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押寨小丫鬟》
返回书目

《押寨小丫鬟》

第八章

作者:四月

  月光愣住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她手足无措的说,又惊又慌。

  「我看妳根本就是故意的。」他的语气变得森冷。「我已经厌倦了妳的拒绝……还是妳觉得我二哥比较好?」他口吻中掩不住醋意。

  月光脸上满是愤怒的红晕,残心却误以为是自己说中了她的少女心事。

  「我说对了吗?」他高大的身躯站在她面前,颇具威胁感。「如果今天是我二哥抱妳,是不是妳一点也不会拒绝,相反的,还会热情的配合他?」

  天啊!他怎么会有这么错误的观念?

  「你胡说八道!」

  「不管我有没有胡说八道,妳是属于我的。这已经是事实。如果妳还不清楚,那我有一整个晚上的时间可以让妳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什么?!不要──」

  但是来不及了,她已经被他捉住,压倒在愣外走廊上的长椅上,随时都可能有人经过的地方。

  他是故意的。最好他们亲热的事传出去,这样她就只会属于他一个人,不会再有别人要她。

  水残心故意用力采捏她的胸部,不一会儿,犹如两颗小樱桃的乳头脤硬起来。

  他低下头含住那红嫩的乳尖,不安分的手来到她双腿之间,手指探入那密缝之中,神秘的花园已经被晶莹的爱ye沾染,变得温暖而湿润。

  他撑开她雪白的双腿,手指伸到她面前,「这就是妳yin-乱的爱ye……妳还不承认妳需要男人?」

  「不……」月光想反抗,却被他扯碎了剩下的衣物,羊脂似的玉体横陈在他眼前。

  水残心近似粗暴地接住她的腰向上一拎,把她翻过来背对他,整个人倒提起来,雪臀贴着他的胸部,秘处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

  「不要……」月光拚命扭动身体,散乱的长发像黑色瀑布般倒垂到地上,纤细的上身弓起,两腿也拚命踢打。

  这对被欲火焚身的男人丝毫不起作用,他用一只手牢牢搂住她的细腰,把丰满白嫩的小屁股慢慢抬高到眼前,痴迷的盯着少女最神秘的花x。

  他把头埋到她的腿间,舌头压着那颤动的花he,舌尖很有技巧地轻轻扫过鲜嫩的花蕾。

  「啊……」月光在如此怪异的姿势不受到邪恶的刺激,忍不住叫了起来,羞耻感使地想要摆脱,可强烈的快感冲击让她再一次迷失了自已……

  「舒服吗?」他邪恶的低语,「现在换我了。」

  月光还来不及反应,身子已经被推趴在椅上,接着她只觉得一个温暖湿润却坚硬的物体抵在她的小x前──

  水残心将月光压在身下,猛力推进,贯穿那白皙的玉人儿。

  起初他粗暴的抽动着,后来改为温柔的慢慢挺进,而月光随着电击般的快感,喊出一声声娇吟,坚挺的玉峰晃出令人销魂的弧度,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承受着他的撞击。

  突然,水残心的身子一阵颤动,他迅速撤出,喷射在她光滑雪白的臀上。

  她以为他已经得到满足,应该会放过她了,没想到他却另有打算。

  他翻过她的身子,大手再次侵犯她──

  「不!」月光花容失色。「不要……我不行「了……」

  水残心固定住她疯狂扭动的身子,手指摘进小x搅动,「这样就不行了?那妳就别想去勾引其它的男人!」

  「我哪有──啊……」

  水残心头一低,含住鲜红的乳头,毫不留情地吸舔起来。

  「啊啊……」强烈的快感自胸口传遍全身,加上他手指甜蜜又粗暴的抽送逗弄,月光觉得自己好象掉进了一个无底洞,控制不住地尖叫出声,大腿内侧的肌肉拚命收缩,从小x深处涌出一股温热的液体,她再次达到高chao──

  「不要了……」月光喃喃地说,觉得自己累极了。

  可是水残心却再次振作起来,昂长的坚挺再次剌入她紧密的小x,熟悉的感觉又从下体涌上,像澎游的潮水卷走她的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月光整个人几近虚脱地被他抱回房里,在床上躺下。

