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流水潺潺 > 《醉花荫(上)》
返回书目

《醉花荫(上)》

第一章

作者:流水潺潺

  「娘,还有多远?」

  年轻的母亲抬头望望前面的山道,山道的那一头蜿蜒曲折,一直消失在浓荫深处。还有多远?打从天刚亮他们就进山了,一路走来,头上浓荫的缝隙间,直直射下的日影告诉她,现在已是晌午。而前路,却还不知有多长!

  山路崎岖,她的裙脚已经被露水和污土弄得肮脏不堪,原本梳得整齐的发鬓也已蓬乱,丰润的红唇黯然失色。她的肩膀因为长时间的负重而酸痛不堪,一双脚抬起来似有千斤重。有生以来,她就在众人的呵护下长大,几曾受过这样的苦楚。

  可是,她没有抱怨,也没有萌生丝毫的退意,至少从她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这样的征兆。

  她有一张美丽的脸,即使蓬头垢面,也难掩丽质天生。与她娇弱外表截然不同,却是她的眼神。从那眼中你可以感受到黑铁一般的冷邃与坚定:这样一个女人,只要她想做一件事,就绝对要做成!

  问话的,是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一张袭承自母亲的小脸清秀非常,只是神色恹恹的,雪玉的皮肤却隐隐透出幽幽的青色。此刻,他正伏在母亲的肩上,可以清楚地看见顺著母亲脸侧滚滚落下的汗珠。

  「累了吗?」少妇回头笑笑,「那就先歇歇。」

  少年点点头,任母亲将他放了下来。少妇打开随身带著的包袱,取出几张薄饼和一些干肉来,夹好了递给儿子。

  少年咬了一口,只觉又干又硬,忍不住皱起眉头。

  少妇看在眼里,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吃不惯这些东西,这山上荒凉,也没有打尖的地方,将就些吧。」

  「娘,咱们为何一定要到这里来?」这是少年一直想问的话。

  「傻孩子,自然是为你求医。」

  「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还能有什么好大夫?真正好大夫还能到这里来?」少年一脸的不服气。以前家里没发生变故时,什么样的医生找不到?就是江湖上的第一名医,也是他爹爹一张帖子随叫随到。

  「他不是大夫,可是普天之下只有他一人能治你的病,至少,现在是如此。」少妇悠悠叹了口气,「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愿求他。便是求他,他也未见得肯给你医治。」

  少年心里暗暗不忿,心想这人好大的架子,正想说些什么,却不料一阵寒意骤然从心头升起,瞬间如坠冰窟。手一抖,饼子掉落在地。

  「啊……啊……」牙齿不停地上下打战,他只申吟得两声,就再也说不出话来。脸上青气毕现,现在是大暑天,他穿得也不单薄,却仍冻得全身发抖。

  「烈儿,烈儿,难道寒毒又犯了?」少妇抓起儿子的右手腕,只见那小小的手掌心有一道暗青色的线,一直延伸到了手腕上,比昨日好像又长了些。她知道,一旦这青线通到心脉,就是儿子的死期!不,只怕还未到那时,爱子已经被这难以忍受的奇寒给折磨死了!

  心中一痛,将儿子搂在怀里,接触到的身体宛如冰块,霎时间让她打了个寒噤。可她并不在意,只想给儿子多些暖意。

  一个早已在心里转过千遍万遍的念头又冒了出来:不惜一切代价,都要让那人为烈儿医治。便是要我死也在所不辞!

  ****

  日将西斜的时候,一大一小两个人影终于到了山顶。

  「就是这里呀?」少年看著眼前几间简陋的竹舍,心中不屑。什么「高人」?还没他家仆人住的好!

