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押寨小丫鬟》
返回书目

《押寨小丫鬟》

第七章

作者:四月

  压寨小丫鬟 3

  我已经深深陷溺 从今尔后

  我的空虚 只有妳能补填

  我的孤寂 只有妳能解……

  月光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当她醒过来时,已经天黑了。

  她以为屋里只有她一人,正想起身──

  「妳要去哪里?」一双手臂突地自她身后猛然将她抱住,吓得她尖叫出声。

  「啊!」

  她花容失色的想拉开抱住她腰的大手,可是怎样也挣不开,而她也闻到了更浓烈的酒味。

  看来他又跑去喝了更多酒,把自己弄得更醉更疯狂。

  「你不是走了?」

  「我的确是想走,想永远逃开妳这个无心的女人……可是,我不甘心!」

  他把她的身子扳过来,充满愤怒及渴望的嘴粗暴的封住她的。她想抗拒,他却更加用力。

  他不接受她的抗拒!她的心,她的人,她的一切他都想要,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抢走?

  「妳是我的,谁也不准抢走妳!」

  「不……」

  「难道妳对我一点感情也没有?」他痛苦的低语。

  月光张大了眼注视着他。

  如果她对他没有感情,又怎会抗拒得如此辛苦?月光在心中大喊,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他的唇落在她的颈畔,狂烈的吸吮着她那比丝绸更为柔细的肌肤,惹得她无力的颤抖着。

  月光的呼吸在他强烈的吻中也逐渐乱了规律,他的身子不断贴近,令地无法不去感受从他身上传来的火热。

  「你不准碰我!你的双手摸过别的女人了……」想到他和小梅亲热的样子,气愤、嫉妒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流下。她双手抡拳,不住捶打在他身上。

  「我知道错了!」他捉住她的双手,急切的说:「一直以来我想要的只有妳,没有别人……」

  他深深的吻住她,吻得那么强烈、那么狂热,月光也情不自禁的迎合他……她发现自己不想抗拒了,她只想在这一刻好好的被他抱着、爱着,不再想那么多……

  他在不知不觉之间脱下了她身上的衣服,她雪白如玉的肌肤,凹凸有致的娇躯散发出明艳的光彩。

  他灼热渴望的目光令她心里小鹿乱撞,娇羞的垂下头,不好意思看他。

  而这份娇羞更催化了他体内的情欲,他大手不安分的抚上她雪嫩的乳峰,感受着掌心有个小点迅速的凸起。

  「啊……」她小口逸出一声声销魂的申吟。

  他低下头合住红嫩的乳尖,另一手也投停的大力揉捏,引得她娇叫连连。

  「妳喜欢这样?还是这样呢?」他又恶意的轻啰她的乳尖,阵阵快感似电流般流窜过她全身。

  「不要……」她想推开他的头,要他停止,但她的手却不由自主的抱住他,感受着他火热的舌尖及大手在她身上引发的情欲之火。

  她脑子裹装满了各种警告的声音,但随着他的手缓缓接近她的双腿间,并强硬的侵入女性的幽秘之地,霸道迫切又热切的爱抚,她本能流出情欲的津液……

  「妳湿了!不管再如何不愿意、再如何抗拒,都改变不了妳的身体对男人的渴望……妳这个yin荡的小娼妇,我会满足妳的!」

  他充满羞辱的话令她从恍惚的情欲中逐渐清醒过来!

  「不!」她怎么可以让自己又投入他的怀中,让他用情欲来控制她?!

  不!不可以!

  她拚命的对他又踢又踹,「放开我!」

  「我要妳,妳就不能拒绝我!」他霸道的宣告。

  月光气得泪水都快要流出来。

  而水残心却决定要尽快得到她──他双手用力的捉住她的大腿,便将她的一切呈现在他面前。

  「不要……」她羞愤的想避开他火热的目光,却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他的注视下变得火热难受,小x也不断的为他流出甜蜜的津液……

  他着迷的看着眼前泛着红樱色的女体,细致迷人的身子散发出熟悉的女人香,淡淡的幽香唤醒了他体内对她的疼惜!

