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谢佩锜 > 《寻妻启事》
返回书目

《寻妻启事》

第一章

作者:谢佩锜

朱丽儿很满意她目前的生活,因为她可以把时间花在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写作上。

她是个小说家,而且是唯美派的。虽然她天马行空的幻想力远远超出她写作的速度,但勉强还算是拥有一样糊口的本事——强调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好保住她身为母亲的一点点尊严。她时常面对着一大片落地玻璃窗,面对着稿纸胡思乱想了一下午,却仍然写不出一行字。

在其他同行老早改用电脑写作时,她这个「仿古」的小女人,只有在他人的取笑声中,努力地发出小小声的抗议:「以我写作的速度,使用电脑无疑是浪费电力。」

「老妈,你最大的优点,就是很有自知之明。」最常取笑她的人,首推她的女儿朱千喜,一点儿都不懂得「敝帚自珍」的道理。

「千喜,你太护短了,你妈是不长进!」毒舌派第二号是同行秋必娜。相对于朱丽儿以「拖稿女王」闻名于千象出版社,秋必娜则被尊为「快手」,平均两个月献出一本书,又很懂得捕捉善变读者的口味,口袋自然麦克麦克。

「要是每个写小说的人都像你『朱九华』,我们这些画封面的画家上哪儿混口安稳饭吃?」说话慢条斯理的毒舌派第三号叫徐巧盈,人长得宛如她画的封面美女那么唯美浪漫,连骂人也同样有气质的不带脏字。

根据少数几位好友(损友)的统计,朱丽儿的所作所为,到目前为止,唯一可以算是跟得上流行的,就是替自己取了一个笔名:朱九华。

朱千喜一向勇于发表意见:「朱九华这名字太老气横秋了,跟你写的书不搭嘛!说不定,当初你若拿我的名字『朱千喜』去当笔名,销售量会突飞猛进。」

「千喜说得好!」秋必娜自信她人如其名,够亮眼出色,所以不屑取笔名,结果她的成果也一如她所希望的那样。「朱丽儿,朱丽儿,这名字跟你的风格比较贴切啊,你根本不需要取笔名!何必多此一举呢?」

「朱丽儿这名字,听起来太孩子气,我喜欢人家觉得我成熟稳重,如山岳九华一样,可以依靠……」朱丽儿小声的解释着。

噗哧!千喜很不给面子的大笑出声:「拜托你,老妈,要说笑话娱乐大家也捡点别的,请你不要残害民族幼苗。」

徐巧盈含笑附和:「就是说嘛!不小心把千喜给『笑死了』,你上哪儿再找一个男人生出这样美丽出众的女儿?」

这是大伙儿心中共同的疑惑,她们不止一次的或明示或暗探的想套出「那个男人」究竟是谁,但始终没有人成功。

朱丽儿十七岁给人弄大了肚子,十八岁生下小千喜,十九岁再度复学念五专,同一年开始提笔写作。同样十九岁,她少了可以理直气壮花父母钱的勇气,有千喜绑着又无法外出打工,只有选择投入自己最熟悉的小说世界。她希望人世间的爱情都圆满如意、了无缺憾,千万别跟她一样啊!

端看朱丽儿的外型。教人打破头也无法相信,她竟有勇气搞「未成年怀孕」的那一套把戏。不像嘛,要形容朱丽儿的长相,只需一句话:一尊放大的古典洋娃娃。时髦流行的套装穿在她身上,只让人觉得不伦不类。

她永远记得,当年的「他」总是以温柔的声音低喃唤她「白瓷娃娃」。他喜欢牵着她的小手逛街,为她挑选着符合她清灵气质的飘逸洋装,以及典雅的发饰、坠链。她总是乖顺的任由他装扮,一颗心沉浸在蜜海中;直到父母下班回家前,才脱下那一身贵气的服饰,换回契合公务员家庭气息的棉布洋装。

