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谢佩锜 > 《寻妻启事》
返回书目

《寻妻启事》

第七章

作者:谢佩锜

必娜打岔——美女受不了遭人冷落。「说真的,千喜,昨晚你接到丽儿的电话,她有说她已经跟你爸谈到有关你的事了吗?」

「我没问。」其实是不敢问。千喜神色黯然。

「丽儿这个缩头乌龟该不会不敢讲吧!」必娜愈想愈肯定其中的答案。「这样拖下去对你们三人都不好。千喜,或许该你主动出击了。」

千喜眨眨眼,等待下文。

必娜神秘一笑。「吃完饭,我陪你去找巧盈。」

「找她做什么?」

「巧盈的异母大哥叫卫东阳,是元配所生的『世子』。」必娜放下汤碗,拂一下及肩长发,说道:「我没见过他本人,不过我知道他是辜重鸣的好朋友,女性杂志还封他们是『www.ysb88.com四大花花公子』,被巧盈骂死了,说是www.ysb88.com最有价值的单身贵族还差不多。总之,巧盈和卫东阳感情不错,你可以透过卫东阳去接近你爸爸辜重鸣,给他一个惊喜。」

千喜有些跃跃欲试,又有点为难。「我怕他只『惊』不『喜』。」

「不试试看怎知他不喜?他不喜,你就给他『千喜』嘛?」必娜鼓起三才不烂之舌,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回眸见潘化智有点怔怔的,她诡秘一笑:「恭喜你,千喜很快将成为『正牌公主』,你想预约『驸马』一职吗?」

「千喜的生父是『鹰羽』的辜重鸣?」潘化智的父亲在辜家旗下一家报社当主管,他当然清楚辜重鸣这三个字的份最有多重。

「怎么样呢?」必娜追问。

千喜也虎视耽耽的看着他。她仍旧不明白有爹跟没爹差别在哪里,因为没体验过,但却很好奇别人对她的态度会不会因此而改变?

潘化智搔搔脑门。「伤脑筋!我最怕跟有钱人打交道。千喜,你以后是姓朱还是改姓辜?我真傻,这不是你能作主的事。」

「我当然姓朱,我叫朱千喜。」千喜大声的说。

「真的?太好了。」潘化智一把抓住她的手。

「神经!这关你什么事?」千喜没好气的甩开他的手,嘴角却忍不住微微上扬。

必娜看在眼里,暗暗思忖:想来,又是一对早婚族!不管千喜嘴巴多硬,大智这孩子更不简单,迟早会将千喜拐进礼堂。不过,也不是没有变数,辜家那帮人毕竟是「未知数」,无法加以预测。

辜家有后了。

这些日子以来,辜重德每次想到都忍不住想狂笑三声,忍得好不辛苦。

他最近频频约会江梦美。话颗三兜四转,总会绕到丽儿和千喜这对母女身上。

「你小阿姨真是伟大,守着女儿不肯嫁人,想必对初恋男友眷恋难舍,这在现代可是很难得的。男人一生最美好的梦,就是被一名深情女子所爱着。」在他想来,丽儿是一朵为情所苦、为爱执着的「苦情花」。

梦美露出不敢苟同的表情。「一个女人婚前失足,又带看一个拖油瓶,纵然长得还不错,她皮肤白嘛,一白遮三丑,然而,肯娶她的男人毕竟少之又少。」她满心不是滋味,不明白辜重德是什么意思。当初他向她询问丽儿的地址,她便起了警觉心,生怕他「移情别恋」,她知道丽儿是深富女性魅力的,所以便主动说出了家丑;朱丽儿未婚生女,败坏家风,致使老父老母无颜见人,带着她躲起来生产,她可不是什么清纯玉女。

就这样,辜重德是第一个意外知道辜家有后代的人,他内心忍不住的暗爽。 辜以侬是第二个知道,却故意知情不报,谁教辜重鸣酷味十足,舍不得给老妹些许温柔。

江梦美作梦也想不到,小阿姨的初恋情人竟是辜家二少,小千喜会是辜家的长孙女。谁想得到呢?一干亲戚们都以为朱丽儿单纯好骗,那个「没良心的人」不是同龄的惨绿少年,就是好色的中年叔叔。 辜重德在事情尚未明朗之前,自然不肯对梦美点破。

「我那个小阿姨最近很反常,听我妈说她好像失踪了,突然联络不到人。她上回失踪一个礼拜,这次又无缘无故走人,身为人母却不思以身作则,我们都很担心千喜会受到她的影响,步上她的后尘,朱家真的会完蛋了。」梦美故作悲天悯人状,希望重德不要受「坏女人」吸引,毕竟她才是「身心清白」的好女孩呵!

