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押寨小丫鬟》
返回书目

《押寨小丫鬟》

第一章

作者:四月

  压寨小丫鬟 1

  女人的眼泪

  我一向不放在眼中 也从未有任何感觉

  直到遇见妳

  妳的每一滴泪 都像烧在我心里……

  为什么是她?

  难道她天生就比较命苦吗?

  说什么这个时候是报答又老爷养育之恩的大好机会……

  大头啦!根本就是别人家的小孩死不完!呜呜……

  「月光,妳别哭了。妳从小就被老爷收留,小姐又待妳如自己的妹妹,这也正是妳报恩的时候啊。」

  轿外传来管家的声音。他陪她来到狂风山的山脚下,不过她现在的身分是文家的大小姐,京城第一美人,文绣。

  月光擦擦眼泪,深深吸了一口气。

  小姐和老爷待她恩重如山,报恩是应该的。只是……

  对方是山贼耶!好可怕……

  她虽然只是个小丫鬟,可也过着安稳的生活,平常接触的也是善良老百姓,可没跟凶呻恶煞的大坏蛋打过交道。

  如今,她一个人被丢到陌生的环境不说,还要跟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强盗在一起,肯定会很可怕的……

  她摸摸怀中的匕首,这是死去的外公交给她,让她防身的,如今终于要派上用场──

  谁敢碰她一根寒毛,她就阉了他,绝不心软!

  「月光,等下妳可别露出马脚,知道吗?」

  「可是,如果我去了,他们还是不放老爷,那怎么办?」她可不想白白牺牲。

  「我们也只能听天由命,祈祷那群山贼有点良心,能信守承诺……」总管叹口气。「他们指定连人带轿在这儿等。月光,妳保重,我们先走了。」

  总管话才说完,所有人就做鸟兽散,迅速离开。

  喔!真是没良心……月光从轿子的窗口偷偷的往外看,心中焦急不安。

  「死山贼,你不准碰我!不然我一刀杀了你……」她仿真着待会儿可能的情况,又摇摇头。「不行,不可以太凶,万一他们恼羞成怒就糟了。」

  她深吸一口气,然后挤出可怜兮兮的模样,用极度令人同情的语调说:「好心的大爷们,我爹是个大好人,求求你们不要误杀好人……」

  嗯,这样会不会太卑微了?也许他们不喜欢兄到哭丧的脸……那换胀笑脸好了。

  又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勉强挤出一抹灿烂酌笑容,「各位山贼大哥,你们──」

  她「练习」到一半突然听到奇怪的声音,原本已经紧绷的神经这下更加揪紧,她真怕自己会崩溃痛哭──

  不行,她要坚强!

  月光决定不在这小小酌轿子里坐以待毙,她撩起轿子的门帘,大眼偷瞄一下四周──

  四周安静得吓人。

  她小心翼翼的走出骄子,新鲜的空气替她招回了些许勇气及精神。

  看来,刚刚她不过是自己吓自已而已。

  月光做了几次深呼吸,安慰自己别想太多,任何东西都此不过山贼可怕。

  就在她自我安慰时,突然有个奇怪的声音又出现,而且这一次更加清楚,也……更加接近。

  不会有鬼吧?

  呸呸呸!大白天的,她八字也没那么轻,会见到好兄弟。

  那……会不会是吃人的猛兽?

  「啊──」

  她的尖叫都还没叫完呢,一个庞然大物已经自她身后将她扑倒在地,撞击力之大,令她硬生生的亲吻着大地。

  「好痛……」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她想把压在她背上的东西给甩掉。

  听到一声闷哼,月光才发现把她扑倒在地的是一个人,一个男人。

  「喂,妳怎么了?」

  原本躺在地上的男人猛然坐起,月光见到他一脸的血,吓得起身要逃。

  「等一下!」

  男子喊着,大手一把捉住她的裙子不放,月光吓得脸色惨白,手脚发麻。

  「不关我的事!你……你可千万别找我!你可要认清楚啊……」

  男口恶狠狠的瞪她一眼,咬牙切齿的说:「妳没看到我流了很多、很多血吗?」

  她用力的点头,表示她有看到,而且也吓到了。

  他一把捉住她的手,粗鲁的把她拉到面前。「那妳还见死不救?!妳比偷袭我的人更可恶!」

  「啊!那……我该怎么办?」她从没见过这么多血,一时间也失去了平时的伶俐,手是无措起来。

  「止血啊!」男子咬牙切齿的说。

  原本他还感谢老天让他遇到人,可以救他一命,谁知遇到了这笨女人,连救人都要他教!

