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糖果 > 《羞羞偷心男》
返回书目

《羞羞偷心男》

第五章

作者:糖果

借着客厅射进来的灯光,温德日将伊明月轻轻放在床上,随即压在她身上吻住她的唇,继续刚刚被她打断的美妙的吻。

这是一个让两人的思考回路都麻痹的长吻,什么都不去想的话,主宰着他们一举一动的便是纯粹的渴爱神经,渴望被对方温柔对待,享受着对方的给予,也是最自然、最纯真的肌肤之亲。

吻得她神魂颠倒之际,他的手自然顺着她柔滑的身体曲线悄悄滑进她的衣服里去,一寸寸地向上摸到了上半身的柔软圆润。

伊明月期待的那种甜腻的亲吻仍在持续进行中,温德日隔着内衣不管怎么捏就是觉得不够,于是拉起她的身子,动手解开了她的上衣,但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解开女生的内衣,他干脆将它整件往上翻脱开来。

“啊!”

伊明月还在诧异他的动作怎么这么快的时候,温德日已经双手并用地罩上她的丰满,满意地揉捏着。

“好软!”温德日用拇指逗弄着她红艳的蓓蕾,看到它们慢慢变硬的反应,他忍不住低下头吻住其中一枚。“而且好香……”

阵阵女性幽香在鼻间萦绕着,温德日闭上眼,深深地吸嗅着她双峰间的香气。

伊明月抱住他的头,不由自主地挺起上半身,在他湿热的吮吻中,敏感的乳尖传来阵阵麻痒的感觉,那难以言喻的酥麻感传达到全身上下各个部位,令她轻轻申吟。

“月,你好漂亮。”温德日的大掌恣意地挤压着她胸前的白嫩,深深为她美丽的胸部而心折。“真的好美!”

“你现在的表现跟晚上呆站在客人面前脸红时很不一样耶!”伊明月捧着他的脸仔细看着他脸上充满欲望的表情。“明明就很会讲话啊!为什么在她们面前就不行,在我面前就可以呢?”

其实温德日也不懂为什么会这样子,在面对那些女孩子时,他是真的拙于言辞,是因为从小没有好好训练的后果,再加上继母和继姐们的摧残,没有变成恐女症已经是上天给他的恩赐了。

温德日念的高中并不是和尚学校,然而因为高二就分到理组的关系,在他的青春期成长过程当中,真的很少有跟女孩子接触的机会。

上了大学之后,他念的电子系也是男多女少,想要好好学习如何跟女生相处,真的是一件难事。

然后,先是遇到了个性好相处的钱安琪,和她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因为钱安琪的好脾气,所以他对女生的观感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后来他又遇到了伊明月。

伊明月给他的感觉跟钱安琪很像,像这种好相处的人,一定可以成为好朋友的,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慢慢演变到成为恋人的关系。

“要怎么解释呢?”温德日趴在她丰满有料的双ru间,试着说明这一切,“我不得不承认人与人之间是有奇妙缘分存在的。”

“奇妙的缘分?”伊明月笑着紧紧抱着他。“看吧!小弟,你真的挺会讲话的呀!下次在客人面前像现在一样表现就好啦!”

“那可不行,我又不会对每个客人都这样发情。”温德日双手捧起她沉甸甸的胸脯,张口就咬。“你说错话,我要惩罚你……”

“哎呀!好痒啦!不要咬人家那里啦……”伊明月闪躲着他的吻,却躲不过他刻意挑逗的手指。

两人相叠在一起,愈玩气息愈是急促起来,温德日抱住她翻了个身,让上身赤裸的她跨坐在他的小腹上。

她前倾着身子垂下的胸乳更加方便他大手的掌握,温德日亲吻着其中一枚艳红的乳尖,在她身下喃喃地要求着——

“月,这样已经是三垒了对不对?可是我想要奔回本垒……”

伊明月解开脑后束缚了一整天的发髻,将一头如瀑的长发解放开来。

“好美……”他扯过几绺她的细长发丝,缠绕在手指上嗅闻着她的香味。

伊明月扯住他的T恤下摆,往上一翻便脱去他的上衣,让他和自己一样呈现上空的景象。

“哇!看不出来你的身材这么好耶!”伊明月的手贴在温德日厚实的胸膛上,像个肉贩似地评鉴着他的肌肉。“平常穿着衣服的时候根本看不出来你这么有料!”

