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押寨小丫鬟》
返回书目

《押寨小丫鬟》

第九章

作者:四月

  一个月后

  水残心站在房门口,看着屋内的一切的,感伤深深的攫住他。

  到现在他仍然不敢相信月光已离他而去。这房间里曾有过两人相爱甜蜜的记忆,现在却已是人去楼空。

  为什么他才出一趟远门,就发生了这种事情?心爱的女人就这样不见了,而他怎么也不相信月光会丢下他,跟其它的男人跑了。

  他已经派人去找了,哪怕是将天地翻过来,他也要找到她!

  水残心悲痛的闭上眼,脑中却是浮现了月光的一颦一笑,怎样也挥不去……

  「三当家!找到了!」一名奴仆匆匆奔来禀报。

  水残心急忙冲上前抓住他,「找到人了?」

  「找到小青了!」

  ****

  狂风寨的大厅中站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孩,脸上犹有伤心的泪痕,小小的身子不断颤抖。

  「小青,妳私自离开山寨,难道妳不知道这犯了私逃之罪吗?」水残心冷冷的开口,脸上平静无波,不过他浑身散发出的冰冷愤怒却是怎样也掩饰不住。

  「我知道……」小青连话声都在抖。

  「我问妳,月光姑娘呢?她不是一向都是妳伺候着的?」

  「她……她……」小青才开口,就哭了起来。

  「说!」他凶狠的口气泄漏出心中的焦急。

  「月光姊姊她……她快死了!」

  水残心一听,脸色马上一阵惨白。

  「妳胡说!」

  「真的!她一个月前被小梅跟两个丫鬟拖到后出的柴房去毒打,后来月

  光姊姊昏过去,她们以为她已经死了,就把她拖到后面的河里丢弃,想让尸体随着河水流走,让三当家找不到。」小青哭哭啼啼吶说出事情的真相。

  水残心整个人猛然震了一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我本来要去找人求救的,可是那时候二当家刚好出门,我一时也找不到人,所以我就折了回去,等她们离开,赶紧把月光姊姊救上来……」

  水残心再也无法冷静,冲到小青面前,一把捉住她的手臂,「妳怎么会拖到现在才来找我?」难道她不知道,因为她的迟疑,可能会令他失去最深爱的女人?!

  「寨中都是小梅的人,我一直想要见三当家,可就是见不着啊!这几天月光姊姊的情况越来越糟,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进到寨子来……」

  「她在哪裹?快带我去!」水残心急急令道。

  小青点点头,连忙带着水残心这个大救星赶去救人

  ****

  月光的意识在半昏迷中。

  她觉得自己好象是在坐船,海浪不断的冲击她、淹没她,她只能在一波波海浪中挣扎……

  就在她努力挣扎的时候,感受到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握住她的手,还似乎跟她说了什么,可是她怎么也听不清楚。

  是谁在说话?

  不管是谁,救救她吧!她还不想死,她要见残心,那个令她又爱又恨的男人……

  「残心,不要离开我……」她伸手在空中挥舞着,口中发出虚弱的嚷语,却深深的震撼了守在她身边的男人。

  「月光,我在这里!妳不要怕……」他急急捉住她挥舞的手。

  好熟悉的声音!那是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声音……是他?!

  「我好痛喔……呜呜……」她抑制不了的哭泣着,感觉自己即将被熊熊的火焰燃烧成灰。

  她听到他在怒吼,可是他在吼什么呢?难不成他又在气她了吗?她不是故意要惹他生气的啊……

  「大夫,你一定要把她医好,不然你绝对走不出这个山寨!」水残心无理的命令着。

  「可是……她伤得太重了……」

  他们在说谁?是在说她吗?

