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纪萱 > 《丑闻》
返回书目

《丑闻》

第一章

作者:纪萱

沐阳城向来为兵家争夺之地,其地势险要,易守难攻,造就了它在几个大国的包围之下也能守得周全,但也使得沐阳城内部的争斗格外激烈。

因此,每当有新的城主即位,前任城主的下场便是人们最关心的。

在沐阳城的记载里,只有三位城主得以全身而退,而那已经是百年前的事了。现任城主即位时,算是历代城主中较为仁慈的,只将前任城主的两个女儿送到宝漳国做宝漳国王的妃子。

而今,这位城主已是病入膏肓,膝下也有两个女儿尚未婚配。

这两位公主一向是沐阳城的骄傲,因为,她们为沐阳城赢得了美女如云的名声。长女萧沅湘,个性温和秀婉,有「沐阳第一淑女」的称号;次女萧沐泠,活泼好动,艳丽无双,被称为「无冕之后」。

城主病重时,将两位公主唤到身边,说道:「可怜妳们没有兄长护妳们周全。我一死,不知道妳们会落得如何的下场?」说着,老泪纵横。

萧沅湘默默地抹着泪,握住老父的手,不敢去想象自己被人宰割的命运。

萧沐泠却说道:「别担心,爹。我和姊姊一定会找到好丈夫的。」

老城主双眼一瞪,「我就是怕妳这丫头太逞强,不听话,将来一定会被丈夫给休了!」

萧沐泠嘴巴一瘪,「爹,人家哪有那么不乖嘛!」

老城主无奈的叹口气,只得转动眼珠,看着他最不放心的大女儿。

「阿爹,放心吧!我一定会很听话的。」萧沅湘赶紧保证着。

老城主缓了口气,「可我怕妳事事退让,只会教自己吃亏啊!」

萧沅湘握紧父亲枯瘦的手,「爹,女儿们从没有做过亏心事,上天不会亏待我们的,您放心吧!」

「不知道『他』会怎么对妳们啊!」老城主说的是在他的病榻旁虎视眈眈的第一将军龙竟。此人虽然是他一手提拔的,却因为萧沐泠的退婚,对姊妹俩一直怀恨在心。

「湘儿,别委屈自己。」老城主说道。

萧沅湘已是泪眼婆娑,双肩轻颤,可她仍是坚强的抹去泪,露出一个苦笑。

老城主来不及多叮嘱几句,龙竟就走了进来。

他还算有礼地朝躺在床上的老城主鞠了个躬,「时间到了,请公主到外面去吧!」

今天便是两位公主挑选丈夫的日子。

老城主沉下声对龙竟说道:「她们是沐阳城的骄傲,如果她们连自己的丈夫都无法选择的话,沐阳城的颜面就要被丢尽了。」

龙竟回道:「属下深知这一点,因此请来各国的王子供公主选择。」话说得好听,可他请来的都是些以花心冷酷闻名的王子们。

老城主挣扎着从床上坐起身,「龙将军,我们沐阳城绝对不和宝漳国联姻,我想这点你是知道的。」他是担心女儿被送到宝漳,当年那两位公主会乘机报复。据说,她们现在是宝漳国的太妃,颇得宝漳国王的信任。

龙竟轻轻一笑,年轻英俊的脸上有着满足,他看到了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男人的恐慌和无奈。

他咳了一声,道:「请城主放心,我没有邀请宝漳国的太子。」

老城主终于松了一口气,勉强集中的意识也彻底溃散,咚一声倒在床上。

萧沅湘扑了上去,察看父亲的情况,不禁激动喊着:「龙竟,你害死了我爹!」

龙竟不耐烦地拨开萧沅湘的手,探探老城主的鼻息,「来人!护送公主去观风楼!」

两名士兵进来,粗鲁地拽起两姊妹的手,萧沅湘努力挣扎着,想再看父亲一眼,萧沐泠则拳打脚踢的反抗。

「妳们两个给我老实点,不然我不叫大夫来看妳们的父亲。」龙竟闲闲地说道,满意地看到两人愤恨仇视的眼神。

「我们走!」萧沐泠气不过,下定决心去观风楼挑个看起来最凶恶的男人嫁了,回来好好教训龙竟一番!

萧沅湘则哭了起来,两行清泪顺着脸颊默默地流下。当初龙竟刚刚当上将军时,她还和他一起喝过茶,那个时候他除了追求沐泠没成功,没什么特别可恨的地方啊!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可怜的小公主,妳该学学妳妹妹才是。」龙竟嘲讽地看着她,一句话刺激得萧沐泠抓起姊姊就往外走。

「但愿妳们能找到称心如意的丈夫。」他大笑着说。一个女人哭哭啼啼的哪能讨男人的欢心?还有那个小辣椒,又不懂得甜言蜜语,空有一张好看的脸蛋有什么用?他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

www.shangxueji.com

观风楼就在眼前,就像是看到自己的命运一般。

空有如花似玉的容貌,徒有温柔多情的性情,又有谁来怜惜?