“是吗?我可没有偷偷练喔!”

温德日的双掌顺着伊明月葫芦般流线的优美曲线向下滑动,最后停在她的牛仔裤裤腰上。即将要脱下他喜欢的女生的裤子,他的心脏怦怦狂跳着。

“脱裤子……好不好?”他的眼神凝视着她下身的黑色紧身牛仔裤。像这种贴身的牛仔裤,不怎么好脱……“月,我想看你的身体。”他的眼神又向下移了一些些,停在她胯下最神秘的部位。“那里一定也很美……”

伊明月羞红了脸。“平常一副呆头鹅的样子,为什么现在讲出来的话这么色啊?你给我老实说,是不是A片看太多了?”

“还好啦!看过几次而已……”温德日诚实地说。

“哼!色鬼!”伊明月指着他的额头骂他,“你们男生就是爱看那种东西!”

“不看才奇怪吧!”温德日扯着她的裤头,想要把她的裤子脱下来。“我虽然不擅长跟女生相处,但是我的那里可是很正常的,而且要是没看过那种东西的话,等等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温德日笨手笨脚地解着扣子,一边替自己看A片找寻正当的借口。

有鉴于刚刚他不怎么擅长脱女孩子的内衣,再加上现在笨手笨脚的样子,所以伊明月决定剩下来的衣服她自己来处理。

翻身离开温德日的下腹部时,不小心磨蹭到他火热高张的欲望中心,严明月听到他的惊喘声,便急忙向他道歉,“还好吧?有没有撞疼你?”

“没有……”温德日闷着声回答她。

看到她动手脱下自己的紧身牛仔裤,温德日侧躺在床上欣赏着她渐渐曝光的美妙身躯。

今天的她穿着一件鹅黄色的小底裤,最可爱的是臀部后方还画着一只小鸭子呢!

“好可爱的内裤!”他捂住嘴,差点大笑出声。

不过,他就算再怎么笨,也不会犯下这种天大的错误,所以只好紧按住高扬的嘴角,阻止自己真的大笑出声。

“啊!天啊!我怎么忘了我今天是穿这种的……”伊明月生气地嘟起唇。“你笑什么啦?难道我就不能走可爱路线吗?”

“当然可以啊!”温德日板着脸,让脸上的笑意快速隐去,然后伸出手抱住她。“月,你不仅美丽,而且还非常可爱,穿这种小鸭鸭的内裤当然很适合罗!”

“骗我!你明明就在笑我!”她坐在床上,将屁股上那只黄色小鸭鸭压在底下、藏起来。

事实上她挺爱穿这种棉质的童装内裤,因为它非常吸汗也非常好穿,只是没料到今天会这么突然要和他裸裎相见,要不然她一定会换一套漂亮一点的内衣。

“我已经没有笑罗!你看。”温德日指着自己严肃的脸。“好了啦!要是觉得害羞的话,就把它脱掉吧!”扯下她的底裤,他将她搂在怀里。“你知道吗?我也很紧张、很害羞的,所以请你不要生我的气了,好吗?”