重德明知故问:「一个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失踪?总该有一个理由。」

「能教女人突然反常的不顾一切,总不脱一个『情』字。」梦美心想这次他非死心不可。「你想,她把女儿丢给朋友照顾,自己跑去追情郎,像话吗?」

「是啊!」重德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照理说她有事出门,一去好几天,应该把女儿托给亲人照顾才对。」

梦美忙撇清。「不是我们不愿意,而是事先根本不知情,况且,千喜要上学也不方便。」她的声音透着委屈。「你不知道我妈为了小阿姨和千喜牺牲了多少,总说要报答养父养母的养育之恩,凡事委屈些也是应当的。」

重德连忙说:「这才叫长姐风范!」其实他指的是千喜可以给祖父母照顾,康淑贞想要一个孙子想得快疯了,才会逼着他上相亲。

重德虽然放荡些,是个孝顺儿子,住在家里以便两位老人家想唠叨就唠叨,想骂人就骂人,还风度一流的嘻笑娱亲;但是,他真的没有一丝一毫想结婚的意愿,所以一听小妹说起二哥有意中人,他马上、迫不及待的拔刀相助,只要辜重鸣肯娶,三年内老妈会暂时放他一马吧!等到由江梦美口中得知千喜的存在,他更加喜出望外,万岁,万岁!辜家有后,他不用再背负「传宗接代」的重责大任了,可以多谈几年恋爱,享受美好的单身生活。

过去,他曾不平。论长幼有序,要逼婚也该去找重鸣才对,为何爸妈不敢对重鸣以亲情相逼?论身价,重鸣才是钻石单身汉,身旁岂无美女?

到今天他才明白,当年大哥意外亡故,措手不及、哀痛逾恒的父母当机立断地把重鸣送出国求学,无意中造成重鸣对朱丽儿的负心,使无辜的千喜不幸成了私生女。虽说是无心的,但伤害毕竟造成了,死心眼的辜重鸣才会「虚席以待」。

他暗自笑叹:「没想到那个冷血汉居然是个痴情种!」他又回想初见朱丽儿的那一幕,那么文静雅致,飘然若仙,仿若一弯春溪,不艳却醉人。

雪肤花貌的朱丽儿,是一如羊脂白玉,有教男人痴情的本钱。

「重德,」耀眼亮丽的江梦美柔声道:「我妈请你明天过去吃中饭,我爸难得休假,你们可以见见面,聊一聊。」

「很遗憾,」重德彬彬有礼的说:「明天要为『狂爱三人组』开庆功宴,他们的新专辑销售破三白金。」

梦美小心冀翼的说:「你是老板,不去不行吗?」其实是等他开口邀请她共赴庆功宴,趁机向外界公开两人的关系,若能上报就更完美了。

重德自然查觉到她充满期待的眼神,故作不识,话锋一转扯上别的。

开玩笑!他辜重德到目别为止,还没遇见让他渴望拜访「女方父母」的异性呢!他对结婚的态度可是很保守的,「拜见双方父母」相当于要行办婚礼,岂可儿戏!就算不考虑这一层,他也绝对不敢娶江梦美!前两天,事重鸣已向他声明:「我是一定会娶丽儿的,假使你有意改口叫我『姨丈』,我也不反对。」

真是欺人太甚,想占他便宜?门儿都没有!他拒绝成为社交界的一大笑柄。所以,只好对不起梦美做的美梦了。

浓浓的夜,似一杯宜慢慢品尝的香茗。丽儿很享受被重鸣搂在怀里看电视、那种备受呵护的感觉。

他的双臂搂着她,边说边吻她的秀发。「丽儿,你想要巴黎订制结婚礼服,还是请香港的设计师做?」

「www.ysb88.com没人会做吗?」

「当然有。只是,我以为你会希望趁这个机会到国外走一走,开开眼界,我可以叫以侬陪你去。」他仿佛看穿了她的心事,笑着补充,「蜜月旅行一定是我们结伴同去,可是到国外采购新衣,以侬比我熟门熟路。」

