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浅野薰 > 《这冬有关系》
返回书目

《这冬有关系》

第二章

作者:浅野薰

这真是混乱的一晚,翟仲骞窝在书房的沙发上思索到深夜,完全不得要领,幸好隔天是假日,他破例睡到阳光自窗外透进来。

醒来时脑海中第一个念头还是关于蔷薇。那女人根本还不知道是打哪来的,也许她是老千、混混、不良少女,甚至是犯罪集团的人,扛著慈善机构之名,行诈欺之实。

他越想觉得有这种可能,万一引狼入室怎么办?

翟仲骞走进卧房,想跟她把话说明白。

“有事吗?”她侧著头看他,对他的随意闯入略微不悦。

他深吸一口气,决定至少先摸清她的底细。

他一开口就审人犯似的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从哪儿来的?”

“昨天伯母不是告诉过你了。”她知道他想挖她的底细。偏不,她装傻地回道。

他却一脸严肃的追问:“你满十八岁了没有?”

蔷薇哈哈大笑,而且笑得很放肆,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回答我!”他把双手交叉胸前,沉著脸看她,仿佛想把她看透。

她仍在笑,“你怎么不问我考大学了没有?或者干脆问我是不是逃家?有没有吸毒?”

“该死的,回答我!”他粗声截断她的话。

真是爱生气!

蔷薇又兴起捉弄他的念头,软绵绵的往他一靠,“你看啊,我满十八岁了没有?”

耶?她倒是看不出来,在衣服下的翟仲骞,意然有一身结实的肌肉。

她先是状似无意的在他健硕的身上磨蹭,最后干脆抱著他的臂膀,再摸摸胸膛,然后下了评语说:“你身材还不赖嘛!”

翟仲骞在心里发出无声的申吟,这小女人怎么那么香……不!那么不知廉耻!

他故意轻视地瞄她两眼,竭力维持镇定的声音,抨击道:“可惜,你年纪小了点,不合我的胃口。”

他是在嘲笑她不够成熟吗?她这天使的脸孔、魔鬼的身材,他还有什么好批评的?

“我已经二十三岁,大学毕业了,只是保养得好,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校”她撒娇的钻进他胸膛里,继续“惹火”的动作。

他微微皱起眉,思考著她话的可信度。

看他一脸怀疑,她顿了一下,又说:“如果你不相信,那我也没办法。”

言下之意,她可没打算拿什么证明出来,也不打算认真取信于他。

果然,只会耍嘴皮,但这些已不重要,他只想识破她的企图。

翟仲骞面露不屑,又哼了一声,“你到底想做什么?要钱?”

她把睑靠近骞仲骞,声音又嗲又腻的问道:“你想用多少钱打发我啊?我的胃口很大的喔!”

她白皙无瑕的脸蛋,透著一抹诱人光彩,他立即摄住心神,片刻,才别过脸说道:“你果然是干那一行的。”

蔷薇悠然笑道:“哪一行啊?”

“你这种女人,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做买卖’的。”他没忘记在机上她同时与几个男人纠缠不清的情况。

“我不会做买卖,我是学医的。”她仍没反应过来。

翟仲骞冷笑,直觉她在说谎,要是这么行,就不必用这种“旁门左道”的方式赚钱了。唉!小小年纪真是可悲。

于是,他诚挚的道:“虽然说职业不分贵贱,但是,你有手有脚又年轻貌美,只要肯吃点苦不愁没出路,何必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有失尊严呢?我真的……真的替你感到很难过。”

出卖身体?还、还有失尊严?!

厚,这个的臭男人,竟然把她华仁堂冷大小姐当作是出卖身体的女人?难不成他打从在飞机上,就认定她是出来“卖”的!

蔷薇瞪了他好几秒,热腾腾的怒气已从脚底冒到头上来了,“真奇怪,我额头又没刺字,你哪只慧眼看到我‘做买卖’?”

“他们要给你钱,那不是交易是什么?”

“才不是你想的那样,那是……”

他立刻打断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该好好反省一下。”

“那是……他们知道我要去慈济,想用捐款讨好我,那是捐款,慈善捐款,你懂不懂啊?”蔷薇吼道。

他根本不相信,沉声道:“别做了。”

“你……”她侧著头骂不出话来,这家伙真的认定她是出来卖的。

他语重心长的继续劝说:“我不是有职业歧视,但以你出众的气质与条件,还有很多选择的,对不对?”

他轻视她,却又担心她,为什么他会说出这种关心她的话?

