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押寨小丫鬟》
返回书目

《押寨小丫鬟》

第五章

作者:四月

  丫鬟真是一个累人的工作啊……

  月光挑着两个水桶往后出的小河边走去。这小梅果然坏心,因为知道水残心和她在一起一整晚,又派给她加倍的工作。

  月光吃力的把装满的水桶挂上扁担,每一步都好沉重。她的肩都被扁担磨痛了,抓住麻绳的手也起了水泡,她的腿酸痛,背也似乎要断了。

  可是,她必须在太阳下山之前,把厨房中的水缸填满。

  不过如此劳累的工作也有个好处,可以让她无法胡思乱想,不会再想到水残心那张邪魅的俊脸及他对她所做的一切。

  她知道这很可笑。

  一个才认识不深的人,却占据了她所有的思绪,而她连拒绝的能力也没有……

  就在她准备再挑最后一趟时,一只大手冷不防的捉住一边的水桶,害她吓了一大跳。

  「妳在做什么?!」水残心劈头就问,怒火熊熊。

  月光对他的出现,惊愕的眨眨水汪汪的大眼。

  她不明白谁惹他这么生气,不过那也不关她的事。「挑水啊。」

  「这不是妳该做的事!」她娇小的身子怎么担得起这样的粗活!

  他欲把扁担自她的肩移过来,却被她阻止。

  「你做什么?」

  「给我!」他硬是抢过去。

  月光不得不承认,肩膀的重担解除后,的确舒服多了。

  「你身为狂风寨三当家,不需要做这种粗活。」她嘲讽道。

  「我不可能让我的女人挑水的。」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月光嘴角微扬,挑衅道:「好个大男人!只可惜我并不是你的女人,你也不会是我的男人!」

  她话一说完,他已经伸手握住她的纤腰,她抬起头,迎上了他漂亮的黑眸。

  糟了,她现在是跟他单独在后山……这可是十分不理智的行为。

  「不!」她想逃走,他却把她抱得更紧。

  「以后不准妳再做这种粗活了。」他的声音好柔好柔的传入她其中,令她原本就已慌乱的心更加不安。

  「我如果累死,你不是更开心?惩罚报复我,不是妳的打算吗?」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因为她的语气彷佛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媳妇。

  他心疼的抱住她,在她脸上又亲又吻,完全不理会她的闪躲。「我找了妳半天,就是想好好的抱抱妳、亲亲妳。」

  「不要说了!你说这话都不会害羞啊?」她娇斥道。

  「我可以对妳说更多的甜言蜜语。」他像是故意逗她,在她耳边吹着气,令她身子不由自主地一阵颤抖。

  「可是我不想听。」她拚命想挣开他,可是他并不想如她的愿。

  「不想听?好,那我不说。」

  他的话令她松了一口气,可是同时心中又有种失落感。

  为什么?

  难不成她也期待他可以再多说些甜言蜜语,好感受被人在乎、疼爱的幸福?

  不,不可以这样下去,否则……

  「啊!」

  她尖叫一声,连忙环住他的颈项,诧异他突然抱起她往河边走。

  「你要做什么?!」

  「我们来游泳。」

  「什么引?!」她脸色一阵刷白,「我不会游泳!」

  「没关系,我教妳。」

  「不要……」她花容失色的紧抱着他。

  水残心笑看着她,「妳没玩过水吗?」

  她连忙摇头。

  他抱着她走人小河,河水不深,只到两人的腰际。冰冰凉凉的河水冲击着她的身子,令她倒抽一口气。

  「水深只到妳的腰,妳不用担心溺水。更何况……」他温柔的摸着她粉嫩的脸蛋,「有我在妳身边,妳什么都不用怕。」

  有一瞬间,她的心因为他的话而停止了跳动。她静静的注视着他俊美的脸庞,感觉到自己又似乎迷失在他的目光之中……

  「月光,我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越看你越喜欢……」他捧着她的小脸,彷佛这一辈子怎么看她都看不腻。

  「你不是说我不美──」

  她话才说了一半,他头一低,火热的唇再次深深的吻住她。

  她的心跳及呼吸彷佛都在这一刻停止了……

  「我错了。在我的眼中,妳比任何女人都美。」他真心诚意的说。

  「月光,我想要……」他喃喃着,轻轻吻着她的脸,又轻咬着她的耳垂,像个撒娇的大男孩。

  月光发出挫败的叹息,试图推开他,可是他牢牢的锁住她,不断的亲吻她,大手也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游移,引得她呼吸十分急促。

  「不何以……我不能再让你对我为所欲为……」她对他说着,好象也在对自己说。

  他轻啃着她雪嫩的颈项,黝黑的眼眸闪烁着欲望的光芒,「妳答应过我的,妳忘了吗?」

  「我……」

  「还是妳反悔了?那我也可以不用遵守约定,好好的占有妳,品尝妳的滋味──」

  她脸色一百,试着睁开他的怀抱,「放开我!」

  他扯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向自己,火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一字一字的说:「妳会乖乖听话,对吧?」

  她可以说不吗?

