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押寨小丫鬟》
返回书目

《押寨小丫鬟》

第二章

作者:四月

  好累呢!

  月光一个人跪在偏厅的地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刷洗着。

  本来她分内心上作已经做完了,可是小梅──分配工作的丫鬟──硬是要她再负担额外的工作。

  因为她差点杀死了小梅爱慕的偶像,水残心。

  月光用手背拭去额头的汗水,肚子咕噜咕噜直叫。她今人晚上还没吃东西……

  「不会吧!肚子叫这么大声?」

  一声男子的戏谑冷不防自她身后传来,月光吓了一大跳,不小心弄倒了手边的水桶,把辛辛苦苦擦好的地板又弄脏了。

  原本积在心中的委屈化成泪水涌上了眼眶,她咬住下唇,强忍住泪。

  「妳不是很凶悍吗?怎么这会儿倒像个被人虐待的小媳妇,蹲在地上擦地板?」

  月光抬起头,大大的眼眸闪着光芒,那是熊熊燃烧的怒火。「你是故意的!」

  水残心没答话,大步走向她,一把捉住她的手,将她自地上拉起来,而全身酸软的月光就这样倒进他强壮的臂弯。

  「这么久没见到我,一见面就这么热情?」他讪笑道。

  她用力的推开他,气嘟嘟的说:「你少臭美了,我是饿到脚软!如果你派一大堆工作想活活累死我,恭喜你,你的目的达到了!不过我发誓,我就算做鬼也不会饶了你的!」她一定要每天半夜来拉他的小腿,让他没有一天安眠!

  水残心双手捉住她的肩,诧异的发现她真的消瘦许多。

  他黑眸一瞇,「妳都没吃东西吗?」

  她冷哼一声,双手挥掉他捉住她双肩的手。「少假好心了!让我又累又饿,然后向你求饶,这不是你的盘算吗?小人!」

  她把自己所受的鸟气一吐为快,这才感到痛快了些。

  本以为他会生气的,可他却面无表情,二话不说便拖着她往外走。

  「你要带我去哪?」月光死命的想挣脱,可他的手却似钢铁般束着她纤细的手腕。

  这么瘦弱……水残心感受着掌中的纤细,心底非但没有他以为的报复快感,相反的,他好心疼。

  天晓得这阵子她受到了怎样的折磨!

  「你放哦我……」月光真的没有多余的力气再跟他对抗了。此刻她的身心都好疲倦,而不争气的泪水也自眼眶滚落。

  她膝盖无力的一软,整个人似一摊水软坐在地。

  「你杀了我吧!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她千万个不甘愿向他求饶,可是,她真的撑不下去了。

  现在如果能让她洗个热水澡,吃一餐鲍饭,再睡上一觉,要她就此死去,她也不会有怨言的。

  水残心停下脚步,看她像个小女孩一样坐在地上哭泣,好象全世界都欺侮她一样。

  女人的眼泪,他一向不放在眼中,也从未有任何感觉──

  不过,那是在看到她以前。

  她一颗颗泪珠似灼烧的烛泪滴在他心中,甚至连被她刺伤的伤口也疼痛了起来……

  「妳哭什么?」他粗声粗气的问。

  「你管我?!」泪水似关不住的水一直泛流,她边哭边对他吼,「你杀啊!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是吗?」他变了脸。

  「对!」

  「那妳就不用怕我要带妳去哪了。」

  「什么?」

  她还未反应过来,他已经一把将她抱起来,大步往他的水心苑走去。

  可恶!她根本就和一根羽毛一样轻……等一下他一定要逼她好好吃一顿!

