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紫晴 > 《相公请上钩》
返回书目

《相公请上钩》

第八章

作者:紫晴

“夫人呢?”孙胤兴匆匆地,一进家门就找刘翎萱。

他在怡红院探了好些天,终于有了那么一丝线索,就急忙回来找她。

算算,两人也有好些天没见了。

“夫人?”大概是没想到侯爷会问这个问题,奴才愣了下才回神,“夫人去当差呀!”

真不知道他们这对夫妻是怎么想的,明明丹阳侯的官阶就比府衙大人高上不知几倍,夫人居然还去李大人那儿当捕快!

“她伤都好了吗?是谁说她可以出府的?”他面色一沉。

“是夫人说她没大碍,再说侯爷也没有说不许夫人出府呀!”

闻言,他甩袖,丢下了句,“我去找她!”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侯爷逛花街,夫人也不生气;夫人明明身分高贵,却要去听李大人的使唤……好奇怪呀!”奴才摇头,想这个问题可是会想破脑袋也没有答案的。

孙胤来到府衙,才从李大人结巴的口中,知道她去帮忙鸡农抓鸡,一杯茶水来不及喝,他转到鸡舍去。到了鸡舍,鸡已经抓完了,听说她去缉捕流浪狗;他追了半个京城,才知流浪狗捕到一半,赌场有人闹事,她又放下捕狗的工作去排解赌场的纠纷了。

原来,她的工作量这么大!

他不禁苦笑,这才知道京城的治安不挺好。

罢了,既然他知道纵火犯的消息,他就代她处理吧!心念甫定,他目光灼灼地锁著欲进赌场里的她。

换上捕快的衣裳,个头虽小的她却也显得英气逼人,和印象中那个顽皮的小丫头相去不远,只是这个小丫头已然长大,成了他的妻,名实不副的妻。

“……这明明就是作弊!”这头面带赤红的大汉喝道。

“愿赌服输,你输了赔给庄家就是,翻桌算什么?”

“我要告官!”大汉再掀了一张桌,桌上的赌具散乱一地,哗啦啦的声音可不输给嘈杂的人声。

“告就告,谁怕谁!”庄家也不怕,反正他们是正派经营,有啥好怕的?

“那就不必废话了。来人,统统带回去!”捕快们在捕头一声令下后,整齐划一地将众人包围起来。

“这……”大汉吓了一跳,刚才没看到这么多捕快呀!心想这一被捕可不得了,他又有案在身,还是先溜为妙。

他不善的眼滴溜地转著,找寻目标出手。

孙胤先是看穿他的意图,再加上大汉距离刘翎萱的位置最近,他想也没想的,跃进赌场,一个老鹰抓小鸡,提住刘翎萱的领口往外一抛,她来不及反应,人就在赌场外了。

大汉扑了个空,想乘机逃出去,可孙胤更快,反击一掌将大汉推倒在地。霍霍数声,几把刀同时指著大汉,“别动!”

“带走!”

“这位壮士……咦!侯、侯爷!”捕头本想好好道谢,谁知头一抬,惊见是丹阳侯的面容,即刻立正站好。

“我来借个人。”其实不必他说,任谁都知道他是来找刘翎萱的。

“请请请。”捕头马上把刘翎萱送上,好似她随便他借,借到他高兴为止。

“捕头,可是我还要去抓流……”

“不用了,那种小事小的做就可以了。”捕头登时变成“小的”。

“哦!那好吧!”

刘翎萱只好跟在孙胤身后,满脑子猜想他找她做什么?会不会是要谈纳小妾的事?还是,他要告诉她他已经找到心仪的人了,她这个正室可以退抄…想到今早不经意听到家仆聊天的话语,那股伤心又隐约泛起。

若她不要这么在意他就好了。

“你这么想回去抓流浪狗吗?”孙胤见她沉默许久,心想她是否还想著公务?

“不是。”

“流浪狗是抓不完的,你病才刚好,犯不著这么拼命吧?”

“咦?”被他突来的关心骇著了。该不会是先关心她,然后再打击她吧?刘翎萱一脸防备又惊奇的看著他。

“你这么吃惊做什么?”

“没、没有。”红潮袭上了她的双颊,似乎很不习惯他这样的关切。

从前她会因他的关怀而欣喜若狂,可现在……她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那好,你还没有用午膳吧?我们上客栈用膳。”

“啥?”刘翎萱又是一呆,他邀她吃饭?这会不会是鸿门宴呢?宴后再提娶小妾的事?