  「残心……」月光用尽所有的力气呼唤,发出的声音却比蚊蚋还细小。

  可是,水残心还是听到了。

  他马上冲到床前,双手捧住她的脸。「月光,妳醒了?妳认得我吗?」

  「我……」她想开口,可是喉头却有如火烧一样。看到深爱的人就在眼前,她的眼泪止不住的一直流……

  水残心心疼又不舍的拭去她的泪珠。「我知道,我一切都知道……我该死,竟然没有好好的保护妳……只要妳好好的活下去,妳要怎样骂我、打我,我都不会有怨吉的。」

  她想笑,心想自已怎么舍得打他?可是她笑不出来,只是一直哭。

  「我……我……」

  「妳想要什么?告诉我……」

  她想跟他说爱他,可是头部强烈的痛楚却让她无法把话说完。她像个失去生命力的娃娃依偎在他的臂弯中,只听到他急切却越来越遥远的呼唤,接着,一阵黑潮便排山倒海的袭向她──

  ****

  她又陷入昏迷了。

  曾经会对他笑、对他生气的人如今却静悄悄的躺在床上,宛如一个没有生命的雕像躺在他面前。

  他静静的凝视着她,她小脸苍白毫无血色,全身布满了一条条红肿吓人的鞭痕──小梅那个狠毒的女人下手十分重,彷佛每一下都想把她打死。

  想到她不再对他笑,不再对他哭,不再跟他说话,不再跟他吵架,他就无法控制住自己心中的惶恐。

  老天! 如果他早点注意到……他海恨的将脸埋入双掌中。

  一切都是他害的!如果不是他,月光也不会因为争风吃醋而受到生命的威胁。

  月光,求求妳,不要离开我……他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心中拚命的乞求。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这般惶恐不安,这么害怕失去一个人……他没有办法想象,若是失去她,日子要怎样过下去?

  「三当家。」小青悄悄的走近,怕吵到月光。

  「什么事?」

  「找到小梅了。」

  ****

  如果他需要找人发泄心中的怒火,还有谁比小梅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还适合?

  当然,那两个共犯也难逃一死!

  「妳要逃就该逃到我找不到的地方,因为一旦被我找到的话,妳该知道会有怎样的下场!」水残心冰冷无情的瞪着眼前跪在大厅前发抖的三个人。

  「是她咎由自取!谁教她要勾引你!」小梅犹不知悔改。

  「她勾引我又怎样?妳有什么权力打她,甚至置她于死地?!告诉妳,今天就算没有她,我也绝对不可能属于妳的!」水残心把话说得很明白。「来人啊,把她们给我绑起来!当初月光挨了几鞭,就加倍的还给她们!」

  小梅三人一听,吓得脸色像一张白纸一样。

  「三当家饶命啊!」

  「三当家,一切都是小梅强迫我们的……」

  三个人开始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而互相指责,听在水残心耳中却是让他更加气愤。

  「脱下去给我重重的打!如果月光有什么不测,我要你们陪葬!」

  他丢下的话宛如替三人判了死罪,任凭她们如何哀求哭喊,还是阻止不了被人拖下去惩处。

  但是没有一个人会同情她们的,因为这一切都是她们的邪恶心肠所带来的结果。

  ****

  再次陷入昏迷的月光情况一直没有好转,狂风寨的的人都十分为她担心,而最难受的,当然是深爱着她的男人。

  这几天

  水残心不眠不休在她的床边照顾她。听大夫说常跟她说话也许可以唤回她的意识,所以他总不放过和她说话的机会。

  「月光,妳听到我说话吗?」水残心轻问。

  月光并没有回答,倒是在他旁边的雷灭天开口了,「老三,你该吃饭了。」

  「不要。」他丢下这两个字,又转头对床上的人儿说话,「月光妳听到我说话吗?」

  雷灭天见他这样,也只能叹口气摇摇头走出去。

  「月光,我就在妳身边,妳有听到我吗?」

  月光还是没有回答。

  这回换火无情劝道:「老三,你该休息一下,否则──」

  「不要。」

  火无情瞪了他一眼,然后也是漫叹气边摇头的走出去。

  接下来换大嫂江小咪上阵,但她还没有开口,就被水残心打断了。

  「我什么都不要!我现在要跟月光说话,你们都不要吵我!」

  「喔。」江小咪嘟着嘴又走出去了。

  等到屋内文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水残心温柔的握住月光的手。

  「月光,妳今天感觉怎么样?还会不会痛?现在妳用的药膏是大嫂的祖传秘方,很有效的,所以妳的伤很快就会好了……月光,妳有听到我说话吗?妳如果有听到,可以睁开眼睛看看我吗?」

