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押寨小丫鬟》
返回书目

《押寨小丫鬟》

第四章

作者:四月

  压寨小丫鬟 2

  明明才刚认识而已

  怎么会你的身影就占据了我的思绪?

  而我 甚至没有拒绝的能力……

  「现在你可以把老爷……我爹放回去了吧?他年纪大,受不了你们的虐待的。」

  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后,月光在床上坐起,和他来一场「大谈判」。

  她都牺牲到如此程度了,至少要把老爷救出来,否则就太划不来了。

  水残心皱起眉,「妳口口声声要我放了妳爹,可我并没有捉妳爹啊!」

  「你胡说!明明就是狂风寨的人把我爹捉去,还说不要钱,只要人。」月光睁大眼,用责备的目光瞪向他。

  「要什么人?」水残心心不在焉的问,随即脸色有了转变,马上坐起身,把她捉到面前,表情看起来有点吓人,「妳那天就是在那里等绑匪?」

  月光点点头。「你们说要人,否则就要杀了我爹。」

  「妳爹是谁?」

  「文大天。」

  「文大天?他女儿可是有名的美人啊……」

  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月光气嘟嘟的瞪着他,「怎样?我不美吗?」

  「妳是不美啊!」水残心说出心里的想法。

  月光转过身,气得不想理他。

  他竟然敢说她不美?!就算……就算她没小姐那么美,可是也没有难看到哪裹去吧?

  水残心知道她生气了。小女人对这种事都特别爱计较,连她也不例外。

  他把她拉过来,强壮的双臂用力的抱住她。「但是妳很可爱、很迷人!不然我怎么会第一眼就看上妳,想要妳呢?」

  他的话令她心头猛然一震,可是她随即就否决了这种感觉,认为他只是用甜言蜜语哄她。

  「妳到底是谁?」水残心直截了当的间。

  月光瞪着他,心中十分诧异他的精明,竟然可以看出她是替代品。

  可是,她才不会承认。

  「我是文家大小姐!所以你最好遵守承诺,放了我爹!」她斩钉截铁的说。

  水残心再次重申,「我们没有捉妳爹。」

  听见他犹不愿承认,她火大了。「莫非狂风寨的人说话都不算话?」她用力的想推开他,可是他不但不放,反而更加用力,差点令她喘不过气。

  水残心板起脸,「我们有做就有做,没有就会说没有。妳爹确实不在狂风寨中。再说,狂风寨的人从来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少自命清高了!你们可是山贼,专门打家劫舍 」

  她话还没说完,他就低下头霸道的吻住她,把她的话全都堵住。

  她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震住了,下意识的抗拒挣扎,可是他紧紧的把她锁在臂弯中,一手抚揉她柔软乌黑的秀发,直到她软化在他的怀抱……

  他的唇催促着她,让她情不自禁的开敞红唇,他的舌马上侵入,亲密的、霸气的和她纠缠在一起……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放开了她。她的意识仍然恍恍惚惚的,睁开眼,他的眼睛只距离她几寸,那样深深的凝砚着她……

  「这件事我会弄清楚。在此之前,妳最好乖乖待在我身边。」水残心低嗄的命令道。

  「不……」

  「妳最好乖乖的听话,否则别怪我要了妳!」他威胁着,十分乐意实现这个提议。

  「好好好,我会乖乖的!」她忙保证道。

  「妳放心,文老爷的事情我会给妳一个交代的。」他承诺道,宠溺的在她的额头印下一吻。

  此时门口传来小青的声音。「三当家,大当家和二当家在大厅等着见你啊!」

  「好,我马上过去。」

  水残心起床,迅速的着装。深青色的长袍令他看起来俊美潇洒。

  着装完毕,他走向床边,伸手捉住她的肩。

  月光地上他的目光,他身上纯净的男人气味及火热的体温,让她的心不由自主的跳得飞快。

  「妳再睡一会儿,不要想太多,知道吗?」他轻语,捧住她的脸,低头给她一个热情的吻才离开。

  ****

  狂风舞的大厅中,新郎倌度过甜蜜的洞房花烛夜后,一脸幸福美满,令人看了不禁心生羡慕。

  而二当家火无情盯着手中的书卷,头也不抬。

  水残心看看大哥又看看二哥,不解的说:「大哥,你不去陪新婚妻子,一大早叫我来干什么?二哥更是夸张,连看也不看我一眼!」

  他可是很忙的!他想快点回去找月光……

  「妳以为我喜欢吗?」大当家雷灭天冷着脸不悦的瞪着他,「我本来应该和你大嫂去游山玩水一个月的,却为了你这个臭小子耽误了行程。」

  「大哥,你去啊!寨里有二哥就好了──」

  「我要闭关读书,不管事。」火无情头也不抬的丢出一句。

  「又要闭关读书?你又没有要进京赶考,读那么多书要干什么?」水残心皱着眉,有些恼火的说。

  雷灭天把桌上的信顺丢一丢,水残心俐落的接住,打开一看,表情变得十分奇怪。

  「你身边的那个女子原本应该去大头寨的,怎么会来这里?」雷灭天紧盯着水残心。

  「她是杀伤三弟的凶手。」火无情插口。

  水残心瞪了他一眼。这家伙今天话真多!