“我没有生气啦!我只是觉得好糗……”伊明月缩着双腿蜷缩在他的怀里,害羞地望着他。

她全身赤裸裸,就像个刚出生的婴儿,随后她拉过肩后的长发遮住两边挺俏的圆润玉ru,潮红的脸蛋再加上无辜的眼神,一举手一投足都在诱惑着温德日。

看着她展现女性成熟的风情,刚刚的可爱小鸭鸭内裤事件温德日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现在他满心满眼都是妩媚的伊明月,其他什么都装不下。

“下次我再穿漂亮的内衣裤让你脱!”伊明月偎进他的怀里,亲吻着他。

“好。”温德日缠住她的唇舌,两个人重新纠缠在一起。

接着,他的大掌钻进她的双腿之间,直接探入她娇嫩的女性si处。

伊明月惊喘一声,微张的唇瓣却让温德日有机可趁,湿热的舌头长驱直入地攻进她的口中,更加忘情地缠吻住她的舌头。

他细长的手指跟他的舌头一样孟浪地入侵到她的内里,往内深入到她的神经中枢,控制着她的欲望,引领出她所有娇媚的反应。

炽热的唇舌慢慢往下滑动,沿路在她嫩白的颈项间吸吮啃咬,烙印下一个又一个湿热的红印子。

又麻又痒的感觉冲击着伊明月,他粗糙的舌尖霸道地缠住她其中一枚胀硬的乳蕾,不断来回地挑逗着。

“碍…”

太多强烈的感受同一时间袭来,一波波奇妙的快感自后脊处往全身上下放射状泛开,伊明月的纤腰忍不住地往前一挺,双手大大张开抱住温德日的头,高声申吟起来。

她光滑细致的乳波以及其上两朵艳红娇丽的乳蕾,温德日好像怎么玩都玩不过瘾,直到他在下方探索的手指引出她体内阵阵chun潮,他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她双腿之间的蜜x。

“真的湿了耶!”他的手指勾引出一道湿滑的液体。“你看,这样是不是代表你很喜欢我这么做?”

“你不是看过很多A片吗?干嘛还问我这种问题?”伊明月羞得偏过头去,不敢看他。身体如此诚实的反应,代表她真的很喜欢刚刚他对她做的所有事情。

一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好色,伊明月的小手紧紧遮掩住自己的满面通红。

“你又害羞了?嗯?”

“谁教你问人家这种问题,很丢脸耶!”伊明月抗议着。

“才不会丢脸,这就证明你是真的很喜欢我。”温德日心满意足地抱着她。

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见到他有更进一步的动作,伊明月扭着腰贴向他。“你在干嘛啦?发呆喔?”

“我只是太高兴了,你的身体很喜欢我……”

“快点啦!”伊明月不顾一切地出声催促他,已经被挑起热情的身躯是无法忍受他长时间的忽视。

温德日分开伊明月的大腿,刚刚沾着她爱ye的那根手指再度没入她腿间满黑森林的洞穴中。

“月,你等不及了吗?想要我对你做些什么?”

双腿大大张开所以重心便向后倾的伊明月娇声低吟,“嗯!我想要你像刚刚那样吻我、摸我,真的好舒服……”

一向就是好学又听话的温德日,双手手指并用地拨开她腿间的湿润花瓣,着迷地看着她腿间漾着湿意的嫩x。

“月,你的小x儿真的好美呢!”温德日低声赞叹着,光是看着她诱人的女性si处,他的双腿间便更加充血硬挺起来,压迫地紧抵着裤子。

因为腿间鼓胀的硬挺,于是跪趴着的姿势令他有点难受,他索性将长裤和底裤一起脱下来,舒缓一下下腹部胀硬的感受。

“你怎么又停了啦?”伊明月撑起上半身抗议着。她刚刚才躺下去享受他的手指爱抚,还没尽兴呢!谁知道一起身就看到他身上最雄壮威武的部位。“哇!”只有这个字能形容她现在的惊讶,她瞪大了双眼。“喂!怎么可能这么大?这样等一下要怎么做?”

“这么大很正常啊!”温德日拨了拨自己的好兄弟,这是它第一次跟女孩子打招呼。“来,摸摸看,等一下它更兴奋的时候,会变得更大喔!”

“可是……这么大……我会很痛吧?”

伊明月颤抖地抚摸着它胀大的前端,然后在温德日的引导之下,小手左右地交握住炽热的物体。

“小弟,不行啦!人家那里塞不进这么大的东西啦!”