  作母亲的哪有不知儿子心意?低声训诫:「烈儿,待会儿娘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许乱说话。」

  少年还是不服,可也不敢再说。不知怎的,母亲虽然从未对他疾言厉色过,对她的畏惧却比父亲更甚。

  少妇整整衣装,又将蓬乱的发髻归拢在耳后——在任何时候,她的骄傲都决不允许自己在别人面前失了仪态,尤其是那人。

  清了清喉咙,她朗声叫道:「师弟,无伤师弟,出来见见故人!」

  等了片刻,不见有人出来。少妇又道:「无伤师弟,我是你师姐西门无双,我有急事要见你,请现身。」

  仍然没人答应,西门无双有些沈不住气了,向儿子道:「你守在外面,我进去看看。」径自向竹舍内走去。

  少年就一个人无聊的守在外面,闲闲的打量四周。

  竹舍后面是他们来时的路,都被茂密的树荫盖住。小小的竹舍被几片疏篱围著,疏篱下面随意点缀著几丛小草花。黄色的,紫色的,随著晚风轻轻摇曳,别有一番韵致。

  前方不过几丈远的地方是一片悬崖,对面重峦耸翠,险峻非常,远远的可见一到瀑布飞流直下,宛如一条白练界破青山颜色。少年从未见过这样壮美的景观,完全被吸引住了。

  「你是谁?」

  忽然听到有人在身后发问,少年吃了一惊。这几日的流亡生活,使他有了种戒备的本能。他慌忙跳开几步,双掌护胸,这才定神打量来人。

  身后站的,是个青年男子。他不能准确的判断出,这人有多大年纪,应该比父亲年轻吧?身上穿一件,嗯,是少年绝对不会多看一眼的月白色粗麻衣裳,肩上背一个箩筐,里面放的……应该是草吧。

  平头老百姓,穷酸,土包子。少年立刻在心中作出判断。在他的印象中,有身份的人绝不会穿成这样。

  本想别过头去不理的,可是这人的脸倒是真好看呢。其实他的眼睛也不特别的亮,嘴也不特别的完美,五官没有一样出众的,可是不知怎么,凑在一起却有种说不出的味道,让人一时别不开眼。

  「我是凌烈。」糟糕!少年这才想起,母亲是不许他向别人透露姓名的,可是不知怎么,看见这人就全都说出来了。少年有些气恼,反问道:「你又是谁?」

  「师弟!」西门无双这时也走出来,发现她要找的人就在门外。

  青年见到她,神色霎时一变,脸上闪过种种情绪,最终归于淡然。他轻声道:「师姐……」这一声却像是用尽全身力气挤出来的。

  气氛有些尴尬。凌烈好奇地看看母亲,又看看眼前陌生的男人,觉得他们之间说不出的奇怪。不防被母亲一把拉过去:「烈儿,这是你练师叔,快叫师叔。」

  「娘……」他从哪里又冒出一个师叔来?

  听到这一声「娘」,青年的脸色又是微微一变:「这是你和凌师哥的儿子?」随即悠悠一叹,「他都这么大了,日子过得真快!可惜我久在山中,几乎察觉不到。」

  凌烈感觉母亲在扯他的手臂,只好上前施礼,心不甘情不愿地叫了声「师叔」。

  青年侧身避过,淡淡的道:「这我可承受不起,谁都知道,练无伤早就被逐出师门了。这一点,还要拜师姐你所赐。」他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看得西门无双有些心虚。

  「怎会承受不起?师弟,你适才不是还叫我一声『师姐』吗?可见你心里还有几分香火之情。」

  凌烈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一定要低声下气,心想不叫就不叫,有什么大不了?能让他叫声叔伯的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纵然现在今非昔比,也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要认作师叔。

  练无伤语气仍是淡淡的:「在下一时不慎,唤错了称呼,还望凌夫人见谅。凌夫人堂堂昊天门主母,当代女侠,身分何等尊崇,不知驾临我这小小竹舍有何贵干?」

  西门无双惨然道:「师弟,昊天门已经不在了。除了我们母子两个,其余的人都已死难。就连天门宫,也被一场大火烧成白地,什么都不剩。」

  练无伤脸色微变:「那凌……凌……」

  「外子也死于非命。」

  练无伤全身一震:「什么人这样狠心?」

  「不知道,所有的人都蒙著面。他们武功高强,半夜里趁人不备突然杀来,显然经过周密计划。」

  凌烈在一旁听著,这时大声道:「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我一定会把他们一个个揪出来,为爹爹和众位叔叔伯伯报仇!」

  西门无双握住儿子紧紧的小拳头,心下黯然。现在连儿子这条小命也不知能不能保住,还说什么报仇雪恨?