“你是怎么了?恍神恍神的。”他本想给她一些时间长大,才尽可能的不碰触她,可似乎把她推得更远!

他决定他这个做丈夫的,要改善目前这个窘状。

“没有,只是太突然了。真的要去吃饭吗?”

“翎萱,以前你不会这么客套的。”他说,眉心不禁攒了起来。

那是以前我不知道你讨厌我!刘翎萱差点儿脱口而出,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是呀!”她勉强的说。

“是因为我们去了边关,间隔了几近两年,所以生疏了?”

他伸手抓住她没拿剑的那一只手,像是要宣告他足以噬人的力量一般。

她吓了一跳,本想甩开,可他掌心上的温度好暖,和遥远记忆里的一模一样,她的心软了、融化了,胃间却相反地涌起了酸涩。

他这是在做表面功夫吗?骨子里其实还是厌著她的!

她不敢问,只把当年那件事重复地拿出来提醒自己,也划伤了自己的心。

“你还没有回答我!”孙胤感受得到她的僵硬,事实上,从他回来至今,她就一直在避著他,这之间一定还有什么是他忽略的。

他决定要找出答案。不过,在此之前,得先填饱肚子。

“……抓贼呀!”猛地,客栈内响起了一道惊喊。

刘翎萱下意识地就要松手去追,孙胤却拉住她。

“我要抓……”

“我去!”孙胤丢下话,奔至前头。刘翎萱跑不过他,只得在后头追。

贼人一共两个,一个抢到钱袋丢向前一个,后面的那个则是留下来拦阻追赶的人,眼见抢钱的就要跑了,刘翎萱不管孙胤,先追了去。

那人可能没想到附近会有捕快,仗著身形矮小在巷这里乱窜,她追得气喘吁吁却不敢停,生怕一个眨眼,失了贼人的踪影。

突地,本是架在墙上的竹竿哗啦啦的被贼人边跑边扯下,造成她行进上的困难,正当她一筹莫展时,孙胤的身影跃在她的面前,只看他纵身一跃,挡住了贼人的去路。

两面夹攻,中间又横躺著为数不少的竹竿,贼人无处可逃,猜想姑娘的武功很弱,冒险想挟人要胁。

孙胤惊觉不对,立刻喝道:“翎萱,小心!”

话声才落,贼人便使招,想抓住刘翎萱。幸好她也学过功夫,抵挡一阵还不是问题,可那人的武功不弱,孙胤察觉这点,跃身直逼两人,一把夺下她的剑,顺势攻击直逼那人。

那人发现自己不是对手后,先是虚晃一招再凌空甩出毒针。

“小心!蔼—”刘翎萱察觉到他的动作,飞身扑倒在孙胤身上,替他挨了那支针。

“翎萱!”孙胤及时接住刘翎萱倒下的身子,见她面色霎时惨白,一时怒急攻心,使出全力劈出一掌。

“噗!”那人中了掌,哇出一大口血,跟著两眼翻白,横倒在地上。

“翎萱、翎萱!”孙胤一脸焦急,背脊滑下冷汗,身子从未曾这般冷过。

“胤哥哥,你没事吧!”刘翎萱不自觉地唤著小时候喊个不停的称呼,声音却虚软无力,听得孙胤心骇不已。

“我没事,你撑著点,我马上替你找大夫!”他严峻的容颜跟著惨白,凌人的气势顿去了泰半。

“唔……”她不知道有没有听进他的话,吐了口血即昏睡过去。

“不可以,不许你离开我——”孙胤沉痛地呐喊,以为这样便能传到她的耳里。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怎么会这样?”

将军夫妇闻讯前来,自他们成亲至今,一次都不曾回过门不打紧,还频频出状况,让两老比从前还不得安车。

孙胤没有起身迎接,他两眼直盯著床榻上的刘翎萱,手上拿著因为替她擦拭身子而意外发现的平安符,心思纷乱。

大夫在一刻前离去,说针上只是煨了普通的毒液,逼出毒液再配上药物即无大碍,他这才放了心,命人去通知爹娘。

“药到底有没有效?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醒呢?”石嘉仪见儿子没有回应,心里更加焦急。

“夫人,已经吃下去一刻钟了,应该就快醒了。”一旁伺候的奴婢说道。

“嗯!你先退下去吧!有事再唤你。”石嘉仪打发走婢女,迳自凑近床榻,叹道:“翎萱当差以来从不曾发生什么状况,怎么会连著出事呢?”

