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安琪 > 《烙印》
返回书目

《烙印》

第七章

作者:安琪

  几天后

  「来,往这边走!」

  客厅的方向传来乒乒乓乓的声响,惊扰了正在沉思的闇儿。

  她起身走到门边,悄悄将房门打开一条缝,看见刚刚返家的康介颐以及程纪兰。

  今晚他应邀参加出版社举办的庆祝酒会,程纪兰当然是他的女伴。其实出门前康介颐曾经问她要不要一起去,而她当面拒绝了。

  她厌恶面对人群,他不是不知道,所以没多说什么便出门了。

  「介颐,小心一点。」程纪兰并没有看见闇儿,而康介颐已经喝醉了,所以她搀扶着他,摇摇晃晃地走向他的卧房。

  「来!先躺下会舒服些。」

  进了卧房,程纪兰将喝得醉醺醺的康介颐扶到床上,先取下他的眼镜,然后进浴室拧了把湿毛巾,回来帮他擦脸,还贴心地解开衬衫钮扣,替他擦拭手脚,将他服侍得无微不至。

  闇儿站在他的门外,望着那扇紧闭的门扉,猜测他们正在里头做什么?

  许多香艳画面不断窜过脑海,一次次折磨着她。

  迟疑许久,她难忍心底的自我折磨,悄悄伸出手,试着转动门把──不知该说幸运还是天意如此,门并没有锁。

  又迟疑了几秒,闇儿才轻轻推开门,从门缝中往内觑。

  「介颐,你清醒了点吗?」程纪兰坐在床沿,亲昵地轻拍他的脸颊。

  闇儿咬着唇,默默地看着。

  「唔……」康介颐的头不舒服地在枕上翻转几下,又沉沉睡去。

  「介颐?」见他不再移动,显然已睡熟了,程纪兰贪婪地瞧着他俊逸的面孔,胆子也大了。

  她倾身向前,脸部缓缓往下,直到唇部贴住他的嘴唇。

  闇儿必须紧紧抿着双唇,才能阻止自己尖叫出声。

  她在偷亲他!程纪兰竟然趁着他酒醉时,偷偷骚扰他!

  强烈的妒意在她心中翻榄,但她明白自己不宜现身,所以竭力忍住想冲过去拍开程纪兰的手。

  她忍着妒火,默默地看着,直到程纪兰开始解开他身上的衣物!

  见她一拨开他的衬衫,涂着紫色蔻丹的手指便迫不及待抚上他的胸膛,闇儿终于忍无可忍,用力推开房门,大步走进去。

  「啊!」听到门板撞击到墙壁的声音,程纪兰吓了一大跳,同时迅速抓起被子,胡乱盖在康介颐身上,企图掩饰自己想「吃了他」的邪念。

  「妳……怎么进来了?」程纪兰慌乱地抚平自己的头发,假装若无其事。

  「他喝醉了?」闇儿没有揭穿她的歪主意,只是冷冷地问。

  「嗯,是啊!今天来了几位文艺界重量级的大师,出版社的老板很高兴,硬是逼他多喝了几杯。」而他也好像因为心情不太好,来者不拒,所以才会喝得烂醉。

  「既然妳还没睡,那他交给妳照顾,我先走了。」因为害怕刚才自己轻薄康介颐的行为被看见,程纪兰也不敢多待。

  「谢谢妳送他回来,还『特别』照顾他。」这几句话,闇儿是从齿缝间迸出来的。

  她当然也想好好斥责程纪兰一顿,但是为了康介颐好,她们不应该撕破脸。

  程纪兰窘迫地红了脸,胡乱点了点头,便匆忙离去。

  闇儿走到床边,冷觑着康介颐,他还在昏睡中,连自己险些失身都不晓得。

  她很生气,气他居然让自己喝得这么醉,让人有机可乘!