  她……听到了……可是她全身无力,连眼睛都睁不开……

  「我命令妳醒过来!妳听到了吗?」说到最后,他索性用恐吓的。

  月光心中好气又好笑,只是仍无法动弹。

  就在此时,她却感到脸上有一种湿湿的感觉,嘴角也尝到了咸咸的滋味──

  奇了,她没有哭啊!

  难道是他哭了吗?

  「月光,求求妳不要离开我……我错了!我不该逃避自己的心……其实早在见到妳的第一眼,我就爱上妳了……」他在她的掌心印下一个深情的吻。「可是当时我为了自己的男性自尊,老是对妳很坏……我保证,只要妳醒过来,我不会再欺侮妳了,相反的,妳想要什么我会给妳,包括我的心,我都会双手奉上……我爱妳……」他在她唇上印下一个深情款款的吻。「妳不是要我把妳家老爷救回来吗?」

  对啊!老爷平安了吗?月光心中疑问着。

  「他已经平安回到家了。他有问起妳,不过我跟他说妳不会回去了,因为妳要当我的新娘……也许我很霸道,先跟大家说妳要当我的新娘子……可是我已经决定,不管妳同不同意,我都要娶妳,因为我好爱好爱妳……」

  月光被他的宣告深深感动,用尽力量也要睁开眼──她想要看看他!好好的看着他……

  终于,她缓缓的睁开眼,模模糊糊的看见他坐在床边。

  水残心还兀自自言自语着。「我们可以学大哥一样去游山玩水一个月……如果不够,那就两个月。三个月也行……」

  「你好吵……」她忍不住抱怨。

  水残心愣了一下,彷佛要确认刚刚她真的开了口,而不是他幻听。「月光,妳醒了?」

  「嗯。被你吵醒的。」她的声音沙哑,但是听在他其中,却有如天赖。

  「我去叫大夫!」他欣喜若狂。

  「不用,我很好。」她阻止他。

  她心疼的望着他红红的眼眶,手轻抚他英俊的脸庞,两人的视线交缠着,深切的凝望着对方。

  在经历过生死关头后,这眼光已经诉尽了一切情感,不需要过多的言语。

  「你憔悴了不少,好象几天没睡了……」

  「我不敢睡。」

  「为什么?」

  「我怕我一睡着,就会失去妳……我永远都不要失去妳!我是那么的需要妳,我不能没有妳……」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心中所有的感情全都在这一刻毫无掩饰的呈现在她面前。

  听到他那样真挚的表白,她觉得自己好象是在作梦一样,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傻瓜,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我知道。」说完,他霸道的再加上一句,「我也不准。」

  「你还是一样霸道!」她娇斥着,浓浓的爱意溢于言表。

  两人深情的目光交缠,就像彼此的灵魂也不再有任何阻止,完全结合在一起。

  「对了,小梅她 」

  他手指轻轻点住她的唇。

  「她们得到应得的报应了。我不在乎她们,我只在乎妳……谢天谢地,妳总算醒了,又回到我的身边……」

  月光感到自己的泪水又不争气的涌了上来。天啊!她是多么爱这个男人啊!

  「来。」她伸手掀开身边的被子。他憔悴的模样让他心疼极了。

  「可是妳的伤……」

  「我现在只想抱着你。」她水汪汪的大眼渴求的望着他。

  于是他小心翼翼在她身边躺了下来,就像是抱着珍宝一样,温柔的抱着她。

  「我爱妳。」他在她耳畔深情的低喃。

  月光唇边也露出一抹好美好美的笑。

  「我也爱你。」

  水残心紧紧的抱住她,他终于再次感受到她的温暖,他的爱终于回到了他的身边!

  他相信,在往后的日子里,他们将会一天比一天相爱,直到永远……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