她的父母都是明星国中的老师,父亲已升为教务主任,两人夫唱妇随,日子美满,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孩子,在婚后第五年,夫妻俩领养了一名女娃,因为他们说这样便很快能带来子嗣。但这一等便是十多年,直到朱秀曼报考高中的那年春天,丽儿才姗姗来迟的降生朱家,刚好赶上父亲做四十五岁生日。

老来得女,疼惜自不在话下,但丽儿的童年依然是孤独的。她念小学时,大姊便已嫁人生子去了;等她到了青春期,老迈的父母又怎能了解她的少女心事呢?在这种情形下,她偷偷的谈起恋爱来了。

一直到现在丽儿也只记得他的好,忘了他的恶意失踪。

即便东窗事发,再也掩饰不住她凸起的肚腹当时,她也是咬紧牙关,不管老父如何咆哮,抽下腰间的皮带威胁着要「打」出实情,也不理会自发老母抱着她哭泣哀求,她怎么样也不肯透露出「他」的名和姓,她僵直着身子,跪坐在父母面前,没有丝毫表情,也没有任何反应。

教她该说什么呢?他早走了,且走得好远好远,存心让她追不上的。这教他如何负责呢?如果他肯负责,他也不会如同泡沫一般突然失踪,任她流干了泪也找不回他。

别问她为什么这么傻?你们都没瞧见他那一双盈满爱意的眼眸有多动人;你们自然也感受不到他对她百般的呵护有多醉人!虽然他有点「贵公子」的傲性,在她面前收敛得不着痕迹。他是真心爱恋她的,她深信。虽然最后,他选择背叛了她。

终于,她的沉默引来老父更大的怒火。「把孩子拿掉;立刻拿掉!」

她的心震了一下,不假思索的说:「我会去死。」

父亲崩溃的掩面哭嚎,他抱住她哭了起来。「为什么不听话?孩子生下来,你这一生怎么办?」

她无言以对,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清楚她内心的感受。如果,把孩子拿掉是对的,那不就等于证明她的爱情是错误的?她纯洁无私的奉献也是可耻的?不,不,不要!她不愿亲手抹煞她的爱,她的奉献。

最后,父母让步了,带着大腹便便的她,离开熟悉的生活圈,搬到郊区小镇,买下一幢近街的四层楼房。房子很宽敞,一家人住在顶楼,余下三层楼则分别出租,以收租金渡日。

在千喜上小学的前一年,父母双双弃世,这时她才知晓,房子是以她的名义买下的,是为了保障他们这个单纯又没能力的笨女儿,下半辈子不至于饿死。她一直是个没用的人。朱丽儿始终确信这一点。

千喜对阿公阿妈没什么印象,她唯一记得的是,阿公临终前曾紧紧拉住她的手,叮嘱说:「好好照顾你妈妈,答应我。」

千喜本能的点头答应,但小小年纪的她无法理解阿公的意思,不是应该妈妈照顾她才对吗?

事后证明,她的妈妈不仅是个教人头疼的女儿,更是一个不可靠的妈妈。

像今天,千喜气冲冲的拿着邮局簿子冲进和室——同时也是丽儿的书房,大声质问:「妈,家里只剩下一万元家用,你知不知道?」

朱丽儿收回云游窗外的目光,困惑地朝女儿看了一眼,然后粲然一笑:「你放学啦!千喜,我都不知道这么晚了,夏日的阳光总是驻足不去……」

「老妈!」千喜真想摇醒她的责任感。「今天星期六,我读半天,放学后到同学家比赛玩电脑游戏,我赢了五百元,我早上出门前有跟你说一声。你呢!你中午有没有记得吃饭?一整天又写了几个字?」她噼哩啪啦一口气说完。

「千喜,你是怎么搞的?十五岁的孩子像个管家婆似的。」丽儿笑道,镇静自若得像个没事人。「我忘了今天是星期六了,当然,我中午有吃,我泡了一壶花茶,配上你大姨拿来的饼干,可口……」