丽儿摇了摇头,把脸埋在他怀里。「认真要买,在台北就买不完了,而且,还不急!」

「胡说,订制一件结婚礼服少说要一、两个月的时间,若要找世界知名的设计师,拖个半年更是常事。」他的语调安详,充份流露出他的执着。「丽儿,我们一定要在今年完成结婚典礼,从现在算起,最多我只再等三个月。怕只怕,是你等不及。」

「你乱讲。」丽儿轻敲他的胸膛。

「我是有根据的。」

他说得那么肯定,丽儿不禁以讯问的眼光望了他一眼。

「搞不好你现在肚子里已经有宝宝了。」

「啊?」刹那间,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重鸣低语:「我没避孕,你也没有,记得吗?」

「我……忘了。」丽儿愈说声音愈小「不行,我不能再一次未婚产子。」想到千喜会有的反应,还有摆在她床头的那本「教你如何坐月子」的书,她便感到「老脸」无光,羞愧极了。

「再一次?」重鸣追问,仿佛小孩子怕听错话一样。

丽儿马上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一时间张口结舌,不知不觉坐正了身体,怕他气愤之下将她揉碎了。

「丽儿——」他拖长声音,似乎在考虑要采取何种态度。「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他淡然地问道。

「如果是呢,重鸣?」她以问题代替回答。

「你想现在坦白,或是再隐瞒下去?」

她不希望有任何小疙瘩存在他们的关系里,不管这疙瘩有多微小「对不起,重鸣?」她歉然说道。「那年你走后,我发现我怀孕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幸亏我父母明理,让我生下千喜,今年十五岁了。」一颗炸弹,她亲手引爆了!

「千喜,我的——女儿?」辜重鸣深受震撼

「是你的女儿,我为她取名千喜,朱千喜。」

「我居然不知道我有一个女儿……」

「对不起,重鸣,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而且……」

「不要说了。」他热切地吻住她的唇,环着她的腰,激动的说:「傻瓜,是我对不起你,让你一个人抚养孩子,害你吃苦了。」

丽儿感动得泪眼婆娑,过去的种种在心头翻涌不已。「千喜很乖、很懂事,我爸爸又留下房子给我,谈不上吃苦,只是——」

回到生命里最混乱的那一段日子,她的声调中呈现了几许悲哀。「我爸妈才真的被我拖累了,因为我未婚怀孕又未成年,他们饱受讥评的眼光,把一班亲朋故旧全疏远了,到老才知晓寂寞的滋味。我半生从不欺人,只觉得对不起生我养我的父母。我答应过爸爸,让千喜永远姓朱,以承继朱家的香火,即便我日后嫁人,千喜一样姓朱,不能更改。」她凝视着爱人,眼里有千种柔情,都要化成盈盈珠泪。

重鸣定定看了她许久,才开口道:「这就是你拖着不敢说的原因吧?」

「我怕千喜被抢走,因为父亲有这个权利。」她仰起脸来,哀求道:「重鸣,你是千喜的生父,求求你就让千喜姓朱吧!我是个不孝的女儿,只会疯狂盲目地恋爱,无法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让父母一下子白了头发,整日愁颜相对,到老才饱尝辛酸痛苦的滋味,每次想到这里,都像一把尖刀深狠地割裂我的心!」她浑身颤栗,声音里含着强烈的自责。

重鸣受不了她痛苦的模样,将她拥进怀里,紧紧地搂着,亲吻她的头发,额头,耳垂……

「有罪的是我。我是男人,我才是该负责的那一个。」他那种费解暗哑的声音她从来没听过。「我自私的只想要霸占你,使出浑身解数诱你上床,完全没有考虑结果,忘了女孩子是会怀孕的。」

「我们都欠缺考虑,被爱冲昏了头。」她面色苍白,费力地说。

「但是我从来不后悔,我一心一意只希望占有你,从来没有一个人或一样东西让我如此渴望占有,只有你。」他的声音很低。「我以为我有能力保护我们的爱情,我以为我们会有美好的结局,我以为我不会伤害到你。老天作证,我不想要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我作梦也想不到,最后伤你最深的居然是我;我的私心,我的鲁莽,竟使你全家受连累……」