  月光知道她该挣扎的,可是她一点力气也没有,而他的怀抱又是那么不可思议的温暖……

  从来没有被人如此拥抱过,月光心中有一丝温暖的酸楚掠过。她倚靠着他的胸口,告诉自已,只是暂时向他索求一丝安慰,这不会影响对他的仇恨的。

  绝对不会……

  在她如此想的时候,浓浓的睡意也伴随着他走路时的韵律感而来,很快的,她的眼皮重得再也睁不开,睡着了……

  水残心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在床上,才发现她已睡得像一只小猪。

  这时候就算天塌下来,搞不好他叫不醒她。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暂时两人不用剑拔弩张,针锋相对,他也可以仔细的看看她的模样。

  之前她老是没给他好脸色,活像个女夜叉,可她睡着时却宛如最天真无邪的小孩,好可爱。

  那小小的脸蛋,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小小的下巴,浓密而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形成两弯小小的阴影,还有……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胸口,小小的胸部……他伸手握住她的小手,觉得她就像一尊小小的水晶娃娃。

  遇到她也许是注定的,不然他也许真的会没命回到山寨,而在山路边流血而死。虽然她捅了他一刀,但他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否则他现在也不会让她在他的床上睡得如此香甜安稳。

  他目光往下移,发现她的衣服湿了,可能是刚刚水桶倒了弄湿的。

  这样会着凉的。而且还会弄湿他的床。

  水残心也没多想,伸手便替她脱去湿衣。可能是他太粗鲁,把睡着的人儿吵醒了。

  「你干什么?」她睡意浓浓的问,人还恍恍惚惚的。

  「妳衣服湿了,不脱掉肯定着凉。」

  「喔。可是你不可以占我便宜喔,我还要嫁人的。」拋丢下这一句,翻个身又沉沉睡去。

  嫁人?!

  水残心的动作停止了,心中掠过她躺在别的男人身下的画面,心里很不是滋味!

  望着眼前这娇美的身躯,他下腹传来一阵强烈的骚动……水残心心中十分讶异,难不成这个狠心的毒蝎女也有吸引他的魔力?

  他见过的女子那么多,而他一向偏爱那种解风情、懂妖媚的女子。就算她长得还算可爱,平常他是不会对她有兴趣的。

  可是……

  当他的目光落在她那如樱桃般红嫩的唇瓣,心中有种冲动要品尝一下她的滋味……

  她睡成这样,偷偷吻她一下,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他边想边悄悄凑近她的脸,然后把自己的唇印上她的──本来他只是想吻她一下就好,可是一碰触到她柔软的唇,他就发现自己爱极了这种感觉。

  如此甜美,宛如花蜜,令人想要就此融化在她诱人的甜蜜之中……

  当他依依不舍的离开她甜美的唇时,漆黑如子夜的眸子一瞬也不瞬的注视着眼前的小女人。

  她身上只着白色的肚兜及短短的亵裤,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加上纤细曼妙的身躯,他发现她只是躺在那里,就足以令他想象只野兽扑向她。

  不过,他不想和一个睡得像只小猪的女人亲热,更何况她看起来似乎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想到这里,他心中就充满了不舍……

  他握着她的手,感受她手心传来的温暖,突然想就这样握住她一辈子。

  这想法是如此荒谬,却是无比真实的在他的脑海中回响着,让他无法忽略……他注视着她天真无邪的睡容好久好久,心中想到了一个计画。

  她刺他这一刀,可不能就算了,不然他的面子要摆在哪里?

  而要挽回他的面子,最好的方法就是征服她,把她占为己有,让她像只乖得不得了的小猫,倚偎在他的怀中……

  想到这儿,他竟对未来有了无限的期望──跟这个泼辣的女人在一起,虽然生命有些危险,不过也将十分有趣。

  他压下自己的欲望。明天吧!等她睡饱吃好、恢复体力之后,她就必须付出代价,好好满足他的欲望!

  他在她额上印上一词温柔的吻,然后帮她把衣服全脱掉,再替她盖好被子。

  生平第一次,他发现当圣人的感觉还不错……

  ****

  喔!

  她从来没有睡得如此舒服过,让她舍不得睁开眼,只想再赖在这暖暖的床上……

  「姑娘,妳醒了吗?」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怯怯的响起。

  「别吵,我还想睡……」月光脸埋在棉妓中,传出来的声音模模糊糊的,显示出浓浓的睡意。

  可是随着逐渐清醒的知觉,她意识到不对劲──她不是在自己房里,而

  是在……

  哪里啊?

