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古心 > 《纯属命中注定》
返回书目

《纯属命中注定》

第三章

作者:古心

  查到了他的座车资料后,铁薰岚便开始守株待兔。

  没进应盛的停车场,因为不想跟警卫纠缠,要解说来解说去,太麻烦,所以她干脆守在出口处。

  然后,等过黄昏,等到入夜……等得她都快睡着,这才终于等到了目标。可是,等是等到了,现在也跟上了,但……接下来呢?  

  好几次,她都有冲动想飙上前去,然后把车打横在他之前,但,不是她没种,是她不想吓坏其他人啦!

  一路上,又不是只有两台车,她要真那么做的话,恐怕会酿成大灾祸吧!她只好跟车。

  不过,前面的车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下快,一下慢的,让人有些神经紧张。

  咦,怪了,干嘛停下来?拧起眉,眯着眼,铁薰岚好生困惑。

  不得已的,她也停了车。

  然后,更令人诧异的来了——李特助竟然下了车,直朝她这走来,并且,敲了她的车窗……

  “铁小姐?”当车窗缓缓降下,车里人露了脸后,李子渊难免要惊讶。

  “呃?嗨,你好。”右手轻往上举起,朝他打了声招呼,铁薰岚有些尴尬。

  “您怎么、您这是……”准备好的逼供词,霎时全都忘光光,因为真的太诧异。

  “我……呃……那个,没办法啊,我不能再拖了。”算了,被抓包就被抓包,反正她本来就要找他。

  “拖?”李子渊不明白。

  “对,不能再拖了,我一定要见他,现在就要见到他!”表情严肃,语气坚决,铁薰岚直接说了。

  “您一路这么跟着,就为了要见副总裁?”瞪大眼,李子渊直觉不可思议。

  是怎样?他家主子有这么大魅力,能让人家小姐这样疯狂?忍不住,他挺了身,看向仍坐在车里的主子,李子渊差点要为他鼓掌。

  “对,没错。”不然咧?当她吃饱太闲吗?“他在车上,对吧?”

  “是,他是在。”

  “那好。”推开车门,她下了车,“我去找他。”

  “喂……”情急之下,李子渊拉住人。

  “我很快的,讲句话就好,你先帮我顾车,谢了。”挣开他的手,铁薰岚快步跑开,不让他再阻拦自己。

  叫他顾车?看了看仍发动中的空车,再看了看她跑走的身影……

  好吧,顾就顾,反正她就要嫁进严家,也算是他的主子之一,帮她顾车也是应该。

  不过,不晓得主子会有什么反应?

  应衡没想过,这会是他们初次见面的情形。

  他在车上,看着她往自己走来,然后自动坐上车来,接着——

  “我知道你很忙,那我也就不废话了。”正面迎对他,铁薰岚直接说:“我来,只有一件事要说,就是请你同意取消婚约。”

  他是有些惊讶,为她说的话,也为她的举动,不过那惊讶并未持续太久,因为他向来是个冷静的人。

  “当然,理由随你说,你要嫌弃也好,你要怎么说都成,只要能够解除婚约,我不在乎名声被诋毁。这样,你懂吗?”

  酷酷脸上没表情,也没做任何反应,应衡只看了她一眼。

  “喂,是好还不好,你也应个声吧?”就只冷着脸,也只看她一眼,然后啥反应都没,这到底是怎样啊?

  应衡还是没出声。

  “喂!说话啦。”等了好一阵子,他仍然没声音,铁薰岚不耐烦了,伸手推了他一把。

  嗯哼?这是大家闺秀?会动手动脚的大家闺秀?特别!

  “说什么?”终于,应衡说话了,音调一如往常,冷淡平稳没起伏。

  咦?怎么他一开口就好似北风吹过?那声调,冰冷的可以,让人凉透心扉。抖了抖身子,铁薰岚不害怕,她只是觉得讨厌,讨厌他的冷冰冰。

  “就好还不好呗!”她都讲那么明了,他不会还听不懂吧?要真不懂,她可要怀疑他的智商了。

  “你想听哪个?”悄悄的,平静无波的眸底染上兴味,为她这位十分独特的“大家闺秀”。

  “当然是“好”啊!”这不废话吗?浪费那么多时间跟口水,难不成她想听他说“不好”?