「重鸣!重鸣!你不要自责吧?」她低喊着。「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父母非常疼爱我,看到我平安地产下千喜,他们皱起的眉头也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而逐渐舒展开来。他们伤心的是我将因此而断送幸福,更难过我对人生的理想提早幻灭!我从来不敢说出你的名字,除了怕爱女心切的老爸爸会去找你拼命外,更不想让父母察觉出我心底有多么绝望,多么想再问你一声:为什么?」

她紧紧闭上眼睛,而后又睁开。「我很高兴我终究没有爱错人,更庆幸自己坚持留下千喜,不曾造成另一个遗憾,这样就够了。」

他注意到她脸上的祥和及眼里的柔情,深深地感动,再次拥她入怀。「谢谢你相信我,丽儿,谢谢你愿意生下我的孩子。」

「我才应该谢谢你带给我一个孩子,让我有活下去的力量,不敢轻生。」丽儿的天性不愿使人为难,对重鸣尤其如此。

「我真的很爱你,丽儿。」他怜惜地说。

「你同意让千喜从母姓,承续朱家香火吗?」

「只要会使你宽心,也安慰岳父岳母在天之灵,我当然同意。」顿了顿,他加注说:「千喜那孩子知道吗?」

「知道,她也希望如此。」丽儿这方感受到真正地安心。「她和外公情份很深,外公说十句她听十句,比我这个女儿还贴心……」

重鸣把她抱在怀里,对她热切地微笑着。「跟我多说一点女儿的事。」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做了父亲!

丽儿看到他那么自然地接受突然多出一个女儿的事实,心里真有说不出的高兴,更觉得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好男人。早在十七岁就看出他的好,果然敢做敢当的「好男孩」长大后也会是一流的好男人。

那个夜晚,她叨叨絮絮地描述着他们的女儿——千喜的一颦一笑,生活点滴。

辜重鸣也从话语中,逐渐勾勒出女儿的形貌、个性、人品。 果真没错,是他的女儿,知道要保护妈妈,他应该给她一个嘉奖。

「听起来,她是个很独特的孩子,小小年纪就有自己的想法和行事准则,很像我。」重鸣有感而发。

丽儿愉快地笑了。「你们一定很合得来,千喜连外貌都遗传你较多。」

「是吗?我倒希望她更像你一点。」

「你不许批评她哦,千喜是个贴心的好女儿,从不做让我皱眉的事。」

「我开始担心了,你爱女儿胜过于爱我,这我可受不了!」重鸣半开玩笑地说,心底认真地计算要把女儿送去读寄宿学校,寒暑假在家就够了,平时是他和丽儿的两人世界。这不是他欠缺父爱,而是他自己也是这样长大的。

「你真傻,爱丈夫和爱女儿是不一样的。」她从不杞人忧天,甚至有点儿无邪。交代完千喜的事,心中的宁静感又回来了,感到轻松而安适。每件事都会很好的,她开心而笃定的这么想。

等到要上床睡觉之别,她才想到要问:「我明天就联络千喜,让你们早一点父女相认,好吗?」

「不用,我等她来找我。」

她似乎感到诧异。「她怎么可能来找你?她不知道你的住处。」

「她会找到我的。」他缓缓地道:「如果她像你所形容的那么酷似我,一旦她得知我是她的生父,而你又一直不敢跟我挑明了说,她会采取行动的。」

「是吗?」丽儿的星眸睁得很大。

「老实说,我也想看看她能做到什么程度。」重鸣轻笑道:「既然她已经不是三岁小娃娃,不可能让我抱到膝上疼爱,我这做父亲的也不能用洋娃娃和巧克力哄骗她,那反而会遭到耻笑!我只有等着——见招拆招。」

她伶俐地说:「千喜非常善解人意,她会体谅你的。」

「我相信她会,但要等她对我心悦诚服之后。」他是很重实际的,换了是他,也不会轻饶了抛弃妈妈的男人。

丽儿轻叹:「都怪我十多年来不曾向千喜透露有关你的事,我以为我们不可能再见面,说也无用。」

「的确,说也无用。一个不在身边的父亲,就算贵为国王又如何?」

「重鸣……」

「不要紧的,丽儿,我们都还年轻,有机会补救的。」他拥着她,笑得高深莫测。「记得哦,你和女儿通电话时,千万不可说出我已知道有朱千喜这号人物。」

「你真要玩?」

他执拗地说:「所以你要站在我这边,暂时不要点破真相。」

「你们两个哦!」丽儿悠悠一笑,心想,有何不可!没人规定「父女相认」要像小说戏剧里的情节拼命洒狗血,或两人相拥痛哭;或一人尖叫不认,一人涕泣忏悔,气氛浓重得宛如走进灵堂。那种「真情流露」或许赚人热泪,十分耗损精神,不是朱丽儿所乐见。