  他用一手压住她,另一手解开自已的裤子,在她又羞又惧的目光下,他拉开她的双腿,让自己早已肿大的坚挺抵在她的小x前……

  「不要……啊!」

  她的抗拒仍然抵不过他猛力的剌入,痛楚再次侵向她,令她痛叫出来。

  「好痛……」

  「痛?」他不相信的皱着眉。

  「真的好痛……」

  「我的爱,放轻松……」他知道她准备得还不够充分。

  水残心突然低下头,伏在她的双腿间,对着蜜洞口吹气。

  「不要……」她羞红着摇头,身子直打颤。

  水残心索性双手一齐托住她的玉臀,向上一抱,用嘴吮吸那神秘的花园。

  月光只觉得一颗芳心万分激荡,心儿乱跳,万分慌乱。

  「不要这样!好羞人……」

  他没有理会她,反而更进一步把舌头直伸进穴里,在那小x中上下左右地翻搅。

  月光感到全身似火在烧,头昏脑胀……终于,身子背叛了她的理智,她拚命地挺起腰,更凑近他的嘴,使他的舌头更深入自己体内。

  忽然,敏感的小花he被舌尖顶住,向上一挑一挑的舐着,月光从未经历过这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受,在这一瞬间,她什么都不想了,她宁愿这样地死去……

  「啊啊……」温暖的爱ye不断从穴里溢出来。

  这时,水残心才抬起头来,抱着她的腰肢,轻轻地问,「月光,舒服吗?」

  月光已经四肢无力,全身瘫软,只有兴奋至极的感官刺激还存在着,脑子完全失去作用,忘情的申吟。

  他知道,她已经准备好了。

  「我要进去了。」他哑声说。

  月光无法开口,只能像个乖顺的娃娃任由他把她的双脚抬到他的肩上,感觉到他的坚挺正抵在她的小x前──

  「啊……」

  当他深深的进入她的身体,她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叹息。

  然后他缓缓的在她体内抽送起来。

  「啊……」月光红嫩的小口轻轻发出销魂的娇吟。

  他双手紧紧的按住她的,十指交缠在一起。而随着他的抽送速度逐渐加快,她的呼吸更加急促,随着他的律动而忘情的娇喊──

  终于,她全身无力的瘫软在他的怀中。而他仍然没有停止动作。

  他的手又覆上她的双峰,轻揉着地敏感的乳尖,不想就这样结束。

  「啊……」她感到自已全身的欲火再次被他挑起,无法相信自己居然还想要他,还可以承受他再次疯狂的占有,还愿意再次投入另一波强烈的巨浪之中……

  他直到她再次忘情的尖叫,才带着胜利的微笑让自己随着她的呼唤一起进入欲望的顶端,让前所未有的完美ji qing淹没一切……

  月光全身无力的依偎在他胸前,闭着双眼沉静而安祥的睡着。水残心深情款款的望着她,温柔的为她拂开汗湿的发。

  他到底要怎样做才能让她爱上他?

  头一次,在一个小女人面前,他是这样的手足无措。

  现在他可以体会大哥当时的感觉了。

  恋爱真的会让一个男人变笨……

  ****

  水心苑

  月光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房外的阶梯上,凉凉的夜风轻轻吹拂,她闭上眼感受着这一刻的惬意。

  水残心的模样冷不防的侵入她的脑海,令她的心思瞬间被扰乱。

  从没有一个男人像他那般吸引人。那张脸庞俊美得令人屏息,又有一种令人不可轻视的魅力。

  还有他那双好看的眼睛,炯炯有神,明亮又深邃,当他凝视着她时,总令她有逃避的冲动。

  她怕,怕自己会深深的陷入他那黝黑的眸中,无法自拔……

  本来她是想以死来捍卫自己的清白的,不过在遇到他之后,她真的不确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了。

  也许她的一颗芳心早已遗落……

  就在她出神间,一个英挺的人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她身后。

  水残心本想开口叫她的,却被眼前这美丽的一幕给迷得说不出话。

  她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弯弯的双眉如杨柳低垂,水灵灵的大眼如夜空中最美的寒星,那长而浓密的睫毛更是令她充满了楚楚可怜的气质。

  夜风轻拂着她的发丝、衣袖,让倚坐在那儿沉思的她显得那样清丽脱俗,宛如一朵含苞待放,不染尘埃的百合花……

  彷佛是感受到他太过于灼热的目光,她悄悄的抬起迷人的眼睫往他的方向望了一眼,急忙起身想进屋去。

  他高大的身子硬生生的挡住她,令她不得不抬起头,困惑的凝视着他。「还有事吗?」

  他冷不防的抓住她的手臂,又将她拉回原位坐好,俊美的脸逼近她,目光如鹰盯着她不放。

  「你为何以如此行巧找?」她柔声问着,听起来像丝一般光滑,令人着迷。

  「我怎样看妳?」他也小声的问。

  她可以感受到他火热的气息喷在自己脸上,令她原本平静的心又开始乱跳。

  「不知道。」她低下头不敢看他。

  「你好香!」他紧紧拥住她。

  「不要……」她挣扎着想推开他,却以能香喘吁吁的被他紧搂在怀中,动弹不得。

  他知道自已现什很像se qing狂,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已,只想抱着她柔软又馨香的娇躯,听着她那加春嫩般迷人的嗓音。