  闇儿瞇着眼,像是珍贵的宝物失而复得般,仔细地检视打量,看看是否哪里有损伤,当她瞄到他的脸颊上有个紫色的唇印时,顿时怒火中烧,想也不想便抓起程纪兰扔在椅背上的湿毛巾,用力擦拭那个刺眼的痕迹。

  「嗯……痛……」康介颐感觉不适,挥摆着手,无意识地挣扎。

  闇儿不理会他的反抗,继续执行清除任务。

  擦掉那个令人厌恶的唇印之后,再看看其他部位,想到程纪兰偷亲过他的嘴,一阵晓心的感觉涌上心头,闇儿再次愤然抓起毛巾,擦拭他的嘴,想要擦掉其他女人在他唇上留下的气息。

  然而,这样还是不够!望着那个睡死了的男人以及他被偷袭过的唇,闇儿怒气依然未沽,最后决定效法程纪兰,用最激烈的方式宣示自己的所有权。

  她瞪着他的唇半晌,接着紧张地将柔软的唇印在他的唇瓣上。

  原以为康介颐睡死了,不料就在双唇相碰的那一刻,他竟突然张开眼睛。

  闇儿立即跳开,白皙剔透的脸蛋儿迅速涨红,当她起身想逃时,康介颐却紧抓着她的手不放。

  「闇儿,妳来看我了,我好……高兴!」他瞇着惺忪的醉眼,试图将她看得更清楚,因酒精而变得迟钝的舌头,让出口的话语变得模糊不清。「我好想妳,但是又不敢太接近妳。我好怕妳知道我的秘密后,会讨厌我、不理睬我……也只有在梦中,妳才会再次靠近我……」

  闇儿这才知道,原来他以为自己在做梦。

  「闇儿,我喜欢妳!我爱上妳了……」他郑重地宣布自己的秘密后,随即捧住她的脸,珍惜地印下自己的吻。「我一直不敢让妳知道,我真的很喜欢妳!」反正是在梦中,他根本不必担心她会怎么想,可以尽情对她做那些他老早就想做的事!

  闇儿知道自己该赏他一巴掌,然后甩门而去的,但是她没有。因为他在不自觉中吐出的那句话,震撼了她的心,冻结了她的挣扎。

  闇儿,我喜欢妳!我爱上妳了……

  这句呢喃软化了闇儿的心,她眼眸转柔,神情羞涩,而且变得像杨柳般柔顺,毫无反抗地任由他将她拥在怀中。

  喝醉了的他,不若往常那么斯文儒雅,褪去文明的外衣,他俨然变成一头饥渴已久的猛兽,贪婪地品尝着好不容易得来的猎物。只有在他「以为」的梦中,他才敢尽情地释放自己对她的热情与渴望。

  闇儿根本无力招架他的强势求爱,只能跟随着他,奔向从未到达的天堂……

  ***上学记独家制作***www.shangxueji.com***

  啁啾的鸟儿在窗外的菩提树上鸣唱,惊醒了沉睡中的交颈鸳鸯。

  「嗯……」康介颐醒过来,试图睁开眼睛坐起身,但才稍一扯动脖子的肌肉,太阳穴附近便传来阵阵的抽痛。

  「唔……痛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痛苦万分地奋战片刻,终于如愿坐起来,不过畏光的双眼根本睁不开。

  「要不要用湿毛巾擦一下脸?可能会比较舒服。」闇儿下床拧了一条湿毛巾回来,递到他面前。

  「喔,谢谢!」康介颐顺手接过来,直接往还充满困意的脸上贴去。

  当冰凉的毛巾碰触到肌肤的那一刻,康介颐忽然惊醒过来,发现与他说话的人是闇儿,他惊骇地连手中的毛巾都飞了出去。

  「合……闇儿?!」他七手八脚地抓起被褥遮掩自己。「妳怎么会在这里?还有妳……」

  他很快发现另一件事:闇儿身上套着他的一件大T恤,勉强遮住翘臀。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们俩都光溜溜的?难道,昨晚的缠绵并不是梦境,而是真实发生的事?老天爷啊!

  因为太过错愕,康介颐整个人都呆了,闇儿瞧见他那模样并不生气,只觉得好笑。

  怎么他的反应和她的想象完全不同?根据「传统」,应该是她掩被啜泣,而他不断安慰赔罪才对,情况怎么反过来了?

  「闇儿,我们是不是、是不是有……」他面色赧红,怎么也说不出那两个字。

  「如果你认为有,那就有。如果你不想承认,我也不会逼你负责。」人类世界的贞节与名誉对她来说毫无意义,她只在乎自己的感觉,而昨晚的事她并不后悔。

  那么就是「有」了?