  月光一时间也找不到东西可以替他止血,只好撕下自己身上的新衣服,然后把他的伤口一圈又一圈的包起来。

  「呼!血停了。」她开心的说,表情像生完小孩一般感动又安慰。

  生平第一次,他有把女人活活掐死的冲动。

  「妳会不会包得太过头了?」

  「会吗?」她可是撕了自己身上这件漂亮的新衣服替他包扎……她虽然心疼,可是救人要紧嘛。

  尤其她还在他的头顶绑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呢,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既然你没事了,我先走一步 」

  月光刚要偷溜,又被他一把捉回来。她迎上他的目光,他眼中炽烈的光芒令人极度不安。

  「还……还有什么事吗?」月光抖着声问。

  「妳要送我回家。」

  「啊?」她睁大双眼。「为什么?」

  「谁教妳要遇到我。」

  什么?!这个男人懂不懂感恩哪?

  「我有要事在身,不方便送你回家。既然你可以对我这么凶,表示你不碍事了,你可以自己回去……不要一直麻烦别人,这样你不会不好意思

  吗?」

  「妳说够了没?」

  他的低吼令她瑟缩了一下。一个头破血流的人还可以哪那么大声,她这个全身无伤的人却快被他吓昏了。

  「这位公子,我是好心提醒你,否则等下那杀人不眨眼的山贼来了,你也会有危险的。」他可别又说她见死不救。

  「山贼?」

  这里可是狂风寨的地盘,她口中的山贼……该不会就是狂风寨的人吧?

  「姑娘,其实狂风寨的人都是好人。他们──」

  「他们杀人抢劫,强抢良家妇女,欺侮老人小孩,连我家隔壁的小黄狗也不放过!」

  「小黄狗?」

  「他的主人被山贼捉走,牠没人照顾就死翘翘了。」

  从男人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不过月光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浑身散发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

  他干嘛杀气腾腾的?她有说错吗?

  「反正山贼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她用坚定的语气说出从小被灌输的观念。

  他突然用力捉住她,拉着她便往前走。

  她本能地抗拒,「你干什么?放开我!」她可不能跟他走,不然等下山贼来见不到她,那老爷的生命就有危险了。

  「我决定了。」

  「决定什么?」他的决定也不关她的事吧?

  「我要带妳回山寨。」

  「谁要跟你回……哪里?」

  「山寨。」

  「山寨?该不会是……」

  「没错!」他冷冽的目光迎向她,狠狠的刺中她的心,「我就是狂风寨的三当家!」

  什么?!

  月光的心一阵凉,感到未来恐怕很不乐观。

  「啊──」她用力发出吓人的尖叫声。「放开我!放开我!」她握紧拳头不断撞向他,一个不小心,打到他本来已经止血的伤口。

  她看到红色的血再次自布上渗出,只能拚命摇头,急急的说:「我不是故意的!是你逼我的,你不能怪我……啊!」

  他突然捏住她的下巴,口气十分愤怒,「妳害我又流血了,妳打算怎么负责?」

  「又不是我先打你的,你不可以把所有的事都推到我身上。」

  「我现在就是要把一切都赖在妳身上,妳能怎样?」水残心故意装出冰冷无情的模样,其实心里快笑死了。

  没想到逗这个不知从何处来的小女人这么有趣!

  其实他头上的伤口也不大,只是血一直流,令他有些头昏。不过也还不至于连个女人都压制不了。

  「你这个臭山贼!快把我爹放了,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跟你拚了!」她鼓是勇气的喊,却一点也没有恐吓的效果。

  「妳能怎样?打我?揍我?咬我?」

  可恶,竟然看不起人!月光气得自怀中拿出匕首。

  水残心见到她手中的匕首,黑眸瞇了瞇,「动刀了?看来是玩真的了。」

  「当然!我……」可恶,她手干嘛抖个不停?月光急忙用右手按住左手。「既然你是狂风寨的三当家,那……」

  「那怎样?」

  「我就只好对不起你了!」她的匕首突然抵住他的心口。

  水残心愣了愣,心中不由自主的震了一下。看来这小妮子是玩真的。

  他虽然不明白她所说的一切,不过看来是和狂风寨有关系。可他已经离开狂风寨出去玩了一阵子,所以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本来是要赶回去参加老大的婚礼,却没想到会被偷袭,被敲破了头。不过对方被他打得更惨,现在也不知是生是死。

  他眼光再次移向眼前这个还不到他下巴的娇小女子,而她抵在他心口的匕首看起来也的确锐利无比……

  不过,他可不是被吓大的。

  「有种妳就用力的刺进去!」他握住了她的手腕,强迫她往他的心口逼近。

  「你干什么?!」她吓得脸色苍白,一副随时会昏过去的样子。

  「助妳一臂之力啊。」

  「你……」

  突然,一群大男人的吼叫声令她吓了一跳,小手不由自主的料了一下,下一瞬,她已经被一群山贼包围了。

  「三当家,你没事吧?」

  其实阿猴第一眼看到眼前背对着他们、头上包得像个包子的男人,并认不出来他是水残心。他是从对方的衣服及臂章确定他的身分的。

  「三当家?」

  奇怪,三当家怎么一直背对他们?事情有些不对劲……阿猴的目光落在正害怕地注视着他们的陌生女子身上,劈头就是一声大吼,「妳是谁?」

  「我……」月光支支吾吾的,低垂的眼瞄到自己手中的匕首……变短了。

  有一半的匕首插进了他的胸口!