  「凌夫人特地前来,总不会只是要告诉我这个消息吧?」

  冷淡的口气让西门无双心凉了一截,本以为这样说会激起他同仇敌忾之心,想不到他竟不为所动,难道说他真的一点同门情谊都没有了吗?但是明知道没有希望,不试一试却怎么也不肯死心。只得硬著头皮道:「师弟,你来看。」拉开儿子的衣袖,露出那根青线来。

  「阴风掌?这不是已经失传很久了吗?」看到失传已久的阴毒功夫,练无伤漠然的脸上也不禁有些动容。

  「正是。当日偷袭我们的蒙面人中,有一个使的便是阴风掌。外子拼命救护我们母子逃出险地,可烈儿还是不幸中了一掌。师弟,你在昊天门这么久,也该知道只有咱们嫡传的明日神功才可化解。现在昊天门死伤殆尽,我是女子又练不得这门功夫,只有你能救得了他。你就在看在我爹和外……和你凌师哥的份上,救救他吧。」

  她美丽的脸上满是哀求之色,这样的委屈求全便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答应吧。

  可是对面的这个人,心却比铁石还硬:「师姐记性还真差,咱们还有交情可言吗?至于师父,的确对我恩重如山,若不是看在他老人家的份上,我也不会让你们逍遥的过了这些年。师姐,你现在来求我,不觉得可笑吗?」

  西门无双脸色惨白,忽然双膝跪倒:「师弟,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只要你肯救我烈儿,要杀要剐都随你,我绝不皱一皱眉头!」

  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练无伤转过身去,悠悠的道:「已经发生的事挽回不了,就算你把命交给我又有何用?不要再白费心机,今天暂且住一晚,明日就下山去吧。」

  凌烈一见母亲下跪,整个人就急了,叫道:「娘,你起来,咱们不求他,我才不希罕他救!咱们这就下山去!」

  西门无双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惨然道:「师弟,你当然不肯救人?」

  背对著脸,谁也看不见练无伤的表情,只见他身子微微一颤,随即长叹一声,摆了摆手,起步向竹舍走去。

  凌烈仍在怒叫:「娘,你起来,我才不要他救!」他拽了几下,想不到母亲竟然真地跟著他起来,心中大喜。「娘,咱们回去吧。我就不信没人能治我的病。等治好了,我第一个回来找他算账!」

  西门无双摇了摇头,拉著儿子走开几步。忽道:「烈儿,你要记得,将来学成了武功。一定要找出凶手来为咱们昊天门报仇。」俯下身子在儿子耳边说了几句话。

  「娘……」凌烈被母亲反常的举止弄得糊涂,无措的叫道。

  西门无双转过身,向著要进屋的练无伤嘶声叫道:「师弟,你记恨著我,我便把命偿给你。这孩子,就求你好生照料了!」一句话说完,突然之间飞身而起,向著百丈悬崖冲了过去!

  「你……」练无伤听出不对,起身去追。可两人之间实在相距太远,待他赶到崖边,只来得及抓住西门无双的一片衣角,眼睁睁看著她像落叶一般从悬崖上坠落下去!

  「娘!」

  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山谷。

  凌烈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惨变惊呆了。待得奔到崖边,只见山壁陡峭如削,哪里还有母亲的影子?

  他兀自不死心,伏在崖边一声声地叫唤:「娘!娘!」可是任凭他声音再怎么哀切,叫得再怎么声嘶力竭,也不可能有人回答他了。只有那悠悠的山谷,似乎也在为少年感到悲哀,将他的呼唤声远远送了出去。

  凌烈叫了几声,终于明白母亲再不会回来,泪水浸湿了脸庞。

  突然,他一跃而起,揪住呆立一旁的练无伤,嘶声道:「是你逼死了我娘,还我娘命来!」一拳朝他脸上打去。

  练无伤微一皱眉,侧身避过,冷冷地道:「你冷静些。」

  当此情况之下,便是个cheng ren也难以「冷静」,何况凌烈一个孩童?心里只想著「这人便是杀我娘的凶手,一定要他偿命」,一味的乱踢乱打。他本学过几年功夫,可急怒之下,全然不成章法。

