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安琪 > 《烙印》
返回书目

《烙印》

番外篇

作者:安琪

  番外一

  起始

  二十年前某个寂静而幽深的夜,清冷的月映照在长满藤蔓的荒芜小路上。

  银白的月光映照着地面,也映照在两个包裹着布团的柔软女娃儿身上,她们有着乌黑柔亮的细发,雪白剔透的肌肤,红润粉嫩的双颊,以及樱桃般小巧可爱的嘴唇,真是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两名女婴长得有点相似,却又不尽相同,原来她们是一对异卵双胞胎。

  这样的宁馨儿,合该是躺在温暖柔软的摇篮中,被父母宝贝地呵护着,不该流落在荒郊野外。

  这条道路人烟罕至,平常人绝对不会来到这儿,不过道路的尽头有一所专门收容弃婴的孤儿院,每天清晨,育幼院的人会通过这条道路,前往市场购买食物。

  她们被人遗弃了,一个钟头前,有人悄悄把她们抱到这儿,放置在地上。

  她们浑然不觉自己已经离开熟悉的家与母亲,依然甜甜地酣睡着。

  月儿逐渐西移,一道拉得极长的阴影缓缓靠近,直到他的阴影,完全覆盖住两名可爱的女婴。

  如果此刻女婴们睁开眼,一定会被那道狭长阴影的主人吓着,因为「他」实在长得太可怕了。

  「他」的头上,有着一对像羚羊、又像荆棘的长犄角,黝黑的手指与脚趾都是尖锐弯曲的,宛如猛禽的利爪;全黑的身上,披着长及地面的黑色披风,当他鼓起胸膛,对月咆哮时,背脊后的两侧,会张开风帆似的黑色翅膀,延展开来,足足超过六呎长。

  「好鲜嫩的娃儿啊。」怪物盯着依然熟睡的女娃们,馋涎地舔舔唇。

  「你又想打歪主意了吗?哈勒斯。」

  棉絮般轻柔的嗓音,自他身后传来。

  「他」转过头,瞥见来人,倏地冷笑。「妳又要来多管闲事了吗?碧姬儿。」

  「我不容许你伤害她们,她们都是上帝的女儿。」

  名叫碧姬儿的女人,金发蓝眼,肤白似雪,唇儿红润,容貌纯真无邪,美丽的脸庞足以令凡世间所有的美女羞愧躲藏。

  她的背后,同样生着一对翅膀,不过却是白净无瑕的羽翼。

  而她的金发上方,则飘浮着一个金色的光环,那是圣洁的象征。

  她是上帝亲自指派的主教天使,她的存在是善良与光明的象征,而哈勒斯则正好相反。他与他的黑暗世界,世人称为地狱,而他则是地狱之王、恶魔之首。

  「你们太愚蠢了,难道你们不明白,世间所有的人,都是受到我们的统治吗?贪婪、自私、卑鄙、狡狯、邪恶……这些难道是上帝赐与他们的?」

  「上帝包容人类一切缺点。」碧姬儿平静地道。

  「哼!可是人们还是一样贪婪、自私、无知、懦弱呀!上帝做了什么?无论祂怎么做,都无法改变现实,他们终将成为魔鬼的信徒。哈哈哈哈!」

  「哈勒斯,几百年不见,你还是一样狂妄自大呀。」碧姬儿失望叹息。

  「你们才是爱做梦又认不清现实的愚昧天使!」哼!

  「不,我们只是相信,人性始终是善良真诚的。」

  「那么,要不要打个赌?」

  「打赌?」

  「我们来赌赌看,人性究竟是善是恶?」哈勒斯指着被弃置在地上的双胞胎姐妹说:「我们一人带走一个,妳把妳选择的女婴当成天使养育,我则以恶魔的教义教育另一个,二十年后我们进行考验,看她们谁能改变愚昧而庸俗的人类。」

  「这是个无聊的游戏,不过为了证明上帝无所不能,我答应这个赌约。」

  「很好!不过先告诉妳,我们一定会赢的!」

  「谁赢谁输,得等到二十年后才会知道。」碧姬儿依然不愠不火地道。

  「哼!那么,我选择这个。」哈勒斯用鹰喙般尖锐的脚趾点点地面,选了靠近自己的那名婴儿。

  而另一名婴儿,自然属于碧姬儿。

  「那么,二十年后见真章了。你们这些愚昧的天使,准备向我臣服吧!哈哈哈哈……」

  哈勒斯用披风卷起自己挑选的女婴,展开巨大的黑色翅膀,逆风飞去。

  「唉!」碧姬儿摇头叹息,弯下腰,抱起仅余的那名女婴。

  女婴不知何故突然醒来,看见有名陌生人抱着她,并没有吓得号啕大哭,反而露出憨傻可爱的笑容,直冲着碧姬儿笑。

  「妳这孩子很爱笑,真是可爱极了,脸蛋红得像苹果,我看就叫妳苹儿吧。」

  碧姬儿替女婴取名后,搂紧她,挥动雪白的羽翅,往遥远的天际飞去……



  番外二

  终曲

  「哈勒斯,结果到最后,我们谁也没赢得这场赌注。」

  遥远的天际,美丽天使碧姬儿遥望着下方那两个充满幸福笑声的家庭,若有所感地叹息。

  「哼,我本已胜券在握,全怪闇儿不好,都是她坏了我的计画!」

  哈勒斯愿赌不认输,死瞪着那个手中抱着婴儿、脸上挂着温柔浅笑凝视丈夫,简直像变了个人似的「凡间」女子。

  真丢脸!他哈勒斯怎么会调教出这么不争气的恶魔来?

  「是啊!我派去的见习天使也失败了。」

  想到苹儿被派去凡间执行任务,却连人带心丢在那里,还给她生出一窝小萝卜头,碧姬儿不是没有感触。

  「人类──全是扶不起的阿斗!」哈勒斯忿忿地咒骂。

  「所以他们永远只是人类。」碧姬儿略有同感。

  「哼哼,那边又有人扔下弃婴,要再赌一次吗?」

  「哈勒斯,你真是赌性坚强耶!」

  「废话少说!妳到底要不要赌,碧姬儿?」

  「唉!这实在是个无聊的游戏,不过为了证明上帝无所不能,我只好……」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