  月光抬起头来,却迎上了他霸道的双唇。他火热的舌尖侵略着她,恣意的汲取她那如花蜜一般的津液,尽情的索取属于她的一切。

  许久,他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她那甜蜜的唇。

  他今天什么事都不能做,只能想着她。

  他一直想着要如何讨她欢心,改变她对他的想法及印象,得到她的好感。

  「我想妳一整天。妳呢?有没有想我?」

  她脸色微红,但仍然故做冷静的面对他。「我怎么想也轮不到想你!」

  喔!她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在抱怨情人的小女人……

  水残心唇角有着压抑的笑意。「那真是太不幸了。」

  「放开我……」

  他才不愿意呢!他的目光洛在她那柔软红艳的唇上,像诱人的花瓣,令人忍不住一尝芳甜……

  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他温暖的唇再次渴切地贴上她,强行侵入她开放的唇中,像个贪婪的孩子品尝、吸吮着她娇嫩的唇,霸气的挑逗着她小巧可爱的香舌,缠绕、吞噬她的一切……

  月光想要反抗,尽管她明白自己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但是她并不想象个随便的女子,任他放肆的对待。

  可是他的吻却令她体内充满了无法抗拒的火热,男性的气息淹没了她的理智,她忍不住逸出一声轻吟。

  他深深的闻着她身上的幽香,轻囓她小巧的耳垂,在她耳边邪气的说:「妳的眼神告诉我,妳并不想要我放开……」

  「你少自以为是……」她再次推开他的身子,他却在她的脸及颈项落下更多令人渴望的吻。

  「我们就来看看谁才是自以为是的人吧!」他挑衅道。

  「你……」

  他低下头封住她的抗议,让自已一天的渴望及思念,在她甜美的唇间得到些微的慰藉。

  他不断诱惑着她的唇为他开启,手抚上她的胸,揉挥着那份柔软,她忍不住发出轻柔的嘤咛,而他的舌也趁机探入她的小口中,不断的逗弄着她。

  「妳是我一个人的,对不对?」他轻咬着她柔软的下唇,性感沙哑的呢喃着。

  「不……」

  他的手不知何时已经解开她的上衣,露出了白嫩的玉女峰。他大手抚弄着一只柔软的ru房,让她胸前含羞的蓓蕾因为他的爱抚而变得坚挺。

  「真美……」他含住那颤抖的蓓蕾,邪恣的逗弄、吸吮着。月光内心想抗拒他,但从敏感的乳尖传来的快感却将她推向更深沉、更疯狂的欲坚之中……

  「不要这样,你放开我……」

  「放不开了……我被妳迷住,放不开了……」他喃喃说着,着迷的玩弄着她迷人又柔软的ru房,火热的唇不断吸吮粉红色的乳尖,并用牙齿轻咬那敏感的小点,令她不由自主的发出娇柔的喘息。

  他的抚摸似火,滑过她每一寸肌肤,都令她似被人灼伤一般,她的身子也逐渐变得火热。

  「放开我……这里是外面……」

  「这里不会有人来的。月光,不要再抗拒我,我想要妳!」他低沉的说,迷恋的望着她脸颊上那份述人的绯红,美丽的眸子闪烁着渴切、ji qing还有其它复杂却诱人的光花,散乱的黑发映着她雪白的肌肤,他感到一波更加强烈的欲望自体内涌出。

  他将她整个人抱在怀中,火热的唇抵着她的颈项,一只大手爱抚着她的ru房,逗弄着她的乳尖,另一手则缓缓滑入她双腿间,肆意的探索她的密处……

  「不要!」她连忙要夹住双腿,却阻止不了他执意的侵入。

  「别怕。乖,把腿张开,我会给你快乐的……」

  「不要!」

  她用尽最后一丝意志力狠狠推开他,却不小心被自己的衣服绊倒,她痛叫一声,整个人跌在地上。

  「月光……」

  「不要过来!不要碰我!」她大喊着,捉着自己的衣服站起身,美丽的脸庞充满羞辱及愤怒,「我不是妓女!」

  听到她的话,他的背脊僵硬,脸上微愠的神情显示出他的不悦。

  「过来!」他冷冷的命令。

  「不!我不必听你的!」她深吸一口气,将羞辱的泪水硬是吞回肚子里。

  「不要逼我把妳当成妓女!」他厉声说。

  月光脸色刷白,心中有种受伤的感觉。

  她转身就要逃,却被他看穿了企图,上前一把抓住她。把她拉到旁边的椅子上。「我还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

  「什么共识?我在你想要的时候就得给你吗?」

  他没有回答,只是深深的凝视着她,那目光已经回答了她的问题。

  他以为他已经得到她,她就不会反抗,她就该认命的随他为所欲为?

  「你要发泄去找你的小梅,不要来骚扰我!」

  「如果我一定要妳呢?」

  「休想!」

  她突然像发疯的小野猫一样挣扎起来,在反抗中不小心抓伤了他的脸──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