  她别开小脸,拒绝响应。

  突然,他拉了她一下,她一个脚步没站稳,整个人跌倒在河里,河水迅速的淹没了她的全身。

  「啊……救命啊!我不会游泳……」她手足舞蹈的大喊,害怕到了极点。

  「我的大小姐,水才到妳的腰部,妳站起来就好了啊。」他好气又好笑的说,似乎并不打算出手相救。

  月光有听到他的话,可是她双腿发软,想站起来却没办法啊!

  这个见死不救的男人,她做鬼也不会绕过他的……想到这里,她嘴一张,又喝了好几口水。

  水残心本来以为她在吓唬他,所以只是站着看她耍宝。可是她似乎越来越不对劲……

  「月光!」他大叫着,伸手想捉住她,可是他的手只拉到她的衣角,湍急的河水便把她往前带。

  「月光!」

  他拚命的追着,但湿透的衣服令他的行动变得迟缓──

  终于,他一个扑身拉住她,再把她自水中举抱起来,走向岸边。

  月光不断的咳嗽,害怕的泪水也忍不住流了下来,双手握拳不客气的捶着他,「你想害死我是不是?」可恶的臭男人!如果不是他说要游泳,她也不会面临溺死的危机!

  「我哪有?!我只是──」

  「你是故意的!咳咳咳……」她太过激动。又咳了起来,还一边捶打他,要把刚刚的惊吓全都发泄在他身上。

  水残心也吓坏了。他紧紧抱住她,心中暗自责骂自已的鲁莽疏忽。「对不起……」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令一切都凝结住了。

  「妳敢打我?!」水残心简直不敢相信。

  月光被他脸上的怒气吓住了,想也不想推开他起身就跑,可是才跑了几步,随即被他追上。

  「啊!」她被他扑倒在草地上。

  「不……」她死命的挣扎,可是却阻止不了他。他把她一把抱起。走向临近河岸的一间小屋。

  平时练完功,他会在小屋休息一下,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他推开小屋的门,将她丢向小屋内唯一的床铺。

  她还来不及起身,他已经似恶狠般扑向她。

  「不要……」

  「从没有女人敢打我……只有妳!」他捉住她的双手,按在她头的两侧。

  好痛!月光觉得自己的手要被他折断了。「你弄痛我了……」

  「我是想弄痛妳!让妳尝尝被人伤害的滋味!」

  「是你不对在先啊──」

  「妳为什么就不肯像其它女人那样,乖乖听话?」

  其它女人?!

  月光心头的火气因为妒忌而更加燃烧。「因为我不是供你泄欲的对象!你自己要做个下贱的无赖,那你应该去找跟你相配的女人,比如说妓女!」

  他突然伸出手用力捏住她小巧易碎的下巴,被她的口不择言激得无法控制自己。

  「我说过,我会征服妳、占有妳……妳休想反抗我!」

  「你凭什么?」她咬身切齿的说,身子因为愤怒而不住的颤抖。

  「就凭这个!」

  他低下头狠狠的吻住她,强行侵入她口中,充满占有欲及惩罚的和她的舌纠缠,夺取她口中的甜美。

  「住手……」她不能屈服!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不会再听妳说的任何一句话!」他用力的拉扯她的衣服。

  「不要!住手……」屈辱的泪水似断了线的珍珠滚落她的脸颊。

  「妳刚刚不是还很凶吗?」他讥讽着。

  月光无法忍受,伸手又想打他一巴掌,却被他先一步捉住她的手。

  「想来野蛮的吗?好,我可以配合妳!」

  他到底想做什么?