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这样的情绪。

这一边,蔷薇已气得顾不了风度的大吼起来,“对你的死人头!我不‘卖’谁来养我?你要养我吗?”她已不在乎形象了,反正她在他心中已一文不值了。

翟仲骞一怔,“你还给人包养?”

对了,像这种美丽的女人,被人包养才赚得多,可恶!她为什么可以放荡到这种程度?

当下他又问:“包养你要多少钱,五十万?一百万?”

哈!这男人该不会想包养她吧?忽然她又调皮起来,问他说:“一百万美金吗?我习惯花美金。”

虚荣的女人!她到底有没有羞耻心啊?

但更奇怪的是他居然为她被人包养而生气,他是吃错药了吗?

她爱怎么放荡、怎么虚荣关他屁事!

偏偏他又管不住自己的嘴,说出与心中所想下一样的话,“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多么令人心痛?”

话一说完,他就想掴自己的嘴,干么为她心痛?

见鬼了!

翟仲骞马上越描越黑地解释道:“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我们既然有缘相遇……”哎呀!谁跟她有缘?“咳……”他随即改口道:“既然遇到我,我就当做好事,劝劝你就当做善事……”

“你为什么要劝我?”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她那么紧张?他不是很讨厌她吗?

他吸一口气,故意忽视她的问题继续说:“总之做人不能为了钱而不择手段,这是基本的尊严,你懂不懂?”

“不懂!”蔷薇翻了个白眼,因为她根本什么都没做。

他忍不住气道:“钱让你完全失去理智、失去羞耻心了吗?”

“可是,没钱万万不能,你没见过流离失所的小孩吗?没见过饥荒地区的人吗?都是因为没钱啊!所以慈善机构才拼命鼓吹社会大众捐款,有了钱才好做事啊!”

“你倒说得振振有词!”翟仲骞真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如此生气。

“嗯唔,一毛钱逼死一个硬汉,你懂不懂?”她学他的语气。

该死!他干么对这种无耻又无可救药的女人说这么多话?她爱怎样关他屁事!但他就是越想越气愤,好像吃了几十磅炸药,随时要爆炸。

“真可悲!你就这么死要钱,是不是?”

被诬蔑的感觉令蔷薇翻了翻白眼,“呵,同情我,就给我钱啊!别光会说教。”她干脆顺著他的话说,反正他都认定她是在卖的了。

“好,我就给你钱。”说完,他走进书房,回来时拿了张现金支票,啪一声扔在床头柜上,“五十万,你马上给我滚!”

就当作做善事吧!他想。

蔷薇拎起支票,用指尖弹了一下,“谢谢你的惠顾!”她话锋一转又问:“听说你是律师?”

“是又怎么样。”他冷声回道。

“喔——”她瞪他一眼,“那我祝你一辈子打输官司。”

“你!”他为之一窒,这女人意然咒他咒得那么顺口。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出卖身体了?身为律师,无凭无据就定我的罪,不打输官司才怪。”

翟仲骞怔了怔,一把将她狠狠推到墙上,硬是把她锁在胸前,“你这该死的女人!”

他嘴里怒骂著,心中却不禁想:怪了,这女人是棉花做的吗?为什么软成这样子?

也许任何人面对他的身高与气势,都要矮上一截,可是偏偏蔷薇仍然一脸镇定,“放开我。”

“知道怕了?”

“别碰我!否则后果自负。”她沉声警告。

嘿!装腔作势。

翟仲骞双掌贴著墙面把她锁住,让她无处可逃,还故意把脸贴近她,轻蔑说道:“你这种女人用得著怕男人吗?对男人的身体应该也不会陌生吧?”反正他就是认定她是放荡女了。

嘲讽的话像箭般射向她,她扬起双眉,清丽的脸上忽然现出一股肃杀之气,翟仲骞还来不及想那么多,不知怎地他身子一倾,粗壮的手腕被扭转—

砰!

一声巨响后,接著怒吼咒骂声爆起,翟仲骞整个人被摔飞出去仰倒在地上,就这么被摆平了。

“不堪一击,哼!”蔷薇俯身看看手下败将,表情得意扬扬。

这情形对一个男人来说,真是莫大的耻辱啊!