  练无伤知他甫遭丧母之痛,心绪激荡,也不跟他计较。每当他拳脚过来只是轻轻避开,并不回击。

  凌烈见怎么也打他不著,又急又怒,索性扑上去将他紧紧抱住,抓住他的手臂狠狠就是一口。

  练无伤吃痛,一挥手将凌烈甩落在地。抬手看自己被咬的地方,只见两排牙印宛然,已然殷红一片。

  凌烈还想爬起来再战,突然之间打了一个寒噤。他心头一凛,果然,那股熟悉的寒意又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瞬间将他吞没……

  ****

  好冷,好冷……

  谁来帮帮我,我好冷。娘!

  一股热流慢慢流入丹田,好舒服……

  谁?是谁?记得他以前犯寒毒的时候,娘都点起火盆,再用被子紧紧将他搂住,然而那些并不能为他减轻多少痛楚,可这一次不同,连四肢百骸都渐渐的活络起来。

  凌烈张开眼睛,见练无伤正半跪在身前,一只手掌抵住自己的背心,那暖意便是从这手掌上传过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出发生了什么,继而「腾」地坐起,一把推开练无伤:「走开,我不要你救!你逼死了我娘,我死也不要你救!」

  练无伤冷冷地看著他,见他脸上青气尽散,知道暂时性命无碍,便站起身,说道:「我并不想救你,只是你娘将你交托给我,我不忍违了死者的心愿。以后你就留在这里,我会早晚运功为你驱毒,直至寒毒尽退为止。」

  凌烈坐在地上,用力推他的双脚:「走开,走开,我娘都死了,你才来这里假好心,我不希罕!不希罕!我情愿跟我娘一起死了!」他在地上撒痴打滚,眼泪鼻涕尘土弄得满身,直是不可理喻。可是任他怎样推拉,眼前这双脚就好像牢牢钉在地上,始终不移开半步。

  猛然间,他只觉后项一紧,身体升至半空,却是被练无伤揪住衣领提了起来。他又惊又怒,叫道:「你干什么!」手足乱舞,不断挣扎。

  练无伤几步来到崖边上,将提著他的手伸出崖外。

  凌烈身子悬在半空,只有衣领握在练无伤手中,顿时不敢再动。内已慌,色仍厉,一味叫嚣:「你这恶人,疯子!到底要做什么?快放我下来!」

  练无伤似笑非笑:「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随你娘去?现在我便成全了你。怎么?又怕了?」

  凌烈怒道:「谁怕了?」

  「很好。」练无伤一抬手,将他的身子抛向半空。

  想到身下就是深渊,凌烈手脚一阵麻软,忍不住放声大叫。

  眼看就要落入深不见底的悬崖,忽然一只手伸出来,抓住他的衣带将他倒转过去。

  「如何?」练无伤正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凌烈小脸吓得煞白,这一回惊魂甫定,再也说不出什么狠话来,只愤愤地瞪了练无伤一眼。

  练无伤将他放到地上,淡淡地道:「你娘为了救你,不惜以死相求,你的命可以说是用她的命换来的。你一心求死,岂不是对不起她?命是你自己的,你若决意要死我绝不阻拦。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罢,径自回去竹舍,竟然真的丢下凌烈不管了。