她低头瞧了瞧自己纤细脆弱的腿间,再瞧了瞧手中握着的粗硬家伙,她仿佛能听见待会儿自己rou体被撕裂的声音。

伊明月不断地对温德日摇头,低喃着这个不可能的任务。“呜……小弟,不可能的啦!你的这个这么大,我一定会痛死的……”

“不会啦!我有看过外国人比我大很多的,还不是一样可以插得进去,所以你不要紧张……”

温德日指的是他看过的A片,影片里的男主角,多的是比他还要夸张的SIZE,那些金发外国妞儿还不是一样吞得进去。

“你讲的是别人啦!我不行……”

伊明月把玩了一会儿温德日的宝贝后,发现它真的胀得比刚刚还要大,于是突然间她决定退缩。犯不着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吧!

“你也可以的,相信我。”温德日却像豹一样摸了上去,将她压制在床上。“别人都可以,没道理你不行啊!月,跟我一起试试看,好不好?”

闪着浓浓欲望的小帅哥那一双电眼眨呀眨地不断恳求着,她从来就没有成功地拒绝过他的要求,从来没有。

“我很怕痛的……”

“我会很小心的,好不好?”温德日吻住她颤抖的唇,极力地安抚着她。“会痛的时候告诉我,我会停下来等你适应好的。”

“真的喔!不可以骗我。”伊明月害怕地紧紧抱着温德日的背脊。“不可以让我很痛、很痛喔!”

“好,我会很温柔的。”

温德日将她的手拉到头的上方固定好,然后再度开始爱抚她凝脂般的雪乳,细长的指节恣意搓揉着上头鲜艳欲滴的成熟果实。

“嗯……”伊明月扭腰申吟着。他的手摸得她好舒服呢!

温德日低下头,火热的唇舌随即加入了这场爱抚的盛宴,又舔又咬地玩弄着她胀硬的乳尖。

“碍…”

克制不住的叫声逸出口中,伊明月娇滴滴的申吟声,让温德日胯下的欲望更加炽热。

“你喜欢这样吗?”温德日看着她。

“喜欢。”伊明月更加挺起上半身胸脯,将自己完全献给他。

给了她两边的乳蕾一个暂时告别的啄吻,温德日将注意力移到她双腿的中心,经过刚刚一连串的刺激,小x儿已经湿淋淋的了。

“好湿了呢!”

确认的手指来来回回地搔着她湿润的穴缝儿口,然后突然一下子伸进去两根,感受着她娇嫩小x的紧窒度。

“蔼—”伊明月因陌生的入侵而警戒着,双腿反射性地缩了起来,但这样一来,反而将他的手指紧紧地锁在自己的双腿之间。

温德日在她腿间困难地抽动着,生怕引起她疼痛的感觉,所以温柔地诱哄着她,“乖,明月,把腿张开,你这样我没办法动啊!”

见她迟疑着没有反应,他另一只手分开她的大腿,劲瘦的身躯进占其中,防止她再度害怕地拢上双腿。

“你要……开始了吗?”伊明月害怕地整个人往后躺下,随便捉了一个枕头蒙住自己的脸。

“还没,再等一下。”

温德日将枕头夺过来,拉高她的腰将枕头垫在她的臀部底下。“干嘛?想当鸵鸟啊?为什么不敢看我?”