往事如烟。当年的一场轰轰烈烈,只盼能换得如今的嫣然一笑。

一听说有机会看辜重鸣出洋相,竟是响应者众,一个个迫不及待的出馊主意,身先士卒的要配合演出。

千喜不免怀疑:「原来我爸的人缘这么差?!」

在场的除了秋必娜、徐巧盈、徐巧盈的大哥卫东阳,再由卫东阳召集元正则、贺星月这对准夫妻;辜重德和辜以侬则是闻风而来,他们心里藏着「秘密」,需要和卫东阳合作共同玩弄辜重鸣一下,不想朱千喜自个儿先出现。兄妹俩喜出望外,争着自我介绍。

「我是你叔叔!」辜重德先喊出声。

「我是你亲姑姑!」以侬利用同样是女性的方便将千喜揽到身旁细瞧,赞道:「好标致的小美人儿,活生生是二哥小一号的翻版,五官鲜明,但线条较为柔和,你妈妈真的好会生!你叫千喜对吧,我是你姑姑。」她期待的看着侄女。

「姑姑。」千喜嘴巴可甜了。

重德在一旁叫嚣:「我呢?我呢?我是你叔叔。」

「叔叔你好,希望以后不必改口叫你姐夫。」

知晓内情的人都在喷笑,当然以辜以侬笑得最大声。

「你果然是二哥的女儿,嘴巴一样毒。」重德摇头叹气。「你怎么不多像你妈一点呢?你妈多温婉、多有气质!」

千喜嘿嘿一笑,暗想:「我妈又没跟你生活在一起,你怎会了解『气质』不能当饭吃!不行,需为老妈留点形象,将来在婆家才好做人。」

在得知朱丽儿一直不敢对辜重鸣坦白生下千喜的事,辜重德击掌道:「都是二哥不对,他身上一分一毫和蔼可亲的气味也没有,楚楚可怜的朱丽儿一开口试探,铁定又被他吓得倒退三步,哑口无言。」

千喜为难道:「我不要妈妈被他凶。」

「你放心好了,」重德正义感十足的说:「我偷偷带你回去见祖父祖母,先把老人家的心抓牢了,你爸敢多放一个屁吗?想想看,你妈有勇气生下你,又把你养这么大,辜家上下都应该对她鞠躬敬礼,感谢她的大恩大德。」

千喜怪道:「我妈有这么伟大吗?」

「有,当然有。」重德想到自己不必再遭母后大人逼婚,便对朱丽儿感激得不得了。「你不用担心你妈会被你爸欺负,我绝对站在你妈这边的。所以,你也一样是吧?毕竟你也是二哥手底下的受害者之一。」

以侬不置可否,她可是亲眼见到重鸣和丽儿的相处模式,他们互相疼惜都来不及了,谁也不忍欺负了谁。

「千喜,你要原谅你姑姑,她如今是你爸身边的秘书,拿人薪水,不敢放肆。」重德一本正经,轻快地说。

「你少挑拨离间。」以侬扬一扬头。「千喜,以后大家相处久了,你就会明白,你这位三叔时常口没遮拦,而且自命风流,怪的是,女孩子都喜欢他。」

「现在是谁在挑拨离间了?」重德挑眼道。

千喜眉宇一清。她感觉心头暖洋洋的,浑身舒畅,她喜欢她的「家人」。

「我说,你们的认亲仪式还真是与众不同,比较像吐槽大会。」卫东阳身为主人,有责任把话拉回正题。「现在你们都互相介绍过了,也该言归正传了。要如何把千喜的身世公开,给辜重鸣一个大喜!」