  他向大哥禀报,「月光说是我们绑走了她爹,大头寨的人却说我们绑了文家大小姐,还写了封狗屁不通的信要我们交人……这不是很匪夷所思

  吗?」

  「这代表我们背了黑锅。」火无情说。

  「对。这死大头,不但暗算我,还用狂风寨的名义在外面为非作歹──他们绑了京城首富文老爷,不但要钱,更要人。」

  「人?」雷灭天不解。

  「就是文老爷的宝贝女儿,全国第一美人,文绣。」火无情再次插嘴。

  雷灭天头更痛了。这文绣他也见过,长得还算标致。

  不过,再怎样的美人,也比不上他的爱妻江小咪……想到此,雷灭天脸上不禁散出幸福的光芒。

  「可是,那个女娃儿说她叫月光,而且她长得又不──」雷灭天看到水残心的表情,识相的住了口。看来老三十分介意人家说月光不是第一美人。

  火无情放下书本,重重的叹了口气。「这事再清楚不过了,你们干嘛一副很困扰的样子?」

  「那你说。」雷灭天命令道。

  「大头寨捉走文老爷,用狂风寨的名义来勒索文家,同时又贪图文小姐的美色,所以要人交换,他们可以人财两得,再把所有罪过推给我们。」

  当然,狂风寨并不会因此就被击倒,只是这事传出去,对狂风寨的名誉影响很大。

  「这个死大头!我派人去灭了他们,看他们还有没有胆子惹我们!」水残心火气十足的说。

  「这气是一定要出的。不过人呢?」雷灭天指的是月光。「她要如何处置?」

  「既然不关她的事,咱们也没理由再留下她 」

  「有理由!」水残心突然出声,吸引了两位兄长的目光,只不过雷灭天是满眼疑惑,火无情却是饶富兴味。

  「什么理由?」雷灭天不解的问。

  「大哥,我想我知道理由。」火无情促狭的说。「因为他昨天把人家姑娘留在自己的房里过了一夜……」

  「什么?!」雷灭天颇感震惊。

  「大哥。她杀伤我,就该付出代价!」水残心说得理直气壮。

  「她已经付出代价了!如果不是她不眠不休、小心翼翼的照顾你,你的小命可能已经不保!」雷灭天有些动怒。

  「对啊。再说我觉得文姑娘并不是有心要杀伤你的……搞不好她以为你是大头寨的人,出手是为了自卫。」火无情附和着。

  「我不管!反正她惹到我了……我如果没有征服她,就无法弥补我受伤的男性尊严!」

  说到底,他是因为面子挂不住啦!

  「三弟,实话实说吧!你一句话,大哥挺你到底。」他听得出来,老三对月光已经动了感情,只不过他本人并不知情,还傻傻的以为自己留住她只是为了男人的面子。

  「什么话?」水残心不懂。

  「我说大哥啊,干脆依照大头寨的意思,把文姑娘送过去,至于他们要跟文家怎样交涉,就不关我们的事了。至于大头寨冒用我们的名号一事,教他们送五百两银子及上等的布料过来,我们就不跟他们计较……」

  「不行!」水残心跳起来大吼,「她要留在我身边,哪儿也不准去!」

  她这一去,难保那大头不会对月光乱来……一想到那种画面,他就要发狂!

  雷灭天和火无情互望了一眼,很努力地不让自己笑出来。这下他们可以完完全合确定老三是动了心了。

  「你喜欢她?」雷灭天笑问。

  像是被人戳了一针似的,水残心马上弹跳起来。「我……我……」

  他的反常终于令两个忍耐许久的人笑出声来。

  「反正我会去把文老爷带回狂风寨,月光要留在这里,谁也不准把她带走!」水残心气呼呼的声明。

  「听你的口气,好象准备要娶她了?」雷灭天还是笑。

  「才不是!我是要惩罚她!」水残心死不肯松口。

  「是吗?那要不要打个赌?我赌你会乖乖成为文姑娘的裙下臣。」火无情也来参一脚。

  「赌就赌!怕你不成?」

  「好,我们就请大哥当证人,如果一个月后你还是你,没有任何放变,那我就把千玉剑给你。」千玉剑是水残心一直想要的东西,可是他一直舍不得割爱。「如果你输了……」

  「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替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我还没想到。」

  水残心无所谓的点点头,「没关系,反正我一定会赢的。」

  火无情微微一笑,「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