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押寨小丫鬟》
返回书目

《押寨小丫鬟》

第六章

作者:四月

  经过在小木屋那一次激烈的争吵,月光本以为水残心不会让她好过,却没想到,他竟然都没有再来找她。

  他是在跟她赌气吗?

  他以为她会难过吗?

  才不呢!她正好落得清闲。

  这些日子,她不断打听老爷被关在狂风寨的哪儿,可不管她用什么方法,都打听不到老爷的下落。

  于是今天她做了个决定。

  她要去见二当家火无情,把一切问清楚。

  除去和新婚妻子出去游山玩水的大当家,寨中大事二当家应当是最清楚的了。

  希望他可以为她解开心中的困惑……

  月光刻意做了几样拿手点心来到火无情的居处红颜居,只见这红颜居百花齐放,小桥流水,十足的世外桃源。

  来到红颜居的花园,她一眼就看到火无情正蹲在一朵花前面,她困惑的走到他身漫,「花怎么了?」

  「它在呼唤我。」

  「呼唤你?」月光不解,跟他一样蹲在花儿面前,专注的注视着那朵白色的小花。

  她怎么什么也没有听到?

  「妳在干嘛?」火无情好奇一问。

  她转过头注视着他。「你不是说它在呼唤你 」

  哇!他真的长得好美喔……

  虽然之前就见过他,但在这样近距离之下,她仍然忍不住心跳脸儿红。

  不过她只是纯欣赏,并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奇怪,一样都是男人,一样都长得很帅,可是她看见水残心时就会不由自主的呼吸加快,对眼前的帅公子,她除了赞叹之外,并没有太多的想法……

  火无情静静的注视她一会儿,然后起身走到石桌旁坐了下来。

  「那点心是要送来给我的吗?」他指指她手上的托盘。

  「啊,对。」她回过神来,连忙把点心一一放在他面前,「这些是我亲手

  做的,二当家尝尝看。」

  「也好。刚好我有点饿了。」

  月光连忙帮他倒荼、端杯子。毕竟她有求于人家,总得巴结一下。

  「你找我做什么?」火无情开口见山的问。

  「我……二当家真是厉害,什么也瞒不了你。」

  「妳坐下来,一边吃一边说吧。」

  听到他愿意听她的请求,月光开心的坐下来,向他问清楚一切。

  而事情的真相令她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这世上竟有这等巧合的事!

  「原来老爷是在大头寨……不行,我必须去大头寨换老爷回来!」

  「老爷?」

  糟了!她一时情急,说溜了嘴……

  「妳不用说我也知道。妳不会是文家的千金小姐,因为──」

  「因为我不是全国第一美人!我知道我比不上小姐的美,可是我会尽全力保护小姐,救回名爷,好报答他们的恩情!」

  「果然被我料到了,又是一个无辜又愚忠的小丫鬟。」火无情啜了一口香茗。

  「你怎么可以──」

  「我说错了吗?」他冷冷的反驳,「妳可知道妳一个小女人进入大头寨会有什么下场?」

  「我──」

  「那里没有水残心可以护着妳,他们会把妳一口一口吃光,然后再把妳赶去应付全寨的男人!妳也别妄想妳有任何报恩的机会,因为他们从来不守占用!更何况……如果他发现妳不是文家小姐,结果会怎样?」

  「这……」她脸色发白,一颗心慌得乱七八糟。

  「不过算妳运气好,被我们家的老三看中了。妳去求他,他可能会帮妳把人救回来。」

  「真的吗?他可以吗?」她急急的问。

  「他当然可以。只不过……妳最近是不是和他吵架了?」

  「我……」连他们吵架他都知道?!

  迎上火无情那一双洞悉一切的黑眸,月光只好叹口气。「我想,什么都瞒不了你。」

  火无情笑得史开心,笑容如阳光般灿烂,令人移不开眼。

  月光情不自禁的脸红了。

  「妳不会也爱上我了吧?」火无情调侃道。

  月光猛然一抬头,又马上摇头,「我只是觉得你长得好……好……」

  「好怎样?」

  「好美……」

  他愣了一下,然后开心的微笑,「美?妳的形容词十分特别。那……跟老三比,妳喜欢谁?」

  月光脑海中瞬间浮出水残心的名字及那张老是带着戏谑的俊脸。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

  不会吧?!她怎么会想到他?月光连忙把脑海中那讨厌的男人拖走,刻意忽略自己的心意。

  火无情可以从她的动作窥出她的意,知道老三并非自作多情。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很快就会成为他的弟妹了。

  「二当家……」

  「妳叫我二哥就好了。」

  「不太好吧?」

  「我说了算!」他的口气掺入严厉的警告,令她不得不改口。

  「呃,二哥……除了他以外,没人可以帮我救出老爷了吗?报官呢?」月光问道。

  「妳想见到妳家老爷的手还是脚?」

  她苍白着脸猛摇头,「都不要!」

  「那就对了。老三为了妳,搞不好连天上的星星都摘得下来。」

  月光脸上泛出可爱的红晕。

  「二哥,你误会了。他只是觉得我很难征服,才会把目标放花我身上。等新鲜感消失,他也许理都不想理我了……」

  莫非他这几人没来找她,是为了这个原因?