元正则突然出声:「你确定你母亲还没有向重鸣坦白?」

他一手搂着星月的香肩,眼睛却盯住千喜说。他记得很清楚,重鸣对丽儿迷恋至极。

「我确定,因为她不敢说。」千喜的语气是平和但肯定的。

「为什么不敢?」元正则正色说:「你不要被重德所误导,你的父亲其实是个外冷心热的人,我敢说他对朱丽儿依恋情深,没有理由不接受自己的女儿。」

「因为,」千喜慢吞吞的,不大情愿由自己的口中说出:「我妈是独生女,我必须从母姓,绝不可能改辜。」

辜重德等人都呆了一呆。心想这确实难了。

辜以侬想到老板那自傲的性格,摇了摇头。「怪不得丽儿隐瞒至今。」

元正则自问,换了是他肯让长女或长子从母姓吗?答案是免谈,除非生到第三个「保障名额」。有钱人最怕没后代,使一干外戚在旁虎视耽耽。

辜重德猛然:「你怎么可以不胜辜呢?你姓朱,我怎么办?」

千喜瞪眼。「跟你有什么关系?」

重德一时语塞,以侬笑着大爆内幕,「他被母后大人逼婚,逼着传宗接代,苦兮兮地熬忍了许多年,一知道二哥有了后代,最高兴的人就是他。你姓朱,辜家一样没后代,除非丽儿马上再生一个,否则,他仍旧要把相亲饭继续吃下去,直到母后大人抱到孙子为止。」

「真是的,千喜姓什么都是千喜,她是辜家人,这点事实会因此而否决吗?」徐巧盈的声音带着一种奇怪的味道。「我是卫东阳的妹妹,我不姓卫,我姓徐,难道你们会因此而否决我是卫冷泉的女儿吗?」

「当然不会。」重德忙打圆常「可是,卫叔叔不缺儿子哩!」

「你们辜家哪一代缺过儿子啦?」徐巧盈笑眯眯地反问。

「就这一代。」重德索性皮到底。

「难得你如此忧心忡忡,足见你的孝心,那么,你就努力的生吧!要知道,孝顺不是孝顺在嘴巴上,要化为实际的行动。」

将了一军的辜重德也不是省油的灯。涎脸笑道:「我是很想努力,问题是我一个人生不出来!不然,我们两家联姻吧!」

如此煽情,听来毫无诚意。

徐巧盈由俏鼻孔哼出一声讥笑,算是回答吧!

这样子针锋相对,几时才能商讨出一个好法子让千喜认亲?有钱人似乎都太闲了,因为事不关己吧!秋必娜有感于此,不得不出声,快言快语的说:「千喜,你自己有没有什么好主意?」言下之意是这些叔叔、阿姨、姑姑都不可靠,自求多福哪!

「我不知道。」千喜的眼眸泛出忧郁,迥异于平日的敏锐、灵动。「我完全不了解我爸的个性,不像对待我妈时晓得要怎么做才对。我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样讨厌自己的出身!妈很爱我,可是她给了我一个很遭的难题。」

以侬责无旁贷的说:「这样吧,拣日不如撞日,我们现在全体杀到你爸的住处,教他面对现实!他那个人呵,愈是在人多的地方愈是冷静如钢,绝不会感情用事,想必能够很自然、很心平气和的接受女儿的出现。」

秋必娜不以为然。「听起来好像在推销一项产品,让人非接受不可似的。父女亲情应该至为感人,用推销术这一招相信双方都很不自在。」

千喜暗暗点头。她没有「马上」去见生父的心理准备,倒期盼生父突然跑来相认,求她原谅十多年的不闻不问感觉上比较有面子。

徐巧盈也道:「我同意必娜说的,想想我们十万火急的把千喜推到辜重鸣面前,在场的丽儿该有多尴尬?」

千喜忙道:「对、对、对,我妈是经不起打击的胆小鬼。」

以侬感叹道:「我真羡慕朱丽儿,身边的人都想法子要保护她。」

「人家朱丽儿是我见犹怜,你呢?」重德也微笑起来。「我看这样好不,千喜到公司去找你,由你们耍弄一下『董事长』怎么样?」

说到要耍弄辜重鸣,每个人都像吃了兴奋剂,馊主意纷纷出笼。

「千喜可以冒充爱慕名人的小花,到公司里宣誓要倒追辜重鸣,还四处广播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造成辜重鸣的困扰,一直搔扰到他抓狂为止。这时候,千喜才恢复清纯形象与他父女相认,保证辜重鸣记忆犹深,一辈子不敢小觑了女儿。」秋必娜不愧是作家,整人花招最狠。