「大姨今天有来?」千喜搜寻着饼干的踪迹。

「是啊!她早上来过。」丽儿从矮桌下取出一个小小长条形的铁盒子,盒上有秀气而典雅的图案。「大姊说,这盒子拿来装读者信件很合适,所以特地买来给我的。」

「还真是好『大』一盒!」千喜嗤之以鼻,有钱人就是小器!想想,不对!她连忙追问:「大姨找你有什么事?」有钱人同时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奉行者。

「也没什么,」她娇俏的笑。「你表姊也二十五岁了,明天中午她约好要和一位青年才俊相亲,本来应该你大姨要陪她去的,不巧她已订了机票要下去美国看治邦。大姊说,对方的条件好到她不敢挑剔,所以也不好意思请对方更改相亲时间,只好由我陪梦美出席明天的相亲午宴。」

「哦——」千喜感兴趣的说:「那一定是一条特大号的肥鱼。」

「唉!我都忘了,梦美也二十五岁啦!」丽儿轻轻叹了一口气。

「是啊,你这位小阿姨才三十三岁,又未婚,她不怕你到时抢了她的锋头?」千喜斜睨着她打趣说。

「你胡说什么啊?我女儿明年都要升高中了,梦美再笨也不会拿我当假想敌。」丽儿慢慢的说,心中一片坦然。

千喜最了解妈妈的「软麻薯」性格,注定是一辈子吃亏而不自知,所以,当年祖父才会要求千喜保护她。「妈,大姨就只送你这盒饼干?」千喜有些无力的问着母亲。

「是啊!」丽儿高兴的说。

「那你到台北的车资、治装费,她怎么没帮你出?」千喜心里巳猜到答案。

「千喜,她是我大姊,难得拜托我一次,我怎能开口向她收钱呢?」丽儿神态轻松自若的道。

「难得?」千喜挑起一边眉毛数落道:「老妈,你够健忘的了!你忘了以前每年放寒暑假,不是梦美来搜刮你的新衣服,就是勤业、治邦来白吃白喝,还要出钱出力带他们四处游玩;如此劳民伤财,谁感谢你了?没有!他们私心以为,这房子是阿公阿妈的退休金买的,所以他们也有权利享用,若非学校开学,你还请不走那三只癞皮狗!」

「千喜,你怎么说得这么难听?我以为,有表哥表姊来陪伴你,你会很快乐。」丽儿皱起眉头问。

「我怎么可能会快乐?」千喜有些生气的噘噘嘴:「大姨会不明白你的经济情况吗?你的稿费时有时无,每个月的固定收入也只有租金三万元。如何养得起这多余的三个人?最气人的是,梦美老爱炫耀他们家有多么富丽堂皇,但等我说真要到她家住时,梦美马上面有难色的拒绝我。我看这有钱人的财富根本是占人便宜来的。」

「千喜!」丽儿拍拍千喜的肩膀道:「大家都是亲戚,你就不要计较那么多嘛!」看女儿还是嘟着嘴,她忍不住笑了。「好了啦!别生气。反正如今他们都大了,再也没兴趣来我们家长住了,搞不好想请他们来都请不动呢。」

「那最好。」千喜掀掀眉毛。「谁企图占你的便宜,我都会生气的。」她不忘此行的目的,摇晃了一下手中的邮局存款簿。「楼下那两个又忘了交房租,你知道不知道?家里都快没钱了,你还有能力『自费』上台北?我们下星期就要喝西北风了啦!」

「不是还有一万多?」丽儿温柔的问。

「正确的说法是,一万一千三百七十九元。但我星期一要交午餐费和补习费,差不多五千块,所以你只剩下六千多元可以运用。扣除来回车钱不算,如果梦美又邀你上街走走,吃定你是『阿姨』,到时候你身无分女的回来,我可没钱替你出计程车费。」

不是千喜杞人忧天,而是这个妈妈呀!曾经两次被梦美姊弟榨干了身上的现金,连买火车票的钱都没有,最后只好包计程车回家,再叫千喜拿钱来赎人。

朱丽儿吸了口气,眯起眼睛看看女儿,怎么这孩子的记性如此地好?