  「妳跟他吵得很凶吗?」

  「他……好几天没来找我了。」她的语气难掩失落及委屈。

  「唉……」他故意重重的叹息。「那妳恐怕要好好的求他,否则妳家老爷的命就不保了。」

  「可是已经这么久了,老爷会不会已经……」

  「我们有收到大头寨的飞鸽传书,要求我们把妳送过去……我想目前文老爷的安全还没有问题。」

  月光心头大石才放下,可是他下一句话又令她心惊。

  「可是如果不快点把文老爷救出来的话,文老爷也会有危险……所以我建议妳还是去请老三出面。」

  「是吗?」她低下头,心中沉甸甸的。经过那一场大吵,要跟他见面已经很难,更别说是求他了。

  「放心。其它人求他也许不会有结果,不过对妳,也许结果会截然不同。」

  月光并没有回答,眼中闪烁着不安的光芒。

  是啊,结果会截然不同──会更难。

  虽然跟他不是相处很久,但她也对他有基本的了解,这一次她去求他的话,他岂有不把握机会的道理!

  不过为了老爷,她也只好硬着头皮去求他了……

  ****

  真是气死他了!

  水残心气冲冲的回到房间,重重地把杯子往地上摔,吓得原本在整理他房间的丫鬟不敢吭声。

  「出去!」他低吼。

  「是!」

  小丫鬟马上往门口跑,只怕不快点逃离,下一瞬她就会成为炮灰,死无全尸。

  小丫鬟出了门后,有另一个女人悄悄的走了进来。

  若在平常,水残心一定会马上发现有人靠近他,但现在因为他太生气了,所以失了平常的警觉心。

  他在生气刚刚看到的那一幕──月光竟然和二哥有说有笑!

  之前二哥说要关闭,连他要找他说说心事,他都说没空;可他却可以见月光,还逗她笑得那么开心……

  可恶!她笑得那么美,却不是对着他……甚至和他在一起时,她连对他微笑也没有过!

  此刻他真想杀人──哪怕对方是他的兄弟也一样!

  就在此时,一双纤纤玉手自身后抱住他,他本能的捉住她的手,力道之大,令那人痛叫出声。

  「三当家,你快把我的手弄断了……」

  「是妳。妳来做什么?」他甩掉她的手,坐在桌前,一脸不悦。

  小梅露出最妩媚的笑容,贴近他身边,嗲声问,「三当家,你在气什么?」

  「没有。」

  小梅温柔的按摩替他的肩膀,让芬芳的幽香传入他的鼻间。她对英俊热情的三当家渴望已久,巴不得有机会接近他。

  如今见他跟月光赌气,令她又妒又羡……说起那个小贱人,长得也没有她美,个性也没她温柔体贴,可是却备偏可以得到三当家的注意!

  不过现在倒好,三当家似乎很气那个贱人,她可以趁这个机会挑拨离间。

  「三当家,你心情不好,让小梅陪你喝几杯吧?」

  水残心看着她丰满窈窕的身材,可以说是男人的梦想;更重要的是,她不会顶嘴,不会反抗他,甚至会用尽方法讨好他。

  「好,妳就好好陪我喝几杯吧!」

  一个时辰后,月光来找水残心,才走到房门口,便停止了脚步。

  因为她听到小梅正在说话,而且还提到了她的名字──

  「三当家,那个月光真是不知好歹,你对她那么好,她不但不领情,还不把三当家放在眼里!」

  水残心并没有响应,只是一言灌酒。小梅殷勤的为他倒酒,并把自己的身子往他身上贴。

  「小梅,妳很喜欢我吗?」水残心问道。

  「三当家,你好直接喔!」她故做娇羞的低下头,做作的模样令人看了就想扁她。

  月光生平头一次想打女人,可是她更恨那个到处留情的男人!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他的臂弯也曾那样的拥抱她……

  那时候她没想到,如果他的臂弯裹抱着别的女人,她会有多痛苦?

  现在,她知道了。

  水残心并不知道月光站在门口,他只知道现在要靠小梅来赢回一些他的男子气概。

  他要向自己证明,依然有很多女人喜欢他的!

  水残心将小梅抱过来,低下头亲吻着她,期待着那份熟悉的ji qing,可是他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怎么可能?

  眼前这个身材火辣的大美人主动投怀送抱,这可以说是所有男人都向往不已的事,可是他怎么会一点感觉,甚至连反应也没有?