  “那么,答案是——”顿住,他看她后,才又说:“不好。”

  故意作对?嗯,他必须承认,是真有那回事。

  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他不接受命令吧,也或许是因为他就是不想答应,总之,他就是拒绝了。

  “为什么?”声音拔尖?铁薰岚质问。

  “没为什么.”淡淡的、冷冷的,应衡轻回。

  “什么叫没为什么?”他冷淡的让人火大,铁薰岚当然被气坏了。

  同样的话,他懒得重复。

  “喂——”一直等不到他再出声,铁薰岚忍不住又想推他,结果,却被应衡挡下。

  “别动手动脚。”

  “谁叫你都不出声!”哼!只是推,没用打的,他该觉得庆幸了。

  “没什么好说,何必出声。”他向来借字如金。

  “什么叫没什么好说?”气呼呼,她怒瞪他。

  “就字面上意思。”老是问雷同问句,她实在没有创意。

  “你!”算了,她懒得跟他吵。“喂,我告诉你,不管怎样,你都要取消婚约,因为我根本不想嫁你。”

  “你想不想,与我无关。”没表情,音持平,他还是冷淡。

  “喂,你……”  

  “这个“喂”,有名有姓。”终于,他忍不住纠正她。

  “你——好,是,应衡,应先生,应大少爷,既然我想不想与你无关,那么你呢?难道你真的想娶我?”

  “无所谓想不想。”反正,婚约订了,日子定了,他就会娶。

  “这什么话啊?”瞠大了眼,她恼瞪他。

  “人话。”一贯作风,他冷到底。

  “你!”她真的会被他气死,“你就这么没想法吗?”

  “婚姻,只是人生必经过程。”所以,跟有没有想法没关系,那只是一项义务跟责任。

  “你、你猪头啊!”完了,她要吐血了,被他气到吐血。

  “嗯?”活了三十个年头,第一次有人这么说他,感觉倒也新鲜。

  “谁说婚姻是人生必经过程的?好,就算真是这样好了,那也得找个喜欢的啊,不然要怎么一起过生活?”她才不想相看两相厌,也不想要相敬如“冰”啊!

  “嗯哼?”眉轻轻一挑,旋即又落回。

  “哼什么哼?你想想看,跟不喜欢的人共处一室、生活一辈子,你不觉得是件很痛苦、很折磨人的事吗?”铁薰岚说的好激动。

  “我无所谓。”但,应衡却难有共鸣,因为他没什么喜恶,也因为他很难被影响。

  “你……”昏了,她快昏了,“你无所谓,可我有所谓。”

  “哦?”他倒想听听她有什么所谓。

  “我不要嫁给一个陌生人!”小手捏成拳,她大声咆哮,吼出了心声。

  陌生人?拧了下眉,旋即舒展开,斜眼睨了下她,应衡还是没说话。

  “喂!你说话啊你,别像哑巴似的!”她讨厌他这样,总是不出声,感觉她好像白痴,一个人唱着独角戏。

  “你没拿到吗?”不在乎她的呛!应衡反问她。 

  “什么?”天外飞来一笔,铁薰岚愣住了。  

  “我的资料。”他以为她也该有拿到的,就像他有她的档案一样。

  “什么资料?”现在到底是在讲哪桩?铁薰岚完全不懂。

  “我的个人资料。”瞧她是真的纳闷,并非刻意装不懂,应衡只得捺着性子说。

  “哦——”懂了。“有啊,又怎样?”

  “有?”皱了下眉,应衡冷看她,“那就不算陌生了。”

  “啊?”傻住,因为不懂他的意思。

  “如果你在意的只是这问题,那么就把资料仔细看过。”他相信,关于他的所有一切,上头会记载的很详尽。

  “然后?”愈听愈不明白,铁薰岚满头雾水。

  “就不陌生了。”那么,她就不算是嫁给“陌生人”了。

  “这、这什么笑话啊?”真的很冷耶他!

  要有那么简单就好了!忍不住的,铁薰岚有股想打人的冲动。

  “我从不说笑。”瞥了她一眼,他正经认真。

  “不说笑?那你刚说的是什么?”明明就是超世纪的冷笑话!瞠大双眼,她用力回瞪。

  “建议。”薄唇一张一合,吐出简单的两个字。

  “建议?”一边眉高高挑起,铁薰岚觉得好笑,“拜托,你帮帮忙,那也叫建议?“

  “是建议。而且,是最好的建议。”不理会她的冲,应衡还是坚持。

  “建议你个头啦!!”铁薰岚气呼呼的。

  “是你说不想嫁给陌生人的。”她说话可真不优雅。

  忍不住的,兴味更浓了,对她——铁薰岚。

  明明,资料上写着,她是大家闺秀,乖巧优雅、温柔婉约、端庄娴淑……

  怎么似乎全不对了?

  不过,说实在的,倒挺有趣就是。

  “我是不想啊!”所以才来找他啊!

  “所以,我才给你建议。”

  “你!”啊——她真的想打人啦!“你真的是很猪头耶!”

  “嗯哼。”又说他猪头?忍不住,摸了摸脸,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变了模样,要不又怎会一再被她如此形容?

  “哼你个头啦!”一张脸冷的似冰雕,说话也没高低起伏,对人的态度始终冷淡,这家伙实在冷的不像个人。

  不能哼!好吧,那就不哼。黑眸对她,应衡不说话,只是定睛望她。“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又没声了?嘖,真是讨厌!“告诉你,不管你有没所谓.总之我很有所谓,反正你。

  一定要拒绝、反正我就是不要嫁你,我都说这么明白了,你应该了解我的意思了吧?”