「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我保证。」丽儿信誓旦旦的说。

「你用什么保证?」千喜根本不相信她。

「梦美如今是个女强人,薪水多多,不可能会占我便宜。」

「我倒觉得她和大姨是一个鼻孔出气,一辈子吃软怕硬。老妈.你就是太好欺负了。」千喜连在心里都叹了口气。

「千喜,好歹我是你妈耶!」真是不给她面子哦。

「就是因为你是我妈,我才伤脑筋,怕你被人欺负而不自觉。」

丽儿拍拍她的头。「你想太多了啦!」

她的笑容把千喜的气恼扫走了一半,认命地说:「算了,我去催讨房祖,顺便……」

「别一天到钱呀钱的,人家手头不方便也是真的,我们不是还有……」

千喜豁然转身,目光炯炯,「你休想动用定期存款!那是阿公阿妈留给我念书的钱。我若是没人栽培,将来你老了谁有本事养你?」

朱丽儿惊讶的张大眼晴,为她的「童言童语」而失笑:「你不用担心我,我会养我自已。」

「就是因为你有这种念头,我才担心。」千喜摇摇头,也不等丽儿有任何反应便出门去了。她不懂,像妈妈这种古典美人,合该是生来给男人宠的,怎么至今还没一个归宿?是她害的吗?但愿不是,而且她知道其实有人想追求妈妈,只是她都不动心。

「对,一定是小镇上的男人都不出色,至少比不上我那个狠心的老爸,所以老妈才兴趣缺缺。」千喜想着想着,也就不再反对妈妈上台北,心想说不定她会有艳遇呢!

不过,也不能太便宜大姨那一家人。

她首先下楼通知两户房客别忘了把租金汇入帐簿,要不,马上交给她带回去也行。 果然千喜一出马,两家人异口同声表示明天交租。

这附近的人家都晓得,朱家实质上的户长是朱千喜,不是朱丽儿。朱丽儿只是用来充门面、签租约时盖章用的。

交代清楚,千喜马上到对面邮局打公用电话给大姨朱秀曼,要她明天汇五千元「车马费」下来,否则她不给妈妈上台北。

「五千元?」朱秀曼失声尖叫。

「五千元不够阿姨买一件上衣啦!」千喜脸不红气不喘的说:「要不然,我打电话到姨丈公司,他若是晓得你『忘了』拿车马费给我妈,教我妈出钱出力做白工,他一定会很感羞愧的立即汇一万元下来,还叫司机到车站接人。」

朱秀曼倒吸一口冷气,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没错,江福生是个厚道人。「明天休假,邮局没开啦!」朱秀曼随便找个借口搪塞。

「总局星期日上午有营业,我都替你打听好了,『亲爱的』阿姨。」千喜笑眯眯的说。

「朱千喜!」她咬牙切齿的声音由话筒传入千喜耳中。「你这个小讨债鬼,一点都没有你妈可爱。」

「我要是像我妈就惨了,一辈子存款空空。」朱千喜看着人来人往,笑容在唇边荡漾,用娇气但坚决的声音一字字道:「五千元,记得汇入我妈的帐户,明天上午我会到邮局查帐。对了,别忘了提醒表姊,既然已钓到凯子,就放我妈一马吧!小阿姨只剩一把骨头,没有油水可榨了。」

「你在说什么屁话……」朱秀曼已在那头开骂。

千喜挂了电话,拒绝人荼毒自己高尚的耳膜。

她从没喜欢过大姨那一家人,除了姨丈江福生,勉强再算也只有大表哥江勤业。朱秀曼嫁得早,大学一毕业马上踏进结婚礼堂,不曾赚过一毛钱给养父养母,倒是带走了一笔嫁妆。不过她很有帮夫运,原来只算小康家境的江福生,在娶了她之后便开始发达,尤其长女江梦美出世后,替江家带来更多的财富,她自然备受宠爱,就连后来出生的儿子勤业和治邦,都不如大姊梦美受到父母最多的关注。