  月光注视着他,只见他神情冷醋,宛如地狱来的恶魔,她的心忍不住畏缩一下。

  「你别乱来!否则我要大叫了!」

  「叫啊!妳越叫我越兴奋!」

  「不……」

  来不及了,她的衣服已经被他粗暴的撕开,他的大手摸上她柔软白嫩的酥胸。

  「啊……」强烈的触电感令她忍不住叫出声。她咬住下唇,不想再在他面前发出任何声音,令他得意。

  「妳和我已经不是平常的关系了,现在我只是让这个关系更加确定!」

  说完,他低下头在她雪嫩的肌肤落下雨般的吻。雪白高耸的乳峰上那两颗小点微颤,看来十分迷人……

  这一次他一定要占有她,不许她再抗拒他!

  「不……」

  「妳想想文老爷吧!」

  她僵了僵,「你想说什么?」

  「你当初会来狂风寨,就是为了让妳爹平安无争。妳该不会天真的以为,妳这样一个小美人落人贼窝,还可以全身而退吧?」他的手指更加邪恣的轻搓着地敏感的乳尖。

  「不……」

  「妳是只要我一个男人,还是要我把妳赏给寨中的兄弟?」他只是吓吓她。其实他心中才舍不得呢。

  「下流!」她又甩了他一耳光。

  「妳又打我?!」他的眼神狂猛而凶暴。

  「你可以打回来啊!」她不驯的顶回去。

  「我不想在妳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任何丑陋的痕迹。」他邪邪的笑了。

  「下流!」她羞愤的用尽全身力气想抗拒他,没想到她越是反抗,他却越兴奋。

  「反抗也没用,今天我要定妳了!」

  「你……啊!」她忍不住轻叫出声,因为他低下头合住那颤抖的小乳尖,忘情的对她那温暖又充满少女幽香的双峰又捏又揉。

  「住手……」月光喃喃地阻止。

  内心某个角落,她知道自己该挣开,可是,她竟然无力抗拒。

  他的臂弯似钢铁,他的怀抱是如此霸道,狂妄的想引起她体内深藏的情欲。

  「妳现在说不要,可是我向妳保证,等下妳会叫我不要停。」

  她还没来得及会意过来他要做什么,他的大手已不客气的滑到她的双腿之间……

  「你……不准!」她连忙夹紧自己的脚,满脸通红的娇斥。

  「不准?」他邪笑,「也许妳还搞不清楚,这里现在是我在作主。」他用力的扯开她的玉腿,用自已的膝盖抵着她,让她的双腿无法夹紧,接着他的手指深深的探入她的双腿之间。

  「妳已经湿了……」他手指触摸着她已然湿润的花瓣,中指按住敏感的小核,轻轻的摩擦。

  月光忍不住那种强烈的快感,倒抽一口气,强大的力量几乎令她招架不住。

  「放开我……」又羞又愧的泪水自眼角涌出,可是她又无能为力,只能任由他的手指探入她紧密的小x中。

  她情不自禁的屏息以待,不明白自己是在害怕,还是带有一丝兴奋。

  不!不可能的!她怎么会有这种情绪?!

  他的手指开始缓缓的抽送,玩弄着她那迷人的小x,阵阵由他手指传来的快感让她情不自禁的扭动身躯。

  「啊……」他的手指在她的体内猛烈的冲刺,月光很快便迷失在狂喜的快感之中。

  他同时也吸吮着她高耸的乳尖,引得她忘情的发出声声娇喘,雪白的娇躯布满了诱人的嫣红。

  如瀑布般的黑发披泄在他的手臂,更显出她妩媚撩人的模样。此时此刻,他只想狠狠的占有她,什么也无法多想。

  「我要妳!」他不理会她的抗议及尖叫,将自己的巨大释放出来。

  「不!不可以……」

  来不及了。

  他似火热的木柴狠狠的刺入她体内,夺取了她的纯真。

  「啊──」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令她美丽的脸孔扭曲,豆大的泪水迅速的自眼角滚落。