  「喔,闇儿!」他愧疚到不知该怎么面对她。「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对妳做出这种事……真是糟透了!我以为自己在做梦!」

  糟透了?闇儿面色一寒,盯着他的眼神透出怨怪。

  「你后悔了?你后悔昨晚的事?」那样的亲密缠绵,他竟然后悔了?

  「妳呢?妳气我吗?」康介颐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急忙先问她的感受。「妳讨厌我了吗?」

  「不!」闇儿毫不犹豫回答。「昨晚的事,是我自愿的,否则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也碰不了我。既然是我愿意的,我当然不会后悔!」

  康介颐既感动又安心,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卑鄙,趁着酒意侵犯了她。「如果妳不后悔,我自然也不后悔!闇儿,妳可能不知道,我很喜欢妳,我一直渴望着拥抱妳,但是不敢那么做,所以才躲着妳。」他上前拥抱住她,搂得好紧、好紧,深怕自己一放手,她就会在转瞬间消失无踪。

  「我爱妳,闇儿!」康介颐鼓起勇气,向她表白了。

  听到他的甜蜜爱语,闇儿面颊羞红,心底甜滋滋的,神情是从未有过的娇羞。

  「我真的很喜欢妳,妳也喜欢我吗?闇儿?」

  「如果不喜欢你,就不会让你碰我。」闇儿红着脸白他一眼,怪他明知故问。

  她是那种随便的人吗?

  「喔,闇儿──」康介颐满足地抱住她,再次发出喜悦的呼喊。

  她也喜欢他!闇儿说她也喜欢他!

  「呀喝!」康介颐疯了似的欢呼。

  「疯子!」闇儿柔媚地扫他一眼,面颊微红地轻斥。「赶快去梳洗,我先去准备早餐。」

  「谢谢妳,闇儿。」他捧住她的脸,毫不吝啬地给她一记感谢之吻。

  「别闹了,你快去吧!」闇儿害羞地推开他,转身走出卧房。

  康介颐喜孜孜地走进浴室,挤上牙膏正准备刷牙,不经意转头望向窗外,冷不防吓了一大跳,连手中的牙刷都飞了出去。

  那「东西」一闪而过,他急忙冲向窗口,将纱窗猛力推开,探头出去左右张望。

  但是窗外什么也没有,就连原先在枝头高唱的鸟儿也不见了,外头一片寂静。

  刚才那是什么?他怔忡地关上纱窗,喃喃自语:「刚才我明明看见了……」

  那是一幅好可怕的景象,有个奇怪的人──他不知道那能不能称呼为人,有着像图片中的魔鬼一样的长角及黑翅膀,就连皮肤也像传说中的恶魔一样黝黑……

  但是,这世上怎么可能有恶魔呢?他为自己的幻想感到好笑。

  或许只是谁装扮成恶魔的样子,跑来这里恶作剧吧?

  如此一想,并不能使康介颐安心,反而令他更加担心了。因为那岂不表示,他的住处毫无安全性可言,任何人都能够轻易侵入?

  看来,将来在门户安全上,他得小心一点才行!否则要是他不在家的时候,只剩闇儿一个人,而恶徒又闯进来,那可怎么办?