“当然会害羞啊!难道你不会吗?瞧你脸红的,居然还敢笑我?”伊明月戳了戳温德日同她一样赧红的脸颊。

温德日傻傻地对着她笑,没有反驳她。他分开她的双腿,垫高她的臀部,好方便自己接下来的探索。

拉扯着花瓣外柔细的毛发,玩弄了一会儿之后,他拨开她腿间湿润的花瓣,让长指直直探进她湿热的穴缝儿里去。

手指缓缓地抽cha着,一根、两根、最后插进三根,逐步扩张着她的穴缝儿,让她多适应一下这样的律动,等一下他开始做的时候,就不会遭到太大的反抗了。

“唔……嗯……”习惯了身体内的异物之后,伊明月呼吸急促地申吟着,“小弟……”

温德日抽出手指挺起腰臀,将火热的硬挺摆到她湿润的x口前方,准备动作已经完成了。

“明月,叫我的名字,别再喊我小弟了。”他挺直了腰,让自己胀大的前端刺进她湿淋淋的x口。

“德日……”伊明月攀住他的手臂,感觉到他的硬挺已经刺入自己体内,惊慌又无助的她紧闭上双眼,不敢看着那个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你要开始了吗?”

“明月,已经开始了,所以请你睁开眼睛看着我,好吗?”

温德日屏住气息让男根又向内部推进了几寸,抵在她体内天然的屏障之前。

“我觉得有点疼耶!”

下腹部一阵闷闷的感受,令伊明月皱紧了眉头,她害怕地往上蠕动,想要赶走体内那道闷闷的不舒服感。

“你别乱动啊!”温德日大叫着,双手压制住她想要逃离的纤腰,将她的身体钉在自己下方。“明月,看着我,我要插进去了……”

“呜……会疼啦……”伊明月红了眼眶。

“为了我忍一下嘛!好不好?”温德日亲吻着她因紧张而紧咬住的红唇。“一下下就过去了,接着就会很舒服的……”

温德日僵在她的身上,动弹不得,直到看见她颤抖地点了点头。

他轻轻吐息,接着下身用力地往前一挺,将自己胀大的硬挺全部插进她的嫩x儿里去,攻破了她体内天然的处女屏障。

“嗯——”伊明月闷着声音叫出身体被撕裂的痛楚,全身僵硬地躺在温德日的身下。

她窄小的穴缝儿紧紧地吸着他粗硬的男根,温德日的额上冒出大量的汗水,他抱住她僵硬的身体,轻声低语地抚慰着她。

“好了,明月,一会儿就不疼了,相信我,好吗?”温德日不断地啄吻着她眼角的泪水。“等会儿会让你很舒服的……”

直到她的抽噎声渐渐停下之后,温德日才放心地扭动腰臀,在她体内缓缓地移动起来。

“呜嗯……”

巨大的硬挺一移动,体内便产生火辣辣的刺痛感,伊明月紧捏住温德日的上臂,下意识地抗拒着他的侵入。

“明月,你还很疼吗?”温德日担心地看着她。“要不要暂停一下?”

虽然体贴地这么问她,但是被体内强大的欲望所驱使着的温德日,臀部的摆动却愈来愈快速,他已经快被她湿热的小x给搞疯了。

伊明月将脸埋在他的胸膛,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疼痛的感觉仍在,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在他进出滑动摩擦的时候产生,她咬住下唇,闷着声享受着他的摇晃所带来的诡异感觉。又疼又舒服……

“明月,你的里面好湿好热啊!又流出好多爱ye了……”

温德日握着她的腰,热烈地摇晃着彼此的下半身,一阵阵淫欲的激水声不断地传来,代表她的体内正大量地分泌着动情爱ye。

“很舒服的,对不对?”

“嗯嗯……碍…碍…”

伊明月紧闭着眼闷哼着,腿间阵阵酥麻的快感已经让她认识男女交欢的快感何在了,彼此的xing器亲密的摩擦动作持续激烈地进行着,教人害羞的rou体碰撞声,以及他炙人的亲吻,将她逼到几近晕厥的性爱天堂里去。

“明月,还是很疼吗?”

“嗯!很疼,但是又很舒服……”伊明月不愿再多说话。“你别问了啦!好害羞喔……”

温德日意会地吻住她的唇,并且快速扭动着腰臀。

一波波的快感跟着袭上,他的硬挺在她体内疯狂地来回抽cha着,直到震撼的高chao来临,才将体内炽热的白浊液体激射进她幽x的最深处……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