江福生是个诚恳、厚道之人,只专心于他的印刷事业王国,家务事全都委任妻子。千喜也是到最近才得知,江福生根本不清楚朱秀曼喜欢占小妹便宜的毛病,他一直以为朱秀曼很照顾「身世可怜」的丽儿和千喜。

千喜也明白大姨不是坏人,只是每个人处世待人的心态各有不同,因此她也没有拆穿她「长姊如母」的假面具。只不过,千喜已懂得反治之道,不再轻易容忍有人轧老妈的便宜,尤其大姨不知比老妈富有几百倍。

仔细想想,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大姨产生反感的呢?

那是国小二年级的某一个休假日,成功后的姨丈为家人买下第一幢渡假别墅。朱秀曼迫不及待的邀请丽儿和千喜来大开眼界,在场的还有几位江家的亲友,少不得嘴上抹蜜的恭维朱秀曼很有帮夫运又善于持家,只有少根筋的朱丽儿不会奉承人,比千喜更加好奇的四处参观。

等大家都坐下来喝茶时——当然是在户外庭园,顶上有遮阳伞的那种休闲坐椅——朱秀曼用眼尾膘着在不远处欣常玫瑰花圃的丽儿,用一种傲慢的口吻对江家亲友说着:「虽然我没有从养父母手中得到半分遗产,但是,我一点儿都不计较,我深信凭着我和福生心手相连的共同奋斗。总会有成功的一天。」

江家亲友想必已听过很多次类似的宣言,便异口同声道:「是啊,是啊!同样是女儿,你父母明显偏袒自己亲生的。好在你肚量大,不计较。」

「秀曼啊,你那个妹妹也是可怜……」

「你这做大姊的不担待些,教她怎么生活?平常我们都不时捐款救济旁人,何况她是你的……」

「……」站在不远处的千喜,将这一切听得清清楚楚。一群三姑六婆都当千喜是小孩听不懂,口没遮拦的不知避忌。搞不好,朱秀曼以为有必要将自己宽宏大量的「施恩之举」,讲给逐渐长大的千喜明了,教她知道,没有大姨的「吃亏」,她们母女的日子没今天这样好过。