  她马上弹坐起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女孩的笑脸。「小妹妹,妳是谁啊?」

  「姑娘好,我叫小青,是三当家叫我来服侍妳的。现在妳总算醒了,我还担心桌上的饭菜会凉了呢……姑娘先用膳,我去帮妳准备热水。」

  「准备热水?」

  「三当家说要让妳洗个舒服的热水澡,让妳的肌肉可以得到充分的放松。」小青殷勤的扶月光来到桌前,笑咪咪的把三当家交代她的话说给月光听。

  虽然之前她也认为月光姑娘是坏女人,刺伤了她最崇拜的三当家,不过见到她后来不眠不休的照顾三当家,她改变了自已的想法,认为之前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而且一大早三当家就来交代她一大堆事情,虽然他仍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对月光姑娘的关心已是溢于言表。

  「可是我工作还没做完──」月光话未说完,小青已经像只小蝴蝶一样飞出门去了。

  月光目光落向眼前香喷喷的饭菜──好吧,她得先吃得饱饱的,才有气力应付接下来的状况。

  吃饱了,等小青准备好热水,她十分舒服的躺在大木桶中,让热水包围她全身。

  哇?真是太舒服了……月光终于如通原来当千金小姐的滋味是如此棒!她放任自己好好享受,心知肚明等一下有场硬仗要打。

  那个臭山贼对她这么好,其中一定有诈!

  不过她现在管不了那么多,现在的她只觉得好舒服、好幸福、好感动喔……

  直泡到热水有些凉了,月光才依依不舍的起身。她拿着布巾擦拭湿发。水滴自赤裸的身体滴落。

  晶莹的水滴经过浑圆丰挺的胸脯,平坦的小腹,诱人的秘密花园,修长的玉腿,再滴落在地上,成为一片水渍。

  她做侧着上半身,那蛊惑人心的姿态,任何男人看了都会受不了的。

  而这一切,刚好落在刚进门的水残心眼中。他黑舜中先是闪过惊艳,接着是强烈的欲望──

  美人出浴,果然令人无法抗拒!

  专心擦拭头发的月光察觉到身后有道灼热的感觉,正想转身,突然一双强壮的手臂自身后抱住她。

  「啊!」她吓得尖叫。

  「没想到妳瘦巴巴的,衣服一脱,也有令男人流口水的本钱。」

  「你在做什么?!」她花容失色的叫着,使劲想挣开被他箍住的手臂。

  「妳好香……」他沙哑的声音在她耳畔回响,浓烈的阳刚气息及体热紧紧的包住她,令她的心跳得慌乱又不安。

  「水残心,你放开我!我全身光溜溜的,被人看到,那……」

  「那事情就大条了,对吧?」他坏坏的说,大手抚上她的酥胸,不安分的抚摸、揉捏。

  一阵酥麻感自胸口传来,令她情不自禁的叫出声,但一出口、她就恨不得有个地洞好钻下去。

  「你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我警告你快滚出去,否则我……」她要怎么办?在身无寸缕的情况下,她根本无法思考。

  黝黑的眸子迅速暗沉下来,声音也变得冰冷,「否则怎么样?」

  「否则我……我再捅你一刀、两刀、三刀、千刀、万刀!你快放开我,不然我──」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一把抱起来,往床上一放。