  水残心又低头吻住她,结果还是一样,没感觉。

  就在此时,他的目光瞄见门口的人儿,愣了一下。

  她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

  一切她都看到了吗?

  她看到了最好!此刻他心里只想着要伤害她,挫挫她的锐气。

  「瞧瞧是谁!原来是我的……」

  月光的心中盈满挫折、羞辱及愤怒,所以未待他的冷嘲热讽说完,她已经转身跑走了。

  「月光,妳给我站住!」他大吼着,想追出去。

  「三当家,不要追她了,让她去吧。」小梅急急的拉住他。

  「放手!」他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推开她,急急的追了出去。

  小梅被他狠狠的推倒在地上,把自己受到的屈辱及痛楚全算在月光的头上,临去前,阴暗的眼中闪出一道冰冷的杀气

  ****

  水残心在后花园捉到了月光,月光死命的想挣开他,可是他将她抱得更紧。

  扑鼻而来的酒味令她皱起眉,「你这个酒鬼,放开我!」

  「不放!」

  「你到底想怎样?小梅还在等你,你快去啊!」她双手死命的推开他,可是他仍文风不动。

  「妳赶我?怎么,妳这不及待想甩了我,好跟我二哥幽会?」

  「什么?」她震惊的瞪大眼。

  他紧紧盯着她,眼中盈满了愤怒之火,神情怨恨,似乎所有怀疑、愤怒及不满在这一瞬间都爆发出来。

  「我都看到了!妳在面对我时总是千万个不愿意,连个笑容也吝惜。可是对我二哥,妳却──」

  「对!」她大声的打断他,「我是对他笑,那又如何?你不也跟小梅笑得那么yin荡?」

  「那是不一样的!」水残心摇着她,摇得她骨头都要散了。

  他的怒火反而令她冷静了下来。她冷冷的道:「对,是不一样。因为我跟二哥是清清白白的!至于你……我就不敢保证了。」

  「妳!」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如果我没有出现,也许你已经在享受了吧?别让我破坏你的好事,你快回去啊!」她死命的要推开他,他却反而把她抱起来。

  「你想做什么口」她惊问。

  「我?」他嘴角勾出一抹令人不安的笑。「享受啊!」

  「什么?!」

  她还来不及反抗就被他抱回房,被他狠狠的丢在床上。

  「你休想碰我一根寒毛!」她大声道。

  「我休想?那我二哥就可以了吗?」

  「你!」

  他看着她手扬起,迅速捉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扭,把她拉倒在床上,接着一个流畅的动作,翻压在她身上。

  「又想打我?妳有这么厌恶我吗?」他低语,俊美的脸庞布满阴郁,「我一个还满足不了妳,妳一定要下贱地到处去勾引男人吗?」

  「你少含血喷人!」

  明明是他跟那个老是欺侮她的女人在一起,小梅的身子都快贴在他身上了,而且他还吻了她,不只一次!

  「我含血喷人?妳敢说妳没有喜欢我二哥?」

  她拒绝回答。

  「每个姑娘都爱俏郎君,连我大嫂也曾对他动心过。其它女人被他吸引我不在乎,唯独妳,我不准!」

  他猛力捉住她的双肩,力道之大,令她觉得自已似乎要被他捏碎了。

  他以为她是见一个爱一个的大花痴吗?月光心痛自已被他说得如此不堪。

  「你是怕你抢不过你二哥,所以恼羞成怒了,对吧?」她一针见血地道,刺得他成了负伤乱咬人的野兽。

  他不及多想便甩了她一个耳光,在她雪白的脸颊留下了指痕,嘴角也掺出了一丝血迹。

  他心中立刻浮起后悔及不舍。「月光……」

  她凝视着他,眼中满是怨恨的泪光,可是她拒绝在他面前流泪,只是用更冰冷的语调对他拋下一颗更刺激的炸弹──

  「你果然还是比不上你二哥!」

  「什么?!」

  「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我是喜欢你二哥,至少他懂得温柔体贴,是每个姑娘心目中的如意郎君,不像你,是个只会打女人的大混蛋!」

  「妳!」

  他扬起手,却迎上了她那双惊恐的眸子,心中一阵痛。

  天啊!他在做什么?

  他居然会动手打女人?

  而且是打自己心爱的女人!

  彷佛有人拿木棍狠狠敌了他的头一下,他放开她,退到了房中央,脸色苍白的注视着她。

  见她倔强的脸上印着他的手印,他突然不认识这样的自己,也痛恨这样的自己……

  「我恨你!」她咬身切齿,一字一字的说。

  他神情一凛,想说些什么,却仍然没说出口,一语不发转身就走,留她一个人在原地。

  心碎的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下,月光趴在床上,除了哭泣,仍是哭泣……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