  或许该装置保全设备了……

  他仔细思考着,直到闇儿在门外唤道:「你好了吗?早餐准备好了!」

  「噢,马上好!」他这才连忙拾回牙刷,暂时将担忧放在一旁。

  不过,刚才出现在他窗口的「东西」仍深深地迷惑住康介颐,回荡在他心中。

  ***上学记独家制作***www.shangxueji.com***

  闇儿坐在落地窗前她最喜欢的位置,闭着眼,让凉凉的风吹拂脸颊,享受寂静的黑夜。

  「在想什么?」

  蓦然,一双健臂自后头环住她的纤腰,温热的唇瓣吻上她的脸颊,沙哑的声音传入她耳中。

  「嗯……」闇儿倾身依偎着他,随意哼道。

  「想我?」贪婪的唇悄悄溜向嘴唇。

  「你少自作多情了!」闇儿哼道。

  自从开始同床共枕之后,才知道这人的温和全是假装,在他斯文的外表下,躲藏的其实是一头热情的野兽,而且脸皮还不是普通的厚,一点都不知道害羞。

  「不管!我只许妳看着我、想着我、思念我。」他撒娇兼耍赖。

  「你很无──唔!」小嘴才刚开启,就被狠狠吻住。

  接下来,暧昧的氛围一触即发,火势又一发不可收拾。

  「到我房里去……」康介颐央求。他从来不是这种贪欢的人,怎奈一碰到她,他就像染上毒瘾似的,怎么都无法抗拒对她的强烈渴望。

  闇儿默默不语,只是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将脸埋进他的胸膛里,无言地默许他的要求。

  他火速将她抱回卧房,双双滚进柔软的被褥里,紧接着便是足以让棉被燃烧起来的火热缠绵……

  待两人都倦极睡去,不知过了多久,闇儿被某种怪异的声响惊醒。应该说,那不是真实的声响,而是一种危险物体逼近的强烈不安感。

  她凝望着黑暗中的房门,像要穿透房门看向门外,片刻后,她抿紧唇瓣,望向身旁沉睡的男人,然后悄悄翻身下床。

  套上衣物,她开门走出康介颐的卧房。

  客厅里,一个诡谲的巨大黑影矗立在敞开的落地窗前,身后的银色月光,映出它的轮廓,浮现令人惊恐的丑陋剪影。

  「多尼克。」闇儿冰冷呼唤,真的很不想看见他。

  「妳这无耻的女人,竟敢背叛我!」对她的一切知之甚详的多尼克,知道她不再是原来的她,她交付了自己的身心,让自己属于那个他所憎恶的凡尘男子。

  「我从来不属于你,何来背叛之说?」闇儿冷笑。

  「妳──」多尼克愤恨难平。「我们都知道,妳会属于我!」

  「是吗?我从来不知道有这回事!」闇儿还是毫不留情地否认。

  「妳没有达成父亲交给妳的任务,还无耻地和凡尘男子做了yin荡苟且之事,他不会原谅妳的!」多尼克得意洋洋地警告,那就是她一再拒绝他的下场!

  提到地狱之王哈勒斯,闇儿心头不由得一凛,她不怕多尼克,但是无可否认,她真的很畏惧哈勒斯。

  多尼克的残酷邪恶,与他父亲根本无法相比,若是让哈勒斯知道她不但没完成他所托付的任务,还爱上了凡间男子,她不敢想象自己会遭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闇儿,妳在哪里?」

  突然惊醒的康介颐在房间里看不见闇儿的踪影,睡眼惺忪地戴上眼镜走出房门外,不料一抬起头,竟看见那天他以为自己看错的「东西」。

  「天!这、这是什么?!」

  他面露惊恐,震惊地瞪大眼,好像看见什么骇人的怪物──不,不是好像,那本来就是货真价实的怪物!

  「老天!你这个怪物从哪跑进来的?闇儿,不要怕,快过来我这里!」

  他急忙将闇儿拉过来,牢牢护在身后,以免那怪物兽性大发伤害她。

  「哈哈哈哈!」粗嗄难听的大笑,陡然爆开。

  康介颐更加惊骇地瞪着那怪物──他居然在笑!

  「你以为她会怕我吗?」多尼克一步步走过来,尖锐又弯曲的长指甲刮过木质地板,发出吱吱的声响,让人听了猛起鸡皮疙瘩。

  「闇儿,告诉他,妳怕我吗?」他故意问道,存心要当场拆穿她的身分。

  康介颐诧异地转头看向闇儿,那怪物知道她的名字?

  闇儿喉咙紧绷,身躯微微颤抖,拳头捏得紧紧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她早知道会有这天,他迟早有一天会知道她的真实身分,但为什么是今天?不要!别是今天……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也还没尝够幸福的滋味,为什么这么快就要将她所拥有的微薄幸福夺走?

  「闇儿?」她为什么不说话,难道她真的认识这个怪物?