“妈的,你这些招术从哪学来的?”翟仲骞爬起身,但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也受了极度的震撼,不由得粗声粗气起来。

“你说呢?别以为我好欺负。”她眨眨眼,得意的走出房间,不理会狼狈的他。

◎☆№§£心£‰§‰£栖‰£¢£‰亭£‰§№☆◎

当翟仲骞平抚好受伤的自尊心走出来时,蔷薇正和翟妈妈聊得起劲。

“蔷薇,还住得习惯吗?”翟妈妈问。

“习惯,我这人到哪儿都能适应环境。”她穿著运动休闲服,两只衣袖卷得高高的,在厨房里忙碌。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会想家。”

“还好啦!我家人也习惯我到处跑了。”她动作俐落快速,还一边哼歌一边做事,一副自在样。

“仲骞,过来吃早餐,尝尝蔷薇的手艺。”翟妈妈现宝似的,过来把他拉到餐桌前。

原本想悄悄出门的翟仲骞,又不得不面对蔷薇,只见她端上皮蛋瘦肉粥和油条。咦!是他爱吃的早餐?

他狐疑地看看她,只见她笑盈盈道:“来吃早餐吧,你要果汁还是茶?”

“他喜欢喝绿茶。”翟妈妈代他回道。

糟糕!原来老妈把他的饮食喜好全告诉她,难怪都是他爱吃的东西。可是……她干么一副贤慧女人的模样呢?刚刚明明才赏他一跤的,这一定是她的伎俩。

“吃吧,你发什么呆?”翟妈妈笑咪咪的开动。

翟仲骞才猛然想起与蔷薇的处境,倔声说:“我才不吃她煮的东西!”

“不合你的口味?”她端了绿茶出来问道。

呵,这女人心眼可真多,在老妈面前刻意表现得温柔娴淑,他才不上当呢!

可惜翟妈妈对这套很受用,用眼神警告儿子,要他给点面子,“没这回事,仲骞不挑嘴的,快吃。”

“我要出去。”其实,他毫无食欲,或者该说,他连坐下来都觉得难受,只想离开这里。

“伯母,喝杯茶。”蔷薇把茶端到翟妈妈手上。

捧著蔷薇泡的茶喝了一口,她喜孜孜的说:“该叫我一声妈。”

“是,妈。”蔷薇顺应的喊。

原本已转身的翟仲骞,回头万分惊诧的瞪著她们,“妈……她干么要叫你妈?”

“哦,我觉得和蔷薇很投缘,所以刚才认她作干女儿了。”翟妈妈没有女儿,儿子又不肯娶媳妇,难得遇到善解人意的蔷薇,直认为是缘份。

“不行!”他激动吼道。

“为什么……不行?”翟妈妈错愕的问。

“因为……她是那种女人。”真让她成了家中一份子,那还得了?

“什么女人啊?”翟妈妈不明所以地看著两人。

“我、我才不是你说的那种女人,真的不是……”蔷薇一只手捂在胸前,装出震惊的模样,一脸无辜地看著翟仲骞。

他几乎要相信了她脸上诚挚、虚弱的表情,但心底马上有个声音提醒他——别上当!

“你不用解释了,只有我妈才会被你骗得团团转。”他往前站两步,气势凌人的直逼她。

老实说,蔷薇真想狠狠与他对骂一顿,不过“借刀杀人”也不错。

于是,她决定向翟妈妈下手,怯怯的躲在翟妈妈后面,一副深受委屈的模样,“我……没有骗人啊,我才第一次来www.ysb88.com,因为跟妈很投缘才……”

这一句“妈”叫得翟妈妈好不开心,更加卖力斥责儿子,“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可以这样对蔷薇?有我在,不许你欺负她!”

“妈,你凭什么相信她?”他气得不禁颤抖,最疼他的老妈,现在竟相信外人也不相信他。

“就凭她是我的干女儿,你不相信她也该尊重她。”她早看出儿子的不满,拼命用眼神暗示他不得“造反”。

翟妈妈又转头,力挺蔷薇说:“别理他,妈相信你。”

“谢谢妈。”她咬著唇眨眨双眼,仿佛泪水随时就要掉下来,只有偷瞄翟仲骞的黑眸里的笑意,泄漏了她演技上的小小瑕疵。

翟仲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向聪慧又有见识,还当过中学校长的老妈,怎么一夕之间变糊涂了?

担心儿子的态度伤害了蔷薇,翟妈妈又道:“蔷薇是女孩子,你应该对她温柔一点。”

“妈,你到底了不了解她是什么人?小心被她骗了都不知道。”要对她温柔?他还怕她对他粗暴哩!

翟妈妈不但听不进去,还振振有词说道:“我不会看错人的,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多呢!”

其实她心里打的是另一个算盘,打算把蔷薇留下来当媳妇,不然依儿子工作狂的个性,哪腾得出时间交女朋友?恐怕翟家会绝后了。

翟仲骞突然有股不祥的预感,直觉这阵子他绝对不好过。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