  「啊!」

  她尖叫着连退好几步。她什么时候刺进他胸膛的?怎么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妳杀人了?」阿猴逼近她,表情十分吓人。

  「不是……」

  「她杀了三当家,一定不能让她活下去!」有山寨的弟兄喊着。

  「不……」

  「妳死定了!」

  面对众多凶恶的男人,月光害怕的目光落在水残心的身上。

  「妳不能死啊!」她焦急的低喊,「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杀你 」

  她话还禾说完,他庞大的身躯突然倒向她,令她差点没站稳地一起往后倒。

  「你救杀我?」他在她耳畔轻轻的吐出,字字令人胆战心惊,「我会让妳付出代价的!」说完,他整个人就昏倒在她身上。

  不用说,月光被人五花大绑的带上了狂风寨,接受必须的处罚。

  她怎么也想不到,此行她非但没有救回文老爷,反而成了杀人凶手。

  这一趟入了虎穴,她不期望自己还有任何活命的机会……

  ****

  一个月后,在狂风寨老大成亲的当晚,水残心一个人坐在后花园的凉亭中,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

  「干什么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火无情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手中煽着檀扇,俊美的脸上有一抹若有似无的笑,看来无害,但跟他相处久一点便可知,认为他无害的人可是人笨蛋。

  「二哥,你也睡不着?」

  「起来看看书。」火无情在水残心身边生了下来。此时,天边挂着皎洁的明月,四周还有星辰环绕,夜晚的微风轻轻吹拂过两人的面颊。

  空气中,有百花的香气。

  「兄弟三人,以为大哥会是最晚娶妻的,却没想到……」

  「你也想娶妻了?」火无情对他投以一瞥。

  「我才不会那么傻呢!踩入坟墓可是一辈子翻不了身的。」

  「可是大哥却是一副幸福快乐的模样,看了真是令人羡慕……不过在这世界上,难得有情人。」火无情的口吻仍是平平淡淡,不过仍能察觉出一丝感慨。

  水浅心听出了端倪。「你想说什么?」

  火无情微微一笑。他这个三弟虽然一副浪荡不羁、粗枝大叶的样子,可心思却是相当细腻。而且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也有相当的默契。

  既然他问了,那就──

  「三弟,你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是啊!没被那个臭丫头一刀利入心口,我可以说是前辈子有烧好香。」

  水残心边说还觉得胸口的伤隐隐作痛。臭丫头这一刺可不轻,如果不是他有功夫底子,哪能恢复得这么快。

  「她最好不要让我找到,否则我一定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让她跪下来求我,叫我好哥哥!」水残心拳头紧握,一副想掐人脖子的模样。

  「找?干嘛找?」

  「阿猴说她逃走了啊!」他当时昏死过去,后来的事是阿猴告诉他的。

  「她没逃。」火无情轻轻的吐出一句。

  「什么?」

  「应该说,她没来得及逃──你被送回来的时候,也一起把她捉回来了。」

  「真的吗?」他像得到从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一般兴奋。「她在哪裹?」

  「大哥把她安置在厨房。」

  「什么?那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大哥竟然敢把她安排在厨房?!终有一天,她会把咱们全毒死的!」大哥怎么变笨了?

  「大哥是观察过后才决定的。」

  「观察什么?她见死不救又刺了我一刀 」

  「她如果真要杀你,在你性命垂危的那几天,她早就下手了。」

  「什么意思?」

  「那时你仍陷入昏迷,她拚命向大哥要求说要照顾你,大哥本不同意,甚至还想杀了她──」

  「她死了?」

  奇怪,怎么听到她死了,他心中竟有种刺痛感?

  「她没死。她一直哭个不停,不吃不喝,说如果不让她照顾你,她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

  「她发神经啊!」水残心口中轻斥,可是心已被听到的消息打动。

  「我也这么认为。」火无情也附和道。接着,他向水残心说明这一个月来所发生的事。

  月光的行为感动了大嫂江小咪,大嫂向大哥求情,让月光来照顾他。在经过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照顾后,他终于脱离了险境,情况稳定下来。

  「那我怎么一直没有看到她?」水残心不解。

  「因为妳把人家赶走了。」

  「我哪有?」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知是哪一天,你突然像只发狂的野兽,把她赶出房,还说不想见她……大哥为了安抚你,把她安排到厨房去干活,一直到现在。」

  真的吗?现在仔细一想,他在昏迷中时,似乎有一双温柔的手抚慰了他痛苦的身体及不安的心情……

  会是那个刺他一刀的毒蝎女吗?

  她有那么温柔吗?

  「你打算怎么处置她?」火无情问道。

  「我?」水残心有些怔傻。

  「总不能一辈子留她在这里吧?」

  水残心缓缓站起身,英挺的肩一扬。「就算留她一辈子又何妨?」

  她这一刺,不可否认是剌入了他的心坎里。再如他之前对她说过,她必须付出代价!

  黑眸一瞇,迸出令人不安的光芒──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