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糖果 > 《羞羞偷心男》
返回书目

《羞羞偷心男》

第四章

作者:糖果

“月之屋”自从来了两个各具特色的帅哥之后,晚上只要他们俩在店里服务的话,咖啡店里几乎坐无虚席。

店里生意慢慢地好转起来,客人以附近大学的女学生居多,全部都是来看伊明月请来的帅哥服务生。

伊明月每到打烊的时间便开心地在柜台内猛数着钞票,直呼自己这次真是赚到了。

周三的夜晚,“月之屋”的人潮多得惊人,只有他们三个人在服务将近三十位客人,整个晚上走来走去忙得连坐下来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当最后一桌客人依依不舍地结账离开之后,虽然离平常的打烊时间还有二十分钟,但已经忙碌了整个晚上的三人,在伊明月一声令下挂上休息的牌子后,着手开始做打烊前的准备。找帅哥来店里打工。伊明月怨自己以前怎么会没想到这个绝招,之前居然请了两个长得又不体面、又懒惰,又无情无义的家伙。

伊明月坐在柜台内清算着今天的业绩,已经连续十天以上单日的营业额超过四万,这是她开店两年多以来最棒的成绩。

哼!现在可好了,往后店里只要有德日和弘凯坐镇,她可要把过去没赚到的统统赚回来。

光是这两个星期的营业额就超过过去两个月的总收入呢!伊明月数钞票数得好开心。

要是可以多拐几个帅哥进来打工,是不是生意会更好呢?伊明月边数钱边打着如意算盘。

“明月,你这样不行啦!摆明了是把我们兄弟俩当成活广告,吸引那些女顾客上门嘛!我要求额外的精神补偿,反正最近店里这么赚钱,打工的薪水调高一点啦!”于弘凯将所有的碗盘、杯子和食物残渣收拾好之后,突然间冒出了这句抱怨兼要求。“每天陪这些女生聊天,要是被我女朋友知道就惨了。”

“我觉得你挺乐在其中的嘛!居然还敢跟我要求额外的精神补债?陪客人聊天可是身为服务生的职责耶!”伊明月嗤了他一声,回头看看外头那个正在拖地板的温德日。“人家小弟都没抱怨了,这种好福利可是只有我这间店才有的喔!”

“他哪敢跟你抱怨啊!”于弘凯将洗好的餐具归位之后,转身整理起厨房和垃圾。“站在女孩子面前的时候就只会脸红和发呆,几乎九成九的女客人都是我一个人在应付耶!”

“反正店里赚钱,多给你一些红利当然没问题,不过以后你要努力一点替我招呼那些女客人喔!”伊明月拍拍他的肩膀。“我不会向你的女朋友泄漏这个机密的。”

“喂!讲这样好像我应该心虚似的,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啊!”

“就是什么都没做才吸引那些女生啊!这年头,像你们这种心有所属的男孩子最受女生欢迎了。”

“是这样吗?”“对啦!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女生每天来店里报到?只为了跟你们多讲几句话?”伊明月边在计算机边偷笑着。于弘凯将垃圾拿到外面去倒,突然间觉得伊明月刚刚请的话有一点语玻他是心有所属没错,左手无名指上还闪着亮晶晶的订情戒呢!但德日到现在还没交女友啊!他这样也算心有所属吗?

“都弄好了,垃圾也拿出去倒了,可以下班回家罗!”于弘凯解下身上的围裙,站在柜台前伸展着发酸的腰臀和肩颈这些部位。“学长,你先回去,我有点事要跟月姐聊一下……”

看到温德日怪怪的表情,于弘凯突然间意会过来。原来自己变身成碍眼的电灯泡啦!伊明月刚刚讲的话,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于弘凯朝温德日点点头,低声盘问他和伊明月之间的暧昧情况,“德日,你们什么时候上场比赛的?目前到几垒啦?”

完全是棒球的术语嘛!于弘凯指着温德日的胸膛,嘿嘿冷笑着不准他对自己说谎。

“已经二垒了啦……”温德日尴尬地回答。这还是他强行闯关才盗垒成功的哩!

于弘凯讶异地瞪大眼。“动作这么快?”