「以后谁若是爱上你,都得小心一点。」卫东阳忍不住咕哝。

「反正没你的价儿。」必娜斜斜地睨了他一眼。

「换我说,换我说,」重德想到可以光明正大的欺负老哥,简直要狂笑。「设计一场假绑票案]当然事先要与丽儿串通好,使二哥不去报警寄出威胁信函,通知二哥拿出三千万元的赎金。一开始他自然莫名其妙,我们可以逼真一点将千喜五花大绑,然后拍下照片寄给他。千喜的容貌那么像他,他一定会开始将信将疑!这时候,换丽儿登场了,她以悲情的姿态开始娓娓述说生下千喜、抚养千喜的辛苦过程,痛哭着要二哥负起责任救回千喜……啊,多么感人。」

「是很感人,但『救回』千喜后呢?你等着他追杀你!」以侬啐道,又继续说:「还是我的主意好,请出爸妈来作主,尤其老爸在我们心目中是一位最正派、最明理的威严长者,二哥见了他也要俯首听命。」

「大哥,」巧盈不高兴的嘟囔着:「我们大老远跑来找你,就是看中你足智多谋,你也拿出一个主意来,别让我的朋友笑话姓卫的全是饭桶!」

又褒又贬又损,反把卫东阳给逗笑了。「难得你有求于我,岂能让你空手而退?不过,你别忘了,我是生意人,总要给我一点应得的报酬,我才肯卖命。」

「你在说什么呀?」兄妹开始内讧。

「亲兄弟,明算帐。亲妹呢,答应我一件事便足矣。」

「说话别吊文,有屁快放!」

「啧,认识你至今,你对卫家男人从来没温柔过,真不知道你哪根筋出毛病了?」卫东阳口气淡淡的,眉头也不皱一下,嘴角似有若无的还留一抹挑衅的笑。「我要你答应我帮卫家做一件事情,不是现在,也不会太教你为难的某一件事。你肯和我立下约定吗?」

「若是政策婚姻,免谈。」

「当然,卫家还不至于要卖女求荣。」

「你不能挑明了说吗?」

「时机未到。」

巧盈默想了一会,缓缓的说:「好,我答应你。」

「一言为定。」卫东阳也不拖延时间,笑嘻嘻的直言:「其实,在接到你的电话后,我心中已有了腹案,否则,我请元老大和星月一起来做什么?」

大伙儿的目光一致转向那对准夫妇,他们礼拜天就要正式结婚了。

元正则自卫地嚷道:「卫东阳,你休想设计我!」

「我怎么敢设计你呢?元老大。」卫东阳揶揄着老友。「我是想和你跟大嫂商量一下,在你们的婚礼中加一段戏,也算喜事连连。」

「你想怎么做?」贺星月是比较好说话的,机警的卫东阳才坚持要求元正则相伴前来,果然有远见。当卫东阳把他的计划和盘托出,大家都鼓掌赞成,做成结论。

元正则还要做垂死挣扎,骂道:「你们这些损人利己的家伙!有种都别结婚,否则换我玩你们!」

大家都装作没听见,好诈。

千喜的心笃定下来。回想大伙儿的言谈,便鼓起勇气问:「请问,平时我爸的人缘很差吗?」

「你怎会这么问?」以侬怪道。

「因为,你们似乎都很乐于看他出洋相。」

一阵缄默。

辜重德首先爆笑出声:「说到你爸爸那个人,是一个没有任何『娱乐价值』的人。」

「形容得太好了!」元正则也忍不住道:「他不闹绯闻,工作努力,私生活严谨,『好』到让人讨厌,想看他出一次洋相也好。」

卫东阳附和说:「虽然『克己乃最大之胜利』,但做得太完美不是人生无趣吗?平常都是我们出洋相被他看到,偶尔也该换他出一次洋相给我们瞧瞧吧!」

重德笑得狂妄。「对、对、对,否则大家都心理不平衡!」

星月以最和善的笑容告诉千喜:「记得我第一次见到辜重鸣,还以为自己看见神话故事里的俊美男神而惊叹不已呢?他很出众,感觉上却很难以亲近。正则、东阳、雅器跟他是至交好友,不会存心整他的,无非希望他像个『凡人』。」

千喜终于逐渐明白父亲的形象,与母亲所描述的他截然不同。难怪「朱九华」无法扬名立万,原来妈妈欠缺描绘、造句、形容的天才!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