  「好痛……」她双手想打他,可是才一动她就痛到不行,只能无助的捉住他的双臂,希望他可以退出来,不要再让她痛苦了。

  「我知道妳很痛,可是我也不好受。」他被她包裹得好紧,如果没有强大的自制力,恐怕他就要丢脸了。

  月光仍是哭得伤心,突然他火热的唇吻住了她。

  她的心猛然一震,水汪汪的眼眸可怜兮兮的注视他。他的吻仍然充满霸气,可是她可以感受到他的温暖。

  他的吻奇迹似的化去了他侵入时带给她的撕裂感,让她不再那样难以承受。

  她不该响应他的,可是他已经开始移动,在她的身上共谱男女古老的韵律。

  「啊……」她的轻吟更加刺激了他体内那噬血的野兽。

  他一遍又一遍的刺入又抽出,将她一次又一次往欲望高chao推去,她只能紧紧的攀着他,感觉自己完全融化在他的臂弯中。

  他的动作缓缓加快,每一次的冲刺都令她娇小的身子狠狠的震动,初经人事的她根本无法承受他狂妄的律动。

  就在她以为自己会被他活活弄死之时,却不可思议的发现小x中的痛楚已有些微减轻,她红嫩的小口也忍不住发出了痛苦混合着痛快的娇啼。

  「啊……感觉好奇怪……」她吐出一串意乱情迷的话语,拱起身子迎合他,整个人好象飞上了天,轻飘飘的。

  「月光!」他沙哑的呼唤。

  她睁开迷蒙的双眼,迎上他狂热的黑眸,被他那渴望的绅情迷住了。

  「月光,妳真甜美……」他大手贪婪的爱抚着她全身每一寸白嫩的肌肤,享受那细致的触感。

  他不是没有过女人,但和她在一起的满足,是之前的经验无法相提并论的。

  「啊……」她的指甲深深的陷入他的背,可是她没发觉,他也没注意。

  直到欢愉的高chao终于来临,他抱住她娇美的身子,快速的抽送着,下一瞬他身子猛然一颤,火热的种子全都射入她温暖的底部,让狂热的ji qing淹没了两人……

  ji qing过后,两个人都没有移动,屋内只有两人未平息的喘息声,空气中充满性爱后的暧昧气味。

  这就男女之间的神秘吗?

  原来竟是如此狂野,令人欲仙欲死……这是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到达的境界。

  他的气味、他的力量、他的占有是如此深刻的印在她的体内、她的灵魂深处……

  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月光了。

  而这一切全都拜这个自私、可恶的男人所赐!

  月光从未如此怨恨过一个男人,不过她也明白,她更恨的人其实是她自己。

  他可以占有她的身子,但他别妄想得到她的心!一旦老爷平安无事,她绝对会逃得远远的!

  「月光……」水残心轻唤。

  月光翻过身去,不理会身边的男人。

  「月光,我……」他知道自己刚才是人冲动了。他是想要她,可并不想象只野兽……

  「妳不要跟我说话,我什么都不要听!」月光赌气的喊。

  水残心伸手把她往自己的方向一拉,「妳打算用造种幼稚的方法来报复我?」

  「我怎么敢呢?三当家。」她冷讽道。

  「妳该知道这一切都是妳逼我的!反正妳的一切都是我的,我只不过是拿了属于我的东西──」

  他话才说完,就见一样东西往他的方向砸过来。还好他闪得快,否则头上一定会被砸出一个大包。

  「妳最好别再无理取闹,否则后果自行负责!」他也火了。

  「自行负责?」月光已经失去理智了,开始找任何可以丢的东西,「好,我先打死你,然后再自行负责!」

  「妳──」

  「我不要再见到你!你滚!」她把可以丢的东西都丢向他。

  他眼明手快的一一闪过,捉住她的手。「妳冷静一点!不过就是一场男欢女爱而已……妳刚刚不也很享受?」

  月光被他的话刺伤了,她用充满怨恨冷淡的眼神注视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好,现在你也享受过了,只要你放了我爹,我可以忘了这场恶梦。」

  水残心眉一皱,她把两人之间的一切说得这样不堪?!

  「要我放了妳爹可以,妳必须让我满意!」他就不信治不了她!

  「你!」

  「如果办不到,那妳这辈子休想再见到他!」

  他无情的话令她的心猛然一震,脸色一阵惨白。

  「你不可以……」

  「我有什么不可以?反正妳恨我,我也不介意让妳更恨我!总之妳别想摆脱我,这辈子我们是纠缠不清了!」

  月光彷佛被判了死刑似的,整个人无力的瘫坐在床上,不再有任何挣扎,只是默默的流着泪。

  她的眼泪令他十分不舍难过,不过他也必须让她清楚的知道,他才是她的主人。

  他抬起她的头,黑眸静静的注视她泪花花的小脸,双手温柔的为她拭去泪,声音低哑的说:「我刚刚是太冲动了,可是,我并不后悔。」

  说完,他将娇小的她一把抱起,往回家的路途走去,而月光只是柔顺的偎向他温暖的胸口。

  她累了。

  就算要逃开他,也等明天再说。现在,她需要好好的休息。

  一切等明天再说……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