沅湘替沐泠整整衣襟,柔声说道:「如果姊姊先走,妳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她只有这么一个妹妹,实在是不放心她贪玩的性子。「如果可以,姊姊真想代妳出嫁。」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却小心的不敢泄漏自己的恐惧。

她害怕未知的一切,宁愿怯懦地守在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地方。

「姊姊,我也想代替妳啊!我们一定可以找到一个好心人,把我们一起带走的!」沐泠一派乐观。

沅湘默默地点着头,低垂着眉眼。

她只知道自己的未来风雨飘摇,甚至可能沦落风尘。她真有那么好的运气找到一个好心人吗?

现在的她,只想要一个宁静的角落,与外界隔绝,安静地哀悼父亲;再一袭珠帘,遮云蔽日,让她不必再卷入这些纷争中……



观风楼里佳客满座,几乎是人满为患。普通的客人只能坐在大厅里听着里面的动静,然后参加普通女子的拍卖。

公主们的选婿大会则是在帘幕重重的雅间里进行,说是雅间,其实更像是一座花园。

观风楼原来就是供城主们游乐的地方,前面有一座三层的楼阁,后面则是一系列的小院落,中间还间杂着树木。这些是历代城主逐渐修建起来的,而最初的名字除了保留了音之外,其余都和当初不一样了。

呵呵!人也是不同的。现在的女子更美了,更会打扮自己,至少在众多王子的眼里是如此。当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曾经来过一次,见到了当年雍容华贵却庄重无趣的贵族女子。此后,也陆陆续续来过,毕竟这里是最有名的人口转卖市常

今天,在这里进行的不是人口转卖,而是公主们的选婿大会!况且不是一般的公主,而是艳名远播的沐阳城公主!

这意味着在这场角逐中获胜的人,可以得到一位美丽绝伦的公主,而且不用立她为正妃,这对好色的男人来说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啊!

但是,对于那些拥有后宫佳丽无数的王子们,这两位公主的吸引力又有多大呢?

「就算得到了这样的公主,也没什么用吧?」一名正在喝酒的王子说道。

「到这里来的公主,和那些被流放判罪的贵族们也没什么区别了。」另一人怀里拥着一位美女,笑道:「这样的女人没了傲气,玩玩也是不错的。」

一阵香风飘过,两人不禁坐直了身,但见从帘幕后走出两名盛装的女子,其中一人眼睛灵活地审视着在场所有人,另一人则低垂着头,羞涩得不敢抬起头。

男人们仔细地打量着这两个相貌出众的姑娘,纷纷向此间的主人打听这掣拍卖会」要怎么进行。

龙竟的管事答道:「她们毕竟是沐阳城的公主,决定权在她们手上。」换句话说,作为「货物」的她们,破天荒的拥有选择的权力。

男人们明显地不满,只有几个特别好色的还兴致勃勃的。

帘幕又动,从外间走进来两个男子,不动声色地坐在角落。

「姊姊,这里都没什么好货色呢!」沐泠低声抱怨着,她心目中高大强健的男人一个也没出现。

沅湘没有答话,目光不自觉地飘向坐在窗口的男人,他端着酒杯,漫不经心地看着园中的风景,似乎对这场闹剧一点兴趣也没有。他的白色外袍上绣着展翅欲飞的鹰,彷佛代表此刻他的心情。

他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呢?萧沅湘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认出他来了。剎那间,心头涌上的不知道是狂喜还是悲哀。

他早已不认识她了吧?当两人的目光相遇时,她默默地凝视着,他则毫不在意地别开眼。

「现在,请公主们选择王子。」管事喊道,全场立即安静下来,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两名绝美女子身上。

「等一下。」角落里的男人站起来,问道:「我想知道被公主选中的男人是不是要付钱?」

管事为难地看了眼沐泠火冒三丈的表情,正要开口,沐泠抢先说道:「本公主还有些私房钱,如果龙竟要的话,尽管拿去好了!我萧沐泠绝不要男人的钱!」话一说完,便看到许多男人微微地摇着头,忽然明白自己犯了大错。

她不该这么强出头的,男人非常讨厌女人逞强,虽然她不认为自己是在逞强。

问话的人坐了下去,不知跟他身边的男人说了什么,那个男人带着兴味地看着沐泠,那眼光像是想把她一口吞下去。

沐泠咽咽口水,厌恶地别开眼。 管事说那个人是歧商国的第一王子,是在场所有人当中,势力最强大的一个。

沅湘的注意力还放在那个嘴角挂着淡淡微笑的男人身上。她咬着唇,蹙着眉,我见犹怜的姿态令男人口水直流。

她忽然抬起头,看着管事,「我选好了。」

男人们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什么还都没开始啊!还没有人告诉她谁是谁,她就这样选好了,岂不是让其它王子们的心碎了一地?