“哪有你快!”温德日虽然已经盗上二垒,但是对方根本不把他当一回事,这一点让他非常难过。

“那我先走罗!继续加油!要努力朝本垒迈进喔!”于弘凯眨眨眼,暧昧地对温德日笑着。

于弘凯离开之后,温德日板着一张脸扯弄着伊明月的手臂。“干嘛?我很忙啦!你等一下……”

正忙着计算店里今天的营业额,伊明月没有注意看温德日脸上充满了不高兴的神情。

温德日松开了手,安静站在她身旁直到她算完钱并记录完为止。伊明月才刚合上本子,温德日便再度扯动她的手臂,而这一次,终于让她注意到他了。

“怎么啦?板着一张脸?你又不高兴了?”伊明月拍拍他的脸颊,心想温德日真的跟小孩子一样,不管是高兴还是不开心,光看脸就知道。她的心情正好,没想到一转头就看到温德日的臭脸。

“怎么不说话?嗯?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你。”温德日捉住她的手臂,将她的身体扳过来与他面对面。“全部都是因为你。”

“是我惹你不高兴?有吗?我什么时候做了什么事惹你不高兴了?”伊明月搭着他的肩膀,将全身的重量交到他身上去。忙了一整天,真是累啊!要赚钱果然要付出代价的,这两个星期来,她的小腿每天都因站得太久而浮肿,晚上回去若不抬抬腿就睡觉的话,夜里一定会抽筋。

“你把我当成是摇钱树,要我当男公关对那些女客人陪笑。”温德日哀怨地瞪着她。

“嘻……只是陪她们说说话而已,有什么关系嘛!那些女生真的是爱死你们两个了。”伊明月双肘抵在他的胸膛上,右手触摸着他软嫩的俊俏脸庞。“小弟,这样子你就生气啦?我的咖啡店要是赚钱的话,我也会多发一点奖金给你们的。”

就像刚刚于弘凯讲的,给他们一些精神补偿,弥补他们每天上班都得被那些女客人骚扰的脆弱心灵,哈哈哈哈……

“我不是在说钱,我是指你一点都不在乎我。”温德日将坐在高脚椅上的伊明月整个人圈在怀里。“我们不是在交往中吗?你怎么可以叫我去陪你学妹还有那些不认识的女生聊天?”

牺牲色相就算了,为了月姐店里的生意,他其实并不在乎这丁点牺牲,只要可以让月姐开心,他都无所谓的。

但月姐并没有真的把他当男朋友看待,自从上个星期五跟她告白之后,她对他的态度依然跟以前一样,丝毫没有改变,只是把他当弟弟般看待。

“她们很渴望跟你讲讲话嘛!店里没事要忙的时候,你就去陪她们聊聊天会怎样?你呀!的确很需要这种训练,不然将来出社会之后怎么办?看到女孩子只会退避三舍是不行的喔!”

“我不是讲这个。”温德日思索着更适合的字句,好向伊明月形容自己现在的沮丧心情。“那你到底想讲什么?”

“你没有把我当成是你的男朋友。”温德日真的很气她这一点。“我不要再做你的小弟了。”

“你到底怎么啦?今天火气居然这么大?”伊明月挣脱他的控制,反手抱住了他。“我们不是说好要试试看交往的吗?我已经没有把你当成是弟弟看啦!”

“骗我!你要是把我当男朋友的话,就不会要我去跟那些女生聊天说笑了,难道你一点都不会吃醋?”

“吃什么醋?你根本就像个人形看板一样,在她们面前就只会脸红,讲不到两句话就闷着声躲回柜台里来,我哪有什么时间去吃你的醋啊!”

伊明月用手指点着他的额头,嘲笑着他的害羞。

“哈哈哈!我真的长这么大,还没看过像你这种胆小鬼哩!居然会害怕跟女生讲话?亏你长得这么可爱,还有这么多女孩子对你有意思………”“可恶!你在嘲笑我!”温德日涨红了脸。“你真的好可爱喔!”伊明月圈紧了双手,上半身亲密地靠在他身上。“我不是故意要笑你的,就是知道你这种个性才想要欺负你一下咩!好了,不要生我的气,要怎么做你才会高兴?亲亲好不好?”她仰起头,闭上眼睛期待他的亲吻。

温德日也闭上眼,捧住她的脸庞深情地亲吻着她柔软的唇瓣。

情人间柔情蜜意的亲吻,一旦开始接触之后,便像沾上强力胶似的,四片唇胶着在一起缠绵着,用十匹马力来拉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小弟……”伊明月趴在他的胸膛上,眯着眼睛舒畅地叹息着。“你是不是偷偷练习过很多次?”