  愣了半晌,凌烈情不自禁的又向悬崖处望了一眼,心头还是不争气的一跳。回想起适才被练无伤戏弄得颜面尽失,又忍不住「混帐」「臭贼」骂了半天。

  ****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凌烈的肚子开始叫了。从中午到现在,他也不过吃了一块薄饼而已。然而深山之上,让他到哪里去找吃的?

  正在发愁,只听「吱呀」竹门声响,练无伤走了出来,凌烈当即转过头去不理。哪知这回练无伤并没来找他,窸窸窣窣的不知在干什么。

  凌烈竖起耳朵,只听练无伤轻声道:「来晚了,饿坏你们了吧?」

  过了一会儿又道:「慢些,别抢。」

  禁不住好奇,凌烈偷眼瞧去,只见练无伤正蹲在疏篱下一角,手中拿著几根青草。在他面前,两个白绒绒的小东西正在动来动去。仔细一辨,却是两只小白兔。

  凌烈素来对小动物没什么好感,心中气恼:我还不如这小东西有饭吃!索性扭过头去不看。

  喂罢了兔子,练无伤起身道:「饭已经煮好了,要不要来吃?」这一次却是向著凌烈说的。

  凌烈仍旧不理,心想少爷我便是饿死也不吃你的臭饭。

  练无伤见他不理,也不强求,自顾自的进去了。

  竹门一关,凌烈便跳起来,绕过竹舍,寻找来时的路。这时天色已然全黑,眼前一片片的尽是树影,根本分不清方向。黑暗中什么野兽的眼睛一闪一闪,发出悠悠绿光。凌烈打了个寒噤,心想若是没等寒毒发作,却先成了豺狼的食物,那多划不来?又退了回去。

  他不肯进练无伤的竹舍,就坐在山顶。其时虽是盛夏,山中的夜晚还是凉得很。一阵阵夜风吹得他瑟瑟发抖,不过一刻,便熬不住在竹篱下找了个背风的地方蜷缩成一团。

  月亮已经爬上半山巅了,不知何处传来几声狼嚎,凄厉如鬼,凌烈害怕起来,又把身子缩了缩。

  身后「啪嗒」一声响,吓得他一跃而起,心惊胆战的回头看时,却是一只宿鸟被惊起,展翅飞入谷中。

  一只鸟也来欺负少爷!凌烈又羞又气,狠狠踢了篱笆一脚,随即颓然坐倒。想起父亲被杀,母亲跳崖,自己被困在这荒山之上,生死还是未知,悲从中来,抱著头哀哀地哭了起来。

  起初他还压低了声音,后来哭开了性子,什么也不顾了。

  直哭到嗓子哑了,这才撩起袖子擦拭眼泪。一抬眼,身前不知何时多了双脚,连忙止住哭声,站了起来。

  练无伤淡淡地道:「跟我来。」转身先行。

  凌烈定了定神,对著他的背影叫道:「我决定让你给我治伤了!爹爹的仇我还没有报,决不能这样就死了。等我伤好了,练成了武功,一定要把害过我们的人都找出来杀了,一个也不放过!第一个,就要找你!」

  练无伤脚步一顿,慢慢的回过头来,微微一笑:「我等著。」

  ****

  一进门,映入眼帘的是竹桌上一碗白米饭,上面冒著腾腾热气。菜是青菜豆腐,一点油水也挤不出来,若在平日,凌烈早就把碗摔出去了,可是这时吃在口里,却觉是平生罕见的美味,一口气连吃三大碗。那副狼吞虎咽的样子,看在练无伤眼里,不觉莞尔一笑。

  当晚练无伤就把隔壁一间房收拾出来给凌烈住,干硬的竹床板让凌烈睡得极不舒服,想到今后都要过这样的清苦的日子,心中一阵气闷。

  此后每日练无伤分早晚两次为凌烈运功趋毒,每次运功过后,凌烈都觉身体舒泰许多,寒毒发作的次数也日渐减少。可是他对练无伤的敌意始终没有消退,平日里爱理不睬,即便有事,也是「喂」、「哎」的含糊相称,稍有不满,心里早已「臭贼」、「恶贼」的骂开了,出言顶撞更是家常便饭。

  每次运功过后,练无伤就会背著竹篓出去采药。凌烈自然不会跟他前去,无聊时就在附近山上闲逛。这一天,他无意中逮到一条小花蛇,心念一动,将蛇带了回去。

  傍晚练无伤回来,先是做好两个人的晚饭,便去处理药材。凌烈端著饭碗,偷偷在后面瞄著,只见练无伤的手伸进竹篓,随即脸色一变,很快抽出来。他心中一喜,险些就要笑出声。

  「怎么了?」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凌烈还是装模作样的要问一问。

  练无伤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山里面可是有很多蛇虫,一不留神,说不定会被咬伤呢。」

  练无伤还是不理他,伸手在竹篓里一夹,正夹在那蛇的七寸上,拎了出来,淡淡一笑,「这种蛇的蛇胆是上好的药材,居然自己钻到我筐里来,实在好运气。」说著,双手一展,十指完好,哪里有什么伤口?