「邑南国的皇甫宣维。」她的手指颤抖的绞在一起,清楚地指名道。

皇甫宣维身子微微一震,只看了她一眼,随即又别开眼去,彷佛她刚才提到的人不是他似的。

他放下酒杯,对这一切隐隐有了不耐。

「姊姊,妳怎么能嫁到那种穷地方?!」沐泠惊讶地大叫起来,倒是成功地招来皇甫宣维冷冽的眼神,可她才不怕呢8姊姊,这个男人很凶的,别嫁给他!」她凑近沅湘的耳边说道。

沅湘几乎是下意识地反驳着:「不会啊!他是个很温和的人。」

「姊姊,妳哪只眼睛看到他温和了?他刚才还瞪着我呢!」沐泠很不以为然。

沅湘摇头,制止妹妹再说下去。「我决定了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

那年,她陪着父亲去淄明做客,父亲遇刺,她莽撞地独自骑马去追,若不是皇甫宣维,她大概就要葬身马蹄下了。

那次的邂逅是美丽的。

她第一次见到那么俊秀挺拔的男人,跌落马背的时候,她紧靠在他温暖的胸膛上,一颗心剧烈地跳动着。皇甫宣维温柔的拉她起来,将自己的披风披在她身上,送她回去。

已然芳心暗许的她,怎知道这男人半点心思都没有在她身上?

为她去提亲的父亲遭到拒绝,她只能不停地指责自己自作多情,害得父亲吃了闭门羹。

如今,是天意吧!竟让她在观风楼见到了他。四目相对的一剎那,沅湘知道自己心里还有这个男人;而他,依然那么无情。

她咬牙鼓起勇气,再给自己一个机会。

皇甫宣维站起身,越过众人,姿态悠闲地走到她面前,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为什么选我?」

沅湘努力忽略他温暖的手指在她的肌肤上引发的颤悸,以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在狼群之中,你看起来是一只鹰。」

皇甫宣维黑色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放下手,对管事说道:「多少钱?」

沅湘没有阻止他,也没有像沐泠那样拿出自己的私房钱,因为她没有。她不像妹妹那样喜欢搜集漂亮的首饰,也许就像爹说的,她确实不会为自己打算。

这一次,就让她大胆一回,决定自己的命运吧!选择他,好过选择其它的陌生男人。

管事笑着说:「龙将军说过,如果王子愿意的话,一分钱都不用给。只要王子愿意和我们通商,公主就可以成为王子的妻子。」

「通商?」皇甫宣维温和一笑,「关于这点,我没有任何异议。我两天之后要回邑南,你们若来得及的话,可以带上商旅和我一起走。」

邑南国虽然拥有广大的土地,却不富饶,这几年来邑南国国王行事乖僻,邑南国和外界的接触就更少了。

众人都认为邑南国只不过是一座山城,除了野蛮的军事实力,其它方面根本无法和富饶的平原诸国相比,是以,从没有人愿意到那样的地方进行商业活动。

沐阳城确实与众不同,有着商人精准的眼光,认为这样一个尚未开发的地方拥有无限的潜力,而沐阳的商人早就跃跃欲试,想把触角伸入邑南国。

皇甫宣维是国王皇甫向远唯一的儿子,也就是王位唯一的继承人,有了他的保证,通商之事指日可待。

「但愿妳是个幸运的公主。」皇甫宣维看着她说了一句。他的长相完全不同于山城之国的粗犷,相反的,五官非常地细致,如果不是那道浓浓的眉,几乎可说他像个女人了。

他的眉非常英挺,唇非常坚毅,至少在沅湘的眼里是这样的。

他应是长得像他母亲吧?沅湘在心里想道。

「走吧!」皇甫宣维命令着,双手把玩着管事递过来的一根细细小小的银链子,眼角看似不经意地扫过某个角落。

沅湘点点头,压抑着心中的紧张与不安,回身抱着妹妹,「泠儿,姊姊不在身边,妳要好好记住爹的话啊!」

沐泠则是瞪着皇甫宣维,附在姊姊耳边说道:「如果他对妳不好,一定要偷偷跑回来啊!」

「啊?」沅湘愣住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果他对她不好……唇边泛起一丝苦笑,他若是待她不好,她绝没有脸再留在他身边。「如果他对我不好,我一定会离开。」双手抱着妹妹,也许这是最后一次拥抱了。