  突然,一个冰凉的东西碰触她的颈项,令她睁开眼。

  「这是什么?」她伸手摸着那细致的金链子,上头还有一个心形的坠子。

  「送妳的。我特地叫人连夜赶出来的。」他替她戴上链子,只见那颗心闪烁着迷人的光芒服贴着她雪白的肌肤,他情不自禁在坠子贴着的地方印上一个吻。

  她并没有推开他。

  事实上,她感动极了。

  「从来没有人送我礼物……」她哽咽着,努力不让眼泪滚落。

  「从来没有?」

  她可怜兮兮的点头,「我只是个小丫头,哪敢希望有人会特地买东西送我?」

  水残心纵然对她有气,这下也完全消失不见。

  「以后……」他好象第一次告白的小男孩一样,有些尴尬,「妳想要什么跟我说,我一定会送给妳的。」

  「真的?」

  他肯定的点点头。

  「那我想请你替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帮我救回老爷子。」

  ****

  因为她的要求,所以他就去了大头寨。

  虽然她很担心老爷的安危,可是她更担心他。

  到了这个时候,她再也欺骗不了自己──

  她已经爱上他了。

  她连抗拒、逃避的机会也没有,就这样爱上了他……

  等他把老爷救出来,了结她心中的牵挂后,也许,她会跟他说出自己的感情……

  这时小青哭哭啼啼的跑了过来,月光上前去揽住她。

  「小青,妳怎么了?」

  「月光姊,你快躲起来!」小青急急的嚷。

  「怎么了?」

  「是小梅那个坏心的女人!她趁三当家不在、二当家闭关,狂风寨里没人可以管得了她,放话说要修理妳……你快逃!」

  月光摇摇头。「我不需要躲。」

  「哼,就算妳想躲,也没地方可以去!」

  小梅带着另外啊个丫鬟一脸怒气的走到月光和小青面前。

  月光把小青拉到自己身后,保护她。

  「狂风寨什么时候变成女人当家了?我怎么都不知道?」月光冷冷的注视着眼前三个怒气腾腾的女子,平静的口气带着嘲讽。

  「妳这个狐狸精!」

  小梅说完就狠狠的甩了月光一个耳光,令月光和小青都愣了一下。

  「小梅姊,妳怎么可以打人?!」小青不服气的说,可是她仍然只敢躲在月光身后。

  「死小青,妳敢顶嘴?不怕我的木棍了吗?」小梅威胁着。

  接着,她转向月光,「我看妳还是乖乖跟我们走吧!」

  月光感到很好笑,「我还有事要忙,不想陪妳发神经。小青,咱们走。」

  「给我捉住她!」

  小梅一声令下,两个丫鬟就上前一左一有的捉住月光,小青要上前拉开她们,却被小梅一把拉开,狠狠的推倒在地上。

  「放开我!」月光死命的挣扎,却仍然被强行带走。

  「月光姊……啊!」小背被小梅用力的踹倒在地上。

  「死丫头,别以为妳没事,等我处理了那个贱人,再来就轮到妳了!」

  说完,她得意洋洋的转身就走。

  现在怎么办?

  小青拖着疼痛的身子,跌跌撞撞地出了门。

  她要去找人求救……

  ****

  月光被三人带到后院的柴房。

  「进去!」

  小梅用力推了一把,月光一个没站稳跌倒在地,满地的硬树枝令她的膝盖擦破了皮。

  好痛!她低叫一声,只见鲜红的血渗出了布料。

  「哎唷,不得了,我们高贵的文大小姐受伤了……哼,妳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妳根本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妳不过是个来当妓女的下贱丫鬟!」