  她马上想下床,可是他却挡在床边,把唯一的路给堵住了,她只好抓起床单,想遮掩自己外泄的春光。

  可是他比她更快一步,拉走了她手中的被单,月光尖叫一声,只能用双手环抱住自己。

  「不准看……」羞辱的泪光已经在她眼眶中打转。

  「我一向不吃威胁这一套。」他冷冷的说,性感的唇弯成邪恶的微笑。

  月光骇然的瞪着他,着急的大吼,「你走开!」她想逃,却逃不了;想把自己遮起来,但除了双手,唯一的掩蔽物在他手上。

  水残心目光浏览过她全身,从吹弹可破的雪肌,修长如玉琢的长腿,直到细致的脚趾。

  月光连忙把自己的双腿缩起来,全身都似火烧。

  「我跟妳还有一笔帐要算呢,妳还敢威胁我?!现在在我的也盘上,我可以……」他一字一字说着,慢慢靠近她。

  月光只能不停的往后缩,可是她的背后除了墙壁仍然是墙壁,根本没有地方闪,只能看着他的俊脸在她的眼前逐渐放大。

  「如果你要找人满足你的兽欲,你可以去找妓女,我还是……还是……」还是黄花大闺女啊!

  可恶!文月光,妳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胆小了?她在心中暗自斥骂自己。

  水残心突然伸手捉住她的双肩,把她拉向自己,而月光的双手也依旧死抱住自已的胸。

  「还是什么?」他的眸光爱抚过她清丽的脸庞,那红嫩的樱唇不断诱惑着他。「妳是想说妳还是处子吗?」

  月光的脸涨得好红、好红。

  她身上迷人的政瑰花香令他口干舌燥……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她是处子,竟让他欣喜若狂,兴奋无比……

  其实由她的行为举止。他知道她并非随便的女子,不过,他还是宁愿亲自证实。

  「如果妳是,那更好。我并不喜欢其它的男人跟我分享妳。」

  什么?!她说自己是处子本意是想阻止他,而不是要刺激他啊!现在他看起来似乎更加兴奋了……

  「你休想碰我一根寒毛!除非你把我打到浑身是伤,无法动弹,否则我绝对不会屈服的!」她倔强地抬起下巴,那倔强的模样令人直想用力抱住她。

  「我是会让妳无法动弹,不过不是用打的,而是用做的。」他说完随即低下头狠狠的吻住她,向她证明他才是她的主人,也将是她唯一的男人!

  她的唇柔软温暖,令他沉溺在她香甜的吻之中……可是,她突然用牙齿咬住他的下唇──

  好痛!

  他用力一推,也顾不了她有没有跌伤。

  「活该!」她黑眸中闪着胜利的光彩。

  但是她的得意并没有持续太久,而他的愤怒也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她刚才被他一推,都忘了自己还是未着寸缕。

  赤裸裸的玉体毫不保留的呈现在他面前,只见那白嫩的玉女峰丰圆挺立,微微向上耸翘,似乎在诱惑人好好的品尝。

  还有那纤细的腰肢,圆润修长的玉腿,迷人的花园,在在激发他无边的欲火……

  他很想象只大野狼一样扑向她,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他冲上去,一把抱住了月光。

  「放开我……」

  她死命的挣扎,可是他的大手已经摸上她胸口诱人的弧度,用时而轻柔,时而狂暴的韵律,揉捏她胸前的小红梅。

  对月光而言,这种感觉是陌生的、可怕的,可是却又刺激、酥麻的令人想尖叫。

  「住手……」她语音颤抖,双手拚命的捶打他,滑嫩的脸颊泛着红艳,看起来妖媚极了。

  「妳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我说过我不受人家威胁的。妳越不要,我越要!」他一手采搓她高耸而有弹性的乳峰,嘴吸吮另一边的乳尖,更加迅速的刺激她的欲望,使她呼吸急促,心神恍惚,如痴如醉。

  「叫啊!我在等。」他恶意的催促。

  「你下流、卑鄙……啊!」他好坏,故意在她细嫩的乳尖上咬一口,令她痛叫出声。

  她的ru房虽然不很大,却充满弹性,令人爱不释手……水残心听着耳畔微微的喘息,宛如最有效的cui情剂。

  他的大手慢慢向下滑,越过平坦的小腹来到她光滑的大腿,再一寸寸的往上移,抚过的每一处都似有火在烧。

  「不……不可以……」她的手及时捉住他想侵入秘密花园的手,不让他再越雷池一步。

  「我想碰妳。」他沙哑的说。

  「不行。」

  「我已经欲火焚身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