「姊姊一定要来找我啊!」沐泠信誓旦旦地说道:「我一定会找到一个疼我又厉害的丈夫,到时候可以让他保护我们。」

沅湘不知该说什么,只得含糊说道:「嗯,放心吧!」

沐泠转向皇甫宣维,大声说道:「你听好了,不许欺负我姊姊,如果你敢对她怎么样,我一定让我丈夫攻打你的国家!」

众人一阵哄笑,沐泠小脸微微泛红,却还是倔强地瞪着皇甫宣维。

皇甫宣维看了一旁咬着下唇的沅湘一眼,对沐泠说道:「我对妳姊姊做的事,妳姊姊大概不会反对吧!」

沐泠不懂皇甫宣维的暗示,只是嚷着:「姊姊心地很好,你不能欺负她!」

一个男人插嘴道:「他只会把妳姊姊给吃了,小公主,妳这是在坏人家的好事啊!」

沐泠哇哇大叫,冲着皇甫宣维大叫:「你为什么要吃我姊姊,你是个魔鬼!」

皇甫宣维不去理会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娃娃,双手抱在胸前,看着一脸茫然的沅湘,「妳也不懂吗?沅湘。」

沅湘瞪大眼睛看他。他还记得她的名字?

「别大惊小怪的,这里所有人都知道妳的名字。」皇甫宣维一句话便打破她的幻想。

沅湘摇摇头,「我不懂。」

皇甫宣维耸耸肩,「算了,走吧!我不想再和妳这个傻瓜妹妹缠下去了。」

沅湘却站在原地,脚步怎么都挪不开。她,还是舍不得离开生长了十七年的家乡啊!

「怎么不走?」皇甫宣维问道。「是妳自己选择了我,不是我逼妳的。」

沅湘面对着他毫不体贴的举动,再次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处境,默默地挪着脚步,跟在那个头也不回的男人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薄薄的帘幕,高大的身影彰显出身后那道身影的娇校

沅湘忽然叫了一声,「皇甫……」

皇甫宣维停下来看她,一派温和的脸上看不出情绪。

沅湘紧抿着唇,无法说话。她该怎么开口说,刚才有人在她的臀部偷偷摸了一把?这样的话,她怎么好意思说?

皇甫宣维看了看她涨得通红的脸,将她拉到一旁,抓住她交缠的手,在她细致的腕上系上一条银链子──那条他一直拿在手里把玩的链子。

沅湘动弹不得,几乎是转瞬间,她便从交易厅中他的妻子,沦为他的奴隶,这条系住她双手的链子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她早就明白的,生在一个没有兄弟的沐阳城主的家庭,她的一生在父亲病重失去权力开始,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她只会成为别人的奴隶,有谁愿意去娶一个失了势的公主为妻呢?再说,如果一个国王的妻子是在沐阳的观风楼中找到的,对这个国家而言,这位王妃也是洗刷不掉的耻辱。

泪水滴落在银色的链子上。

皇甫宣维接过仆人递过来的长长的面纱,将黑色的纱罩住她全身,剎那间,她的世界失去了光明。

沅湘怔怔地看着被黑色所笼罩的自己,被人推着走了一步,差点踩到长至脚踝的黑纱。

连续几个踉跄,她才逐渐适应在黑暗中行走。

当走出观风楼,沅湘才明白他的用心。

几乎所有人都前来看热闹,好奇地看着她,猜测她是哪一位公主。

即使躲在黑纱的背后,她还是不敢抬头面对这些曾经对她无比景仰的人们看好戏的目光。

她紧紧地抓住皇甫宣维的手臂,一步也不肯离开;他也没有掰开她的手,任由她像章鱼一样巴着自己。

这一刻,沅湘放任自己去依赖他,感受他难得的温柔。

是的,温柔,感觉当初那个亲切的男人又回来了!怀念,伤感,悲叹……泪水不自觉地劈啪滴落他的手臂上。

他感觉到了,几不可闻地叹息一声,手悄悄滑进黑纱中,温柔地抹去她的泪水。

然而,只有短短的一瞬,他又回复先前的冷淡。

终于离开热闹的广场,也终于摆脱那些难堪的注目礼,沅湘几乎是虚脱地抱着皇甫宣维的手臂。

「可以放开了吧!」皇甫宣维平淡地说。

她将双手收回来,静静地垂在胸前。

「我们要去哪里?」沅湘忍不住问,无法忍受令人窒息的沉默。

皇甫宣维没有说话,撇撇嘴角,自顾自的往前走。

沅湘默默地跟在他身后,跟着他不快不慢的步子。

命运之轮便随着两人的步伐转动……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