“练习什么?”

“接吻啊!”伊明月环住温德日的颈项,将两人之间的距离压缩到最校“我明明知道你应该没有交过任何女朋友,可是还是忍不住要怀疑你一下,为什么你的吻技这么厉害?”

“我真的很厉害吗?”受到称赞的温德日,开心地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完全忘了自己刚刚还在生伊明月的气。“可能是因为你尝起来真的很可口……”

温德日舔舐着自己的下唇,眼神则紧盯着她的唇瓣,好像看到了什么美味可口的东西。他缓缓靠近她,想要再一亲芳泽。“嘿!好了,我又不是棒棒糖!你不要用舌头舔我啦!”伊明月笑着,手贴在他的唇上阻挡着他。“你不生气了吧?那陪我出去散散步好不好?”一天到晚都关在屋子里面,闷都闷死了。”

“你不累吗?”温德日当然很愿意陪她出去散步,这么问只是担心她的身体,两人都是站了一整晚,腿不酸才怪。

“就是觉得累才要出去散散步啊!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站立太久的腿走动一下活活血比较好喔!”

“好,去散步。”温德日笑着牵起她的手,与她十指交握。

他的笑容很满足,不愧是很容易就忘记不愉快事情的不拘个性。

这样子才像是他想像中男女朋友相处的模式嘛!温德日心满意足地看着身边的伊明月。

还好和她有单独相处的时间,如果身边总是有一堆电灯泡存在的话,那要他怎么学习谈情说爱呢?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微凉的夜里两人手挽着手在附近慢慢散步,转了一圈之后,顺道到百视达去租了一支新片,并且拎了一袋宵夜和饮料回来。

温德日和伊明月并肩窝在“月之屋”的二楼,也就是伊明月的住处客厅,享受着只有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悠闲夜晚。电视荧幕上的男女主角总是擦身而过,两人明明就住在隔壁而已,却因为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而错过相见的机会。

“好可怜喔!为什么命运要这样捉弄他们呢?”伊明月听着男主角深情演奏的小提琴声,喃喃自语地替他们悲惨的运气惋惜着。她转过头,娇小的身子紧靠在温德日的身上。“小弟,你觉得世界上真的会有这种可怜的事情发生吗?像他们这样的男女主角,因为命运的捉弄,总是见不到面?”

“嗯!应该有吧!”

温德日一直不太能专心看这部影片,电影在演什么他根本就不清楚,对于伊明月的问题,他也只能顺着她的语气回答她。打从他进了客厅之后,他的注意力一直无法离开伊明月的身上。

温德日不晓得一般情侣们单独相处的时候都在做些什么,不过,当伊明月温暖的身体就靠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很难不去注意到她充满无限吸引力的女性娇躯。

当她呼吸的时候,她的胸脯会缓缓地起伏,肚子也微微隆起一个弧度,然后吐气,便恢复成原来的模样,接着她又再吸气,然后吐气……

温德日偷眼瞧着她美妙的身形,随着每一次的呼吸变幻出诱人的弧线,不知不觉就看痴了,电影上的俊男美女他根本就无心欣赏。

在她靠近过来贴在他身上的时候,温德日控制不住自己飙快的呼吸,脸也慢慢涨红起来。

回过头专心看电影的伊明月,心思还缠绕在那对总是不断错过的男女主角上。“真的好可怜喔!不晓得最后他们会不会见面?”

温德日缓缓伸出左手搂住她的肩,将她圈在自己胸怀里。他还是没办法融人那个伊明月觉得可怜兮兮的电影情结里,只是专注地瞧着她的侧脸。

穿插着几段爆笑情节的电影,逗笑了伊明月。

“哈哈……这两个配角很好笑耶!不过,他们真的比男女主角要有缘分多了,南迁北徙之后,最后还是兜在一起,好厉害喔!”伊明月拍手狂笑着。“嗯!在他们的世界里面,他们的确是主角呀!旁边的人都嘛是配角……”

没有听到温德日的反应,伊明月抽空瞧了瞧坐在她身边的闷葫芦。

“小弟,干嘛不说话?电影不好看是吗?”

“嗯!电影不好看,你比较好看……”温德日倾身在她耳边低语着。“不要看电影了,好不好?”

