

  他忽然想到,自己已经花光了最后一千元,而距离下次领版税的日子,还有好几天。

  他也没有信用卡,因为他总是不懂得拒绝别人,所以好友阿毅三申五令不准他去申办信用卡或是现金卡。

  也多亏阿毅的强势阻止,否则只怕现在他早已加入卡奴的行列。

  不过,没有钱的话,该怎么替闇儿买衣服呢?

  康介颐烦恼地扯着头发,开始有点后悔不该把钱全部借给朋友,可是朋友们遭遇困难,也不是他们自己愿意的,这能怪他们吗?唉……

  闇儿歪歪头,微拧着眉,不明所以地看他兀自烦恼着。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深夜,闇儿躺在对她来说,柔软得不可思议的床上,迟迟没有睡去。

  她翻来覆去,睁大眼,在黑暗中打量客房里的摆设。

  这是这里的人所习惯的生活环境,温暖、明亮、舒适,被褥轻柔,还有淡淡的香气。

  而她却有种强烈的隔阂与不安全感,因为这里与她过去生长、熟悉的世界,是那么不同。

  而且这里的人,也和过去她所接触的「人」完全不同。

  想起自己在这里第一个遇到的人──康介颐,闇儿眼中便不禁浮现疑惑。

  这个人,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热心与笑容呢?想起那张比骄阳还要灿烂的笑脸,还有镜片后那双温柔的眼眸,闇儿心中陡然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她捂着心口,觉得向来冷寂死沉的胸膛内,心跳的速度,有点快!

  「唉哟!」

  门外传来一些奇怪的声响,闇儿轻巧无声地翻身下床,悄悄打开门走出去。

  「好痛!」一道黑影蹲在地上,捧着自己的大脚申吟。

  「你怎么了?」闇儿的视力很好,就算在黑暗中也能清晰辨物,她一眼就认出那是收留她的「善心人」,也就是这间屋子的主人康介颐。

  「闇儿,唔──妈呀!」康介颐慌忙起身,冷不防撞到柜子尖锐的角,再度发出哀号声。

  「你到底在做什么?」闇儿拧眉看着他。

  他没看见旁边有个大柜子吗?莽莽撞撞站起来,当然会撞到。

  「没什么,我只是……」康介颐点亮柜子上的台灯,苦笑看着站在客房门口的闇儿。「妳怎么还没睡?」

  「你不也是?」闇儿看向他,发现他手中拿着一个小盒子。「那是什么?」

  「啊,这是……」康介颐像是有点难为情,只轻轻说了声。「针线盒。」

  闇儿点点头,没问他针线盒要做什么用。

  「怎么不睡呢?」康介颐又温柔地问。「是不是睡不着?」

  「嗯!」算是吧!

  「初来乍到,还不习惯,难免睡不好,过几天就会比较好了。」他柔声安慰。

  「嗯!」无所谓,她其实不是很注重睡眠,在「那里」,她根本不可能让自己安心入眠。

  「喝点热牛奶可能会好睡一点,冰箱里有鲜奶,我替妳热一杯吧!」说着,康介颐快步走进厨房,准备帮她加热。

  「什么是鲜奶?」闇儿用平板的语调问。

  「呃?」康介颐取出鲜奶的手顿了一下,他诧异地回头看她。「妳从没喝过鲜奶吗?」

  闇儿默默摇了摇头,眼睛直盯着那个长方形的纸盒。

  康介颐顿时对她更加怜悯,连鲜奶都没喝过,她以前的生活一定是他难以想象的贫乏。

  他将鲜奶倒进杯子,接着放进微波炉中加热,然后解释:「鲜奶是乳牛所产的奶……」

  「什么是奶?」这种问题,从满脸正经、严肃的闇儿口里吐出来,显得更加滑稽。

  「奶?!也就是乳牛的乳汁。呃……就是、就是从乳牛的那里挤出来的。」康介颐满脸涨红比了一下她胸部的方向,连瞧都不好意思瞧一眼。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蓦然明白了。

  而他红着脸、害羞的样子,令闇儿感到很诧异。

  她虽然生性冷淡,不喜欢与人亲近──尤其是男人。不过男人的邪恶心思,她也不是不知道,她知道他们只想要女人的身体。

  康介颐这么容易害羞,莫非他跟别的男人不一样?

  她忽然起了捉弄他的念头。

  闇儿缓缓走过去,故意贴近他,有意无意地挑逗他,想测试他是否真是暗室不欺、坐怀不乱的圣人。

  他下意识地往后退,闇儿步步进逼,他就节节后退,直到挺直的背脊抵着微波炉,再也无路可退为止。

  闇儿又上前一步,而康介颐已经无路可退了。

  这时,正好微波炉的声音响起,让他倏然跳起。

  「啊,热好了。」他连忙转身,打开微波炉的门,端出那杯热牛奶放在桌上,仓卒吩咐:「这是很营养的东西,趁热喝能帮助睡眠,妳……赶快喝吧!」

  一口气说完,康介颐红着脸转身,飞快奔进卧房。

  他居然逃了!

  闇儿诧异地看着他的背影,心想:不会吧?世上还有这么纯情的男人?

  见他羞得满脸通红,窘得恨不得躲进桌子底下,跑得又像被鬼追赶,闇儿忍不住好笑。

  等她发现自己竟然在笑时,那宛如昙花一现的短暂笑容,立即像烈阳下的水气一样,迅速消失无踪。

  她笑了。她居然被他逗笑了?