  小梅恶意的说,其它两人也大声嘲笑她。

  「妳们到底想做什么?」月光强忍着脚痛,瞪着眼前三个不可理喻的女人。

  「妳这个下贱的狐狸精,究竟用什么下贱的方法勾引三当家?」

  「我没有 」

  月光才开口反驳,却又换来狠狠的一耳光。

  她连退了好几步,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她摸摸嘴角,发现自己流血了。

  「妳们别太过分!我跟他之间关妳们什么事?」

  「他被妳迷得神魂颠倒……」

  「他被我迷得神魂颠倒,那也是我有本事!妳们因为得不到他的注意,所以来找我,以为把我打一顿、羞辱我,他就会看上妳们?」月光嗤笑出

  声。

  小梅被月光的这番话彻底激怒了,面孔变得狰狞丑陋,眼中射出杀人的目光。

  看来,妒火真的可以改变女人。

  「给我捉住她!」

  「是!」

  两个丫鬟冲上前捉住月光,然后把她压在柱子上,让她动弹不得。

  小梅步步逼进,神情阴狠疯狂。

  「敢侮辱我?哼,我现在就让妳连话都说不出来!」话完,她扬手就是连续好几记耳光。

  月光被打得眼冒金星,但仍不驯地啐道:「我呸!」

  小梅怒极反笑,「看来我们的大小姐不喜欢我用手……没关系,可以换个方法。来人啊,绑起来!」

  月光咬身切齿的瞪着她,骇然的看她拿出一条皮鞭。

  「妳想做什么?!」

  「今天不打得妳皮开肉绽,我怎么吞得下这口气!」

  「妳敢……啊!」

  月光话末说完,就见一道黑影自她眼前飞过,下一瞬,身上便传来灼热感,令她痛叫出声。

  她想闪躲,可是身子被紧紧捆住。小梅的每一鞭落得又急又狠,在她娇嫩的身上留下一条又一条血痕。

  月光想叫,却叫不出声。渐渐的,她再也无法思考,只有嗡嗡的声音在她耳边响着,再听不到其它的声音。

  她要死了吗?

  不,她还不想死!她还没有向水残心说出自己内心的感情,她还没有爱够他,她不想就这样离开他……

  她脑海浮现出他的一举一动,他的笑容、他的味道、他的臂弯、他的一切一切……

  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爱他有多深。

  他填满了她的心、她的灵魂,想到两人将就此永别,她是多么不舍心碎……

  月光全身冒着冷汗,因为疼痛而频频颤抖,鲜红的血不断渗流,看起来触目心惊。

  终于,她再也支持不了了,头缓缓低垂,身子软瘫下来,一动也不动。

  「小梅姊,她不动了呢!」丫鬟低嚷起来。

  「是啊!会不会……会不会被打死了?」另一个丫鬟也吓着了。

  两人转身就想跑,却被小梅挡住了门。「去哪?」

  「小梅姊……死人了……」

  小梅也有些害怕,不过她强压下心头的恐惧。都到了这个地步,没有回头路了。

  「既然她死了,妳们还不快点帮我毁尸灭迹!否则事情一旦爆发,妳们以为可以逃得了吗?」

  对喔!三当家一旦发起火来,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那……我们要怎么做?」两个丫鬟怯怯的问。

  「后面不是有一条河吗?咱们把人去下去,不就一切都解决了?」小梅阴阴一笑。

  真是最毒妇人心哪!

  「还不快动手!」小梅一声大喝,手中的鞭子顺势往她们脚边一抽,吓得两人连忙跳起来,冲到月光的身边,七手八脚的把她松开。

  「手脚俐落点,不要被人发现了,知道吗?」

  「是。」

  两人害怕的应声,一前一后抬着伤痕累累的月光,小心翼翼的往河的方向走去。

  小梅脸上扬起阴邪的笑容。现下除去心头大患,她终于可以霸占三当家了!

  想到以后的荣华富贵及三当家这个俊俏的郎君都是她一人的,她就忍不住笑得得意。

  不过她见到三当家时,可得装出很悲伤的样子。

  她会告诉三当家,月光因为受不了苦,跟寨中的某个人私奔去了,请他不要伤心,她也可以趁机安慰三当家,然后……

  呵呵呵!

  「谁要和我乍对,只有死路一条!」她的眼眸中满满都是狠毒──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