温德日的左臂稍微一使力,便将伊明月的上半身扯进他怀里。 抱着她的感觉真好,自从那天的亲吻之后,他一直在找机会想要亲她的小嘴,但总是找不到适当的时机。

“你……想干嘛?”伊明月仰望着他,心跳怦怦加速。“小弟……”

“陪我玩亲亲好不好?”温德日抬起她的下巴,右手拇指来回地摩擦着她饱满的下唇。“还有,别再叫我小弟了,我不要当你的小弟。”

他已经严正抗议过好几回了,她还是没办法改口,他决定大着胆子再做一些使他们更像男女朋友的事情。

低下头,温德日如愿以偿地吮住久违了的红唇。

伊明月嘤咛一声,气息顿时被他霸道地吮吻给弄乱了步调。

将她整个身体抱了起来胯坐在自己的双腿上,温德日摸来遥控器,将正在播放的电影给停掉。

“今天打烊后弘凯学长问我,我和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上场比赛的,我跟学长说我已经抢攻上二垒了。”温德日的嘴角漾着打定主意后的认真微笑。“月,我们今天直奔本垒好不好?”

平常有旁人在的时候,喊她月姐他不是很介意啦!但现在只有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喊她的名字“月”,这样才像是男女朋友啊!

“咦?”

对棒球一窍不通的伊明月,一开始还不太懂温德日在讲什么,被硬塞进他的怀里,她脸一红之后整个脑袋瓜就跟着模糊起来。盯着他充满渴望的双眸,她很努力地想了好一会儿,这才明白他在要求她什么。

“你在讲什么啦!色鬼!”她捶着他的胸膛,不满地嘟起唇。“谁要跟你那个了?才不要……”

“真的不要?好啦……”温德日咬着她的耳垂,湿热的舌头挑逗地舔着她的耳廓。“来啦!跟我做嘛!”

温德日低语着的同时,其中一只搂着她腰的大掌,慢慢地往上方摸了过去。

“不要!”伊明月拍开他即将要摸上胸脯的贼手。“小弟,你这样不行啦!什么气氛都没有培养,你别想偷偷摸摸硬上!”

她的初吻就是被他给强要去的,虽然感觉并不会很讨厌啦!但她总觉得这种事情应该要更浪漫一点才对,所以她才不答应他这种轻率的求爱哩!

差一点就可以摸到女性身上最微妙部位的手掌被用力拍开,温德日只好缩回去搂紧伊明月的腰背,将她的上半身压贴在自己身上。

“那你想要什么样的气氛?教我一下好不好?”

其实温德日并不是那种一看到女生就想上的急色鬼,只是他想要伊明月的证明,证明自己不要再被她当成是小弟弟看了,所以才会这样鲁莽地向她求爱。

另一方面也是他真的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向她做这样子的要求,所以只好借着他熟悉的棒球术语来直接问了。

伊明月又好气又好笑地瞪着他。这种事直接用问的真的很没情调,不过还好他没有蠢到问她“我们来做爱吧”,要是真这样问,她会认为他真的没救了。

“我要像这种……甜到腻死人的吻……”伊明月俯低头,先是像只调皮的蝴蝶般啄吻着温德日的脸,玩了一会儿之后,才贴上他漂亮的唇瓣。

四片唇贴在一起,辗转地吸吮着彼此口中的津液,她的双手攀紧他的颈顶,呼吸也愈来愈急促。

“等一下……”怎么好像有一种是她要强暴他的错觉?伊明月摇了摇头,大声喊停。

瞧她,跨坐在他的腿上,又是由她主动发动亲吻攻势,再加上他红扑扑惹人怜爱的脸蛋……

她赶紧大声喊停,“不对啦!不是这样的……”

“那你要怎样?”正享受着与她亲吻的美好,突然间硬生生地喊停,温德日的脸涨得更红了。

她柔软的臀部在他腿上不断地磨蹭着,生理反应已经完全被她挑起来了。“明月,那你要怎样的?告诉我啊!”

两人的身体亲密地相贴着,他腿间胀硬起来的反应伊明月当然察觉到了,她咬着唇,害羞地望着他。

“真的要做喔?其实人家很怕痛的……”

“别怕,我会很温柔的……”他将她整个人抱起来,往旁边暗暗的房间走去……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