可惜当事人不这么想。千喜是个敏感的孩子,她感觉得到这些女人话里的伪善、恶意。

她跑到母亲身旁,扯着母亲的袖子,带着赌气的口吻说:「妈,我们回家了啦。」

「你怎么突然想回去了?你不是也觉得这里很漂亮吗?」朱丽儿不知女儿在生什么气。

「就算是皇宫,我也不稀罕,又不是我们的。」千喜皱着眉头生气道。

「哦,原来个千喜在吃醋呀!」朱丽儿微微笑了笑。「很抱歉,妈妈这辈子都买不起豪华别墅给小千喜住」

「谁要你买啦?」千喜扮了个鬼脸说道:「我长大后会赚很多很多钱,然后买栋最棒的别墅送给你。」

「是吗?」丽儿唇边漾起一丝笑意,若有所思道:「可是妈妈不希望你送别墅。」

「那你希望我送你什么?」千喜亲热的问道。

「你长大后,送我一个好女婿吧!」她缓缓说出心愿。

「好女婿是什么东西?」千喜歪着头不解的问。

「以后你自然会明白。」朱丽儿笑着抚摸她的秀发,便牵着她的手回到众人身旁,一同饮茶。

千喜当时便立下志向,一定要完成母亲的心愿,不管「好女婿」这东西有多贵、多难买,她都要想办法弄来给母亲,博她一笑。

她喜孜孜地想着,不过很快的又给大姨弄拧了好心情。

「丽儿,」在客人都告辞后,只剩下她们姊妹俩,朱秀曼又以那副理所当然的口吻道:「暑假快到了,叫梦美姊弟他们去你那儿和你作伴,千喜的功课也有人指导……」

「大姨!」千喜不可思议的瞪着她。「我刚才还在想,暑假要到你们的新别墅渡假,这里的房间也够住,又可以游泳……」

「那怎么行?」朱秀曼面容坚定的摇摇头说:「这别墅是买来招待你姨丈生意上的客户用的,被你们这一群小鬼糟蹋一个暑假,还能见人吗?更何况,你来我家,留你妈一个人,也太寂寞可怜了,不如让梦美他们去陪你们住,有事也可以叫他们帮忙做。丽儿,你说我这样安排好不好?」她亲亲热热的对妹妹说。

「好埃」丽儿是出了名的心软好说话,而且她也舍不得千喜。

朱千喜对晴空翻个白眼。没辙了!

朱秀曼露出满意的神情,又故作苦恼的说:「不过,你也知道,青春期的孩子最古怪,你如果没开口邀请他们,他们会赌气不肯去,很烦人的。」

不去才好!千喜心想。

丽儿温和地笑笑,「别担心,我见到他们会亲自邀请他们暑假来玩的。」

什么呀?千喜为母亲竟能如此平静地接受这种烫手山芋而感到惊讶。难道老妈已忘了她最心爱的一件白洋装,花了她半本书稿费才买到的蕾丝袖洋装,在春假期间才被梦美A走,到今天仍找不到第二件相同的。

朱秀曼像是很识大体的说:「你一向疼爱晚辈,怪不得梦美他们都喜欢你,每次放假都留不住人,非去你那儿住不可。其实,我也很不喜欢他们去打扰你,可是孩子有他们自己的主见,我只是觉得对你很抱歉。」

「自己人干嘛说这种话呢?」丽儿没心机的笑道:「小孩子放假期间到亲戚家住一住玩一玩,也是很平常的事,我反而高兴千喜多了玩伴。」

「我也是为千喜着想,才不得不同意梦美他们放假就往你家跑;要不然,哪个做母亲的不希望把孩子栓在身边呀!」朱秀曼得了便宜又卖乖。

「你啊,有什么家事要做,或者是跑腿的工作,尽管叫他们做没关系。尤其是梦美,到今天连一个碗都没洗过,以后怎么嫁人呢?查某团仔在家里做公主是没关系,她命好嘛,一出世老爸就发达。不过,谁知道以后婆家是何种环境……」朱秀曼又开始把江家的发达史细细重述一遍,而丽儿向来都是最有耐心的听众。

千喜不满的看着母亲,完全无法了解,她怎会连一点心机也没有?不懂得如何摆脱麻烦就算了,还由着别人占尽便宜还一副施恩者的嘴脸,她居然一丝火气也没有?

大姨又何尝不知,以朱丽儿比透明纸还薄的脸皮,怎么会好意思叫别人的小孩帮忙做家事?

千喜已经可以预言,这个暑假,老妈一定又交不出一本稿子,然后接下来的几个月,她们又须省吃俭用,不要作出游之想了。

没救了!看着老妈在大姨舌灿莲花的攻势之下,连连点头的天真面孔,千喜再一次确信:我的妈妈没救了。于是,那年才八、九岁的她,已领悟到一件事:我必须自力救济!