  「告诉他呀,闇儿!」多尼克幸灾乐祸地再度催促。

  「你闭嘴!」闇儿恨恨地瞪着多尼克。

  「闇儿,妳真的认识那个怪物?!」康介颐诧异低嚷。

  「我……」

  「哈哈哈哈,当然!她不但认得我,而且还是跟我一起长大的。」她愈不想让康介颐知道,多尼克愈要揭穿她的底牌。

  「一起长大?」和这怪物引康介颐震惊不已。「闇儿,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闇儿用力咬着唇,几乎将原奉苍白的唇咬出鲜血来。

  罢了!他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地狱。」她沉痛地闭了闭眼,又毅然决然睁开。就让事情彻底解决吧!

  「我知道那地方像地狱,我是指正确的地名──」康介颐猛然住口,因为闇儿神情严肃紧绷,完全不像在开玩笑。「那地方真的是……地……」

  「地狱。」闇儿木然回答。「而我,是生活在地狱里的恶魔。」

  「别开玩笑了!」康介颐勃然大怒。「这是个科技日新月异的时代,怎么可能有地狱、恶魔这些东西存在?别以为我是三岁小孩!」

  他在生气,以怒气来表明他不愿意相信这荒谬的事实。即使他已隐约明白,闇儿说的极有可能是事实。

  他生气了!他从不生气的……闇儿洁白的齿陷入唇瓣里,惊慌紊乱的情绪浮现在眼底。

  「你不相信吗?」多尼克走向他,咧开嘴,露出尖锐的撩牙。

  康介颐怎么可能相信?闇儿和那怪物的长相实在差太多了,要说那东西是恶魔,他还比较愿意相信。但是康介颐只是紧抿着嘴,什么都没有说。

  「多尼克,住口!」闇儿心痛地闭上眼,要他不要再说了。

  「好,我不说了,直接行动总行了吧?你玷污了闇儿,我要带回你的心,向父亲领功!」多尼克狞笑着,突然伸出手,以尖锐的长指甲刺向康介颐的心脏。

  「小心!」闇儿扑过去,以法力凝聚成一把刀,并熟练地操弄那把像空气般虚无却威力惊人的利刃,毫不心软地划过多尼克黝黑的皮肤。

  「妳──」多尼克按着被划开的手掌,暗红得近乎黑色的鲜血,一滴滴滴落在地板上。

  「妳竟敢伤我!」多尼克眦目瞪她,脸上变换着黑、青、红等不同颜色,扭曲又丑陋的面孔更加骇人。

  「你不该伤害他!要是你敢再碰他一下,我将不惜与整个地狱为敌。」

  「就为了这个凡人?!」多尼克妒恨不已。

  没想到她失了身,连心都给夺去了,那么他还能从她身上得到什么?

  「我不会就此罢手的!敢背叛我与父亲,我们会让妳生不如死!」阴狠地抛下这句警告,多尼克负伤逃离。

  康介颐难以置信地瞪着他展翅而去,直到化为天际的一个小点,最后消失在眼前。

  人类怎么可能会飞?他真的是恶魔,绝对是!而闇儿……

  「介颐──」闇儿走到他身旁,迟疑地伸出手,试图握住他的手。

  「不!」见她将手伸来,康介颐下意识挥开。

  恶魔,她是恶魔。不!不……

  许多纷乱的想法填满脑中,他难以理出一个头绪。

  闇儿神情受伤地看着他。「你讨厌我了?厌恶我是一个被万恶之王养大的恶魔?」

  「不是的!」她的问题让康介颐难以招架,只能不断摇头辩白。「我只是……一时难以接受!妳让我想一想,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好想一想。」

  自己所爱的女人,原来竟是来自地狱的恶魔,这样的事实,世上有几人能坦然接受?饶是胸怀无比宽大的他,也需好几天缓冲期,让他冷静一下、思考一下……

  「哼。」闇儿凄冷绝美地笑了,笑容隐藏着一抹无言的心酸。「好啊,我给你时间,让你好好思考,你要想多久都可以。」需要时间思考?那不过是想要分手的借口罢了!不愿再看他畏惧防备的面孔,闇儿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合──」康介颐看见她落寞的背影万般心疼,伸手想拦住她,但是一开口却又迟疑了。

  现在的他,根本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这样的他,该如何面对她?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