  凌烈气得将饭碗撂在桌上,一甩手躲回自己的房间。

  一宿无话。

  到了第二天早上练无伤出门,凌烈居然自动来到他跟前,笑嘻嘻的道:「昨天是我不对,我不该恶作剧。不如这样,我帮你一起采药吧。」也不等练无伤答话,背起药篓,当先出门了。

  说是采药,凌烈哪里懂得什么药材,只远远的在一旁玩。练无伤知他小孩子贪玩,也不怎么理会。刚刚把一枚首乌扔到筐里,身后传来一声惨叫!

  回身看去,只见凌烈正在半山坡上,手中抓著一枚荆条。那荆条从山侧斜生出来,极其柔嫩,眼看就要折断了,凌烈还兀自在那里挣扎。

  他吃了一惊,喝道:「别乱动!等我过去。」几个起落奔到近前,飞身抓住凌烈,瞅准了下面一条山藤十分粗韧,可作借力之用,一脚踏了上去。

  才一落脚,只听「喀嚓」一声,山藤径自断了!练无伤暗叫不好,双臂一推,将凌烈稳稳地送了出去,自己却重重的跌落在地,脚踝传来一阵剧痛,看来是扭伤了。

  「喂,你怎么样?」凌烈跑过来问询。

  练无伤摇摇头,忽然注意到小鬼脸上诡异的笑容,心中隐隐有些了悟。

  凌烈得意洋洋的掏出一把小刀,放在手中把玩。笑道:「真是对不住,我忘了告诉你,先前我见那条山藤很好玩,就用小刀割了几下,现在好像轻轻一拉就会折断。」

  练无伤定定地看了他半晌,漠然道:「没关系。」

  凌烈嘻嘻一笑:「既然这样,我便不打扰你采药,回家去了。」将小刀往怀里一揣,一蹦一跳地去了。

  等凌烈回去了好一阵,练无伤这才脚步微跛地回到竹舍。才在床边坐下,只听轻轻的扣门声,凌烈端著碗茶水从外面进来:「你的伤没事了吧?我沏了茶水给你喝。」他生的俊美可爱,这时脸上挂著纯洁无邪的笑容,刚才的坏事竟好像不是他做的。

  练无伤点点头,看他把茶碗放下走出去,心想这茶水里又不知动了什么手脚。拿起来轻轻抿了一口,苦涩的咸味险些令他吐出来。却听门外传来一声轻笑,不用想也知道是那小鬼在偷窥。

  练无伤怔怔的叹了口气,这孩子对自己的敌意怎么也难以消除,留他在身边,日后可有的受了。

  哎,师姐,师姐!我始终是斗不过你。便是躲在这深山之中,也难以逃过你的法眼;你虽然已经死了,却还要留下无穷无尽的祸害让我承受。

  轻轻掀开袖子,露出手腕上一个青色的斑点。所谓的「趋毒」,并非真的是把凌烈身体内的毒驱散于无形,而是转嫁到自己身上。当初才执意不肯为凌烈治病,固然为了旧怨,更主要的原因却是这个,这一点西门无双也十分清楚,想不到她竟以死相逼!

  一声苦笑,师姐,你果然还是一点没变,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至于别人会落到什么光景,你全然不会在乎。

  寒意涌上心头,他浑身一颤,连忙运起神功抵御。这寒毒的发作一次比一次强烈,等到凌烈毒清之日,己身将受的苦楚不知要加重几倍。自己有神功护体,虽不会致命,一生一世却也摆脱不了这样的煎熬!

  可是,还是不能放下那孩子不管,不仅仅为了对师姐的承诺,也因为,那是师父的外孙,是,「他」的儿子呀!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