朱丽儿的脑容量大概很小,没办法同时容纳两件烦恼的事,每当有什么事情烦扰着她,她往往会把另一件正事——写作,暂搁到一旁去。

从大姊拜托她陪梦美去相亲的那一刻起,她就不断在烦恼,她该穿什么好呢?还记得大姊有交代,「要穿得正式一点,气派一点,别让对方看轻了江家。当然,也不需要穿得太华丽啦!毕竟众人的目光都应落在梦美身上,你是陪客。」

好难哦!丽儿轻轻吐出一口气。

千喜从邮局回来,就瞧见她对看拉开门板的衣橱发呆,心神恍惚的不曾查觉有人进屋。她叹口气,心想若妈妈哪天给人暗杀了,她可能糊里糊涂地也不知凶手是谁。

「妈,」千喜沉默了一会儿,忍不住开口:「拜托你别再发呆啦,反正你也没几件外出服可挑,随便找一件最新的套上去就好了,大功告成。」

丽儿摊开那一双纤弱的手,做了个动人的无奈手势。「大姊说对方来头很大,不可以穿得太随便,会被人瞧轻身分。」

「哈!她干嘛不干脆帮你打点行头,毕竟那事关江家的面子,而不是朱家的。」千喜讲起大姨就是有气。

「助人为快乐之本,不可以附带条件。」

千喜不太认同的哼了一声,不过想到明天就有五千元进帐,再加上房租,她的心情也大好了起来,回复了属于她真实年龄的好奇天性。

「那条肥鱼尊姓大名?是哪家公司的大老板啊!」千喜好奇的问。

「什么肥鱼?」丽儿仍在烦恼她的衣服太少。

「要跟梦美相亲的那个人。」真是的,妈妈老是心不在焉,如果她当年谈恋爱也是这么不专心,可就怪不得狠心老爸会丢下她落跑。

「别叫人家肥鱼,大姊说是了不起的青年才俊,家世一流,家里是经营跨国企业的大公司……做哪一行的?我忘了,大姊有跟我说吗?」

「老妈,大姨在跟你聊天的时候,你心里都在想什么?你连男方姓什么都不知道,到时候怎么称呼人家?又拿什么话题作开场白?」千喜对她的迷糊深感吃不消。

「那很重要吗?」丽儿在床沿坐下,轻飘飘的,好似天使坐在云端,

「天哪!大姨可能眼晴脱窗了才叫你去。」千喜将她健美的躯体朝后仰倒在床上,放声大笑。

她拥有比母亲更耀眼夺目的完美外表,但全身上下无一丝如梦似幻的色彩。她相信她遗传父亲较多,真是谢天谢地!

不过,她取笑归取笑,仍然很迅速的帮妈妈挑妥一件曼蒂克淡紫色的洋装,有着薄纱飘逸的裙子。江梦美现在可是江福生的得力助手,所谓的女强人,对朱丽儿所爱穿的长裙或洋装,应该是不会想要了。

「唉呀,千喜,你的眼光真好。」她吞下一句:真像你爸,他从来不会挑错适合她本身气质的衣服。

「妈,别再作白日梦了。现在几点你知道吗?」

「很晚了吗?」丽儿根本毫无时间概念。

「我都快饿扁啦!」千喜终于发出抗议的叫声。

丽儿摊开那一双雪白轻飘的手,喃喃道:「噢,对不起,宝贝,我忘了。你出去买面或便当回来吃好吗?」

看她毫无悔悟的表情,千喜实在生不出气来。多么教人受不了的朱丽儿!为什么阿公阿妈轻易地原谅她未成年怀孕?为什么左邻右舍没人会耻笑她做未婚妈妈?千喜已经知道了答案。当她一次又一次的忍受着妈妈所造成的不便或困扰时,她同时也感受到专属于朱丽儿的魅力。

就因为这股魅力——那隐含着孩子般的无心机和纯真的性情就连与她性情南辕北辙的秋必娜,都宁愿忍受她的不成熟行为,也舍不得和她保持安全距离。

千喜愉快的耸了耸肩,谁教她是我老妈呢?一个与世无争的小小作家,胆小安静、羞怯、生平无大志,只做得出一件惊世骇俗的事——生下朱千喜。

虽说不是理想妈咪,但看在她有勇气生下她的份上,千喜发誓要爱她一辈子,即使在最生气的时候,也不曾动摇过爱她的决心。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