  闇儿大感震惊与不可思议,原以为他是个没脾性的老好人、毫无威胁性,没想到愈是没有杀伤力的人,愈是有一种独特的魔力,让人无法克制地被吸引……

  开什么玩笑,她可不是来这里谈这些风花雪月的事。

  她抿紧了唇,别过头,看见那杯冒出微微热气的鲜奶,她的眼神又不由自主变柔了。

  闇儿端起鲜奶凑到嘴边,闻了闻,有种淡淡的腥味,她尝试地轻啜一口。

  唔!她立即皱起眉头。

  恶!这是什么怪东西?

  她硬将那口热牛奶吞下肚,忍耐着不吐出来,奶腥味却一直在她口中徘徊,她连喝了好几口白开水,才勉强消除那种怪味道。

  她将剩余的鲜奶全部倒进水槽里,心想──她是永远也没办法喜欢上这种怪异的味道。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灿烂的朝阳自无云的晴空下热情洒落,阳光顽皮地从窗帘的缝隙间钻进屋内,试图唤醒熟睡的女孩。

  闇儿还沉睡着,当温热的阳光熨贴在白皙得近乎透明的皮肤上,那种不熟悉的热烫感让她缓缓苏醒,她才猛然惊觉自己竟然睡得这么熟。

  她迅速坐起,望着沐浴在柔和光线下的房间,更觉陌生。

  缓缓转头望向窗口,那里流泄进来的些许阳光,引起她的好奇心。

  她移动身体,赤裸的双脚踩在木质地板上,一步步向那透出光线的窗口走去。

  闇儿素手轻轻拂开窗帘,耀眼的阳光立即映入,她痛苦地低吟一声,迅速别开头,远离窗边。

  她不喜欢阳光,刺眼的光线就像滚烫的热水,令她感到很不舒服。

  她实在不懂,人们为什么喜欢阳光?

  叩叩!

  这时,传来敲门的声响,接着是康介颐的招呼声。

  「闇儿、闇儿,妳起床了吗?」

  闇儿走过去,打开房门。

  「唔──」一推开房门,她立即难受地闭上双眼,并举手阻挡那突然窜入的强光。

  「闇儿,早啊,妳怎么了?」康介颐后知后觉地发现她看起来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

  「太亮了!我讨厌阳光,你去把窗帘全部拉上。」

  「喔,妳不喜欢太亮的光线吗?好,我马上去关窗帘。」

  康介颐飞快转身去将客厅里的窗帘一一拉上,闇儿这才缓缓睁开眼。

  「抱歉,我不知道妳的眼睛畏光。」

  「那你的眼睛又是怎么一回事?」看着他,闇儿诧异地问。

  「我的眼睛?」康介颐摸摸自己的眼眶,想起稍早洗脸时在镜中看见的那两只熊猫眼,外加小白兔的红眼珠。

  「我……因为昨晚比较晚睡。啊,对了!我替妳缝了一件衣服喔,妳快点来试穿看看。」他兴致勃勃地握住她纤细的手腕,就往客厅里拉。

  「喂,你──」闇儿呆望着自己被握住的手腕,愣愣地被他拉走。

  「妳看这件衣服怎么样?这可是我第一次缝制衣服喔!」到了客厅,他松开她的手,拿起放在茶几上那件白色衬衫改造的衣服。

  「妳看看喔,嗯,这边应该是正面,不,这边才是正面……欸?是这样吗?到底是哪边……」他对着那件歪七扭八的衣服大伤脑筋,连自己都搞不清楚正面是哪一面。

  闇儿接过来一看,顿时无言。

  基本上,哪边是正面其实不重要,因为那根本不能算是一件「衣服」,只能算一条缝坏的「抹布」。

  就连要当抹布,恐怕都还会有人嫌弃,因为缝得乱七八糟的,连拿都不知道该怎么拿。

  「怎么样?妳喜欢吗?」康介颐期待地看着他,他初试啼声,很渴望能得到赞美。

  「……」闇儿还是无言。

  这已经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而是能不能穿的问题。

  这件衣服根本已经变形了,两只袖子一高一低,衣服前后的长短也不同,这样的衣服,教人怎么穿?

  「借我一件衣服。」闇儿放下衣服,径自走向他的卧房。

  「喔,好啊!」康介颐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便跟在她后头走进卧房。

  见她打开衣橱搜寻他的衣物,他也好奇地探头瞧着。

  闇儿抽出一件黑色衬衫,问:「这件可以给我吗?」

  「啊?呃……可以的。」

  其实那件衣服并不便宜,是凡塞斯的限量衬衫。

  上回签书会时,程纪兰硬逼着他买下,连同西装,算是他衣橱里最有价值的衣物,不过他很少穿,既然她要,那么送给她也无所谓。

  「谢谢。」闇儿拿着衬衫回到自己房间,然后关上房门。

  康介颐看不到了,只好站在门外等。

  不知道她拿着衬衫进房去,是想做什么?

  等了约半个钟头,闇儿从房间里走出来,她身上穿着一件新款式的黑色衬衫,下半身则是她自己的黑色长裤。

  再仔细一看,那件「新的」黑色衬衫,正是利用他那件黑衬衫修改而成的,她把尺寸改小,变得比较合身。

  「妳会女红呀?改得很好嘛!」简直和外头卖的没有两样,康介颐想到刚才那件「抹布」,顿时汗颜自己的缝补技术。

  不过……康介颐突然想到,她并没有把针线拿进房间里,那她是怎么修改的?

  或许她自己有随身携带针线包吧!

  他也不以为意,只笑着说:「那妳先去梳洗吧,我来准备早餐,等会儿就可以吃了。」

  「嗯!」闇儿点点头,走进浴室去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