  “是了解了。”点头,他回应。

  “真的了解了?”眯眼,她看他。

  “嗯。”

  “好,很好,了解了就好。”以为努力有了结果,两人终于达到共识,铁薰岚大大松了口气。  

  可惜,那口气,她是松太早了,因为——

  “不过,那是你个人问题。”

  “什么?”才想下车,却突然飞来一句,铁薰岚当场僵住。

  “既然是你有所谓,那就该自己解决。”

  他是了解她不想嫁他,但,她的意愿与他无关。

  “……”这下,换她无声了,因为彻底傻住。

  “个人问题该个人处理,没道理推给其余人。”尤其,那个“其余人”并不想帮她消化问题。

  “你……你……”眼瞠好大好大,小手紧紧贴在心口,铁薰岚深深吸了口气,被气到整个胸口都在发痛,“什么叫个人问题该个人处理啊?你——难道你真的想娶我不成?”

  “我说过了,非关想不想,是事已成定局。”不过,今日一见……说实在话,倒真有些想了。

  “又还没签名盖章!”呸呸呸,谁跟他成“定局”了?

  “消息发了,日子也订好了,一切都已成定案。”所以,对他而言这场婚约——势在必行。  

  “你!你、啊——你是怎样啦?真的就这么无所谓吗?”

  气死了!捏紧了拳头,好想往他脸上招呼去,但最后只是

  在半空中乱挥。  

  “是无所谓。”看着她的激动,应街觉得有趣。

  从来,父亲与他相敬如宾,下属对他是必恭必敬,外人与他仅有礼却生疏,唯有她是如此如此的不同。  

  “拜托你,求求你,你想清楚些好不好?”他的于听谓,让人快崩溃。

  “你想想,你不喜欢我,我不喜欢你,却要守在一起,这不是很痛苦吗?”

  “痛苦?会吗?”他没有过这种感受,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

  “当然会!你没神经的吗?”真想剥开他大脑,看看里头少了些什么!

  “想想,没感情的两个人却得朝夕相对且同床共枕,你难道不觉得这是一种残忍且痛苦的折磨吗?”

  “折磨?”定下心思,应衡仔细想,在脑中刻划出她所说的画面,却没有半点她所说的那些不快感觉。

  真的,他不觉得与她朝夕相对,同床共枕,会有多难受,甚至,他还有 些期待、有些喜悦……能让他有这样念头,她实在不是个普通人。

  “是啊,这是种天大的折磨,会很痛苦、很难过的,所以你……”她想说服他,想让他跟自己同条阵线。

  “我不觉得。”锁住她眼,他打断了她。

  “啊?”  

  “我想,从这一刻起,我会开始期待与你的生活。”真的,他是这么想。

  原因?嗯,他不清楚,但也不急着弄清楚,反正他与她——来日方长。

  “你、你开玩笑吧?”

  吞了下口水,再猛吞好几口,铁薰岚愣愣看他。

  “不。我说过,我不开玩笑。”他一直是个认真且严谨的人。

  “你……你真的要娶我?”下巴快掉了。

  “是。”从未有过的笃定,连他自己都觉得讶异。

  虽说,从答应那天起,他就没想要毁婚,却也没如此认定,可现在……

  他是真的确定要娶她了。

  然而,他说的愈笃定.铁薰岚就愈崩溃。

  “为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要娶我?”啊啊啊——抱着头,铁薰岚快疯了。

  怎么会这样?她是来让他打消念头的,为什么他却一点也不为所动?

  “因为,婚约订了。”这理由,他已说过,至于其他理由?嗯,尚待理清,现在不讨论。

  “可以取消嘛!”铁薰岚好激动的喊着。

  “我不想。”  

  “你真的很奇怪耶!如果只为结婚而结婚,那也不是非要我不可啊!想跟你们家攀亲附戚的多的是,你可以去找别人…… 

  努力努力再努力,铁薰岚好想说服他,希望他脑子能够开化。

  “不想。”没给她说完的机会,应衡直接打断了她。

  “喂,别这么绝,给个商量吧!”深深呼吸,铁薰岚继续努力,“这样好了,我帮你介绍,我帮你找适合的对象,我……”

  “不必。”但,她的热切,还是被冷却了。

  “你!”一再被拒,铁薰岚气到快没力了,“你到底想怎么样嘛?”

  “不想怎样。”想怎样的,一直都是她。

  “你……你真的要这么难搞?”

  “嗯哼。”

  “好!你好样的!”反身,怒下车,再回看他。

  “咱们走着瞧!”  

  撂下话,用力摔上车门,铁薰岚气冲冲要跑……呃?等等,忘了件事!

  停下步子,她恶狠狠回头,冲着他,再呛了句:“警告你,今天这事,不准让我爸妈知道.不然我让你吃不完兜着走!哼!”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