“翎萱是为了救我。”孙胤喃语。若不是她在那危急的当口推了他一把,恐怕此时躺在这里的人是他。

她不是对他无意吧!否则,她大可不必这么做。直到这个时刻,他才深深明了这点。

可,她为何回避自己?这个问题他想不透,只有她可以为他解答。

“唉!怎么会这样呢?”石嘉仪叹了口气,是不乐见那二十多年前的事件重演。当年若不是刘氏夫妇,哪有现在的他们?

现在,下一辈的又……想著,自觉孙家实在欠刘家太多。

“娘,在我们离家的这段期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孙胤决定要将事情厘个清楚。

“没有啊!”石嘉仪想了下,立刻回答道。“为什么要这样问?”

“没有?”孙胤沉吟片刻,“这次回来,我感觉到翎萱变了。”

“当然啊!她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了呀!翎萱长大了。”所以她也在他提亲事的时候,想也没想地答应,并且即刻筹办。

“我不是指这个。翎萱在逃避我。”这可不是他犯疑心,而是经过多日来的观察得到的结论。若非如此,她何必已为侯爷夫人了,还去外头当差,为李大人卖命!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在避开他,他盯著那个平安符,有种直觉是他遗忘了什么,而这个很可能是个关键。

“翎萱在逃避你?”石嘉仪重复著他的话,一时被搞胡涂了,“怎么可能?”

见此,他索性把成亲到如今的感触全说了。当然,在诉说的过程里,他的视线不曾离开过刘翎萱,看重她的程度教人很难忽视。

“……你们也都清楚一点,她从前很黏我的,照理我离开不到两年,我们不会变得这么生疏……”

孙皎发现到他手上捏著的平安符,“这个是……翎萱原本送给我的平安符?”

“是吗?”若是送了爹,又怎会在她身上?孙胤突然感觉到体内好似有什么答案正呼之欲出。

“后来你跟我讨了去不是?”孙皎想起那年离行前,翎萱来到他们的房中,说了些怪异的话,还把这个当成护身符送他……

是了,她就是拿著这个平安符说要交换做捕快的!

“我讨了来?”那既然他讨了来,又怎会……

霍地,他想起了那一晚,他正捧著铠甲要回房,却撞见她和孙曦在假山那儿嬉戏……随后,他将这平安符一扔,气冲冲走开。

翌日,不见她来送行,火气更大,存心忽略她来平抚自己的不满情绪。

所有的环节像打通了一般,回忆如潮浪在瞬间倾倒而上,霎时重回他的脑子。

“不错。恐怕在这之前,翎萱也听到了我们的对话……记得吗?你说她不是你的责任,我还要你娘替她留意婆家……”

闻言,孙胤大震。

他何时说过这浑帐话?他一点也记不得了!

但是对于丢掉玉饰这件事,倒是让他想起前因后果。翎萱一定是捡到这平安符,误会了。

“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有天翎萱来问我这平安符的事,我告诉她将军把这平安符给了你。”石嘉仪想起这件事。

“……”孙胤一时无言。

所以她总离他远远的,即便是两人已同住一个屋檐,她也有办法做到“不见面”!

所以她总是带著难懂的眸光看他,即使是他给予她保证,她也有办法“曲解”,不当成一回事。

原来,她早就不相信他说的话了,他猛然想起之前两人的对话——

你不必跟哥交代,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决定,跟你们无关……

我……我不想变成你的责任。

什么责任?他记得他曾经问,可她却不愿回答。

原来,伤害她的人,真是他!

他整个人被连迭的想法震得无法言语,他到底伤了她多深?才让她变成如此模样!

不信他、不听他、不懂他、不要他……

他,自作自受吗?

“唔……”刘翎萱的申吟声传来,她的脑子浑浑沌沌的,耳边却一再听到有人说话,偏她浑身发寒,睁不开眼。

“醒了醒了!”石嘉仪一喜,推开儿子,一把坐进孙胤的位置,“翎萱、翎萱!”

“娘……”勉强睁开眼,刘翎萱认出了她,不过她仍未想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了?”

“你中毒了!”孙胤沉冷的声音压在她的上方。

他不是不想对她好,只是想到她的“不自量力”,难免有些气闷。

“中毒……”

“好了好了,你出去,让娘来跟翎萱说。”她看到两人之间的互动,不禁摇头,难怪外头会传言他们两夫妻的感情不合了。

她知道胤儿关心翎萱,可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除了吓人之外,没有其他作用。翎萱小时就不怕他,大概是从那时开始才改变的。

现下,她不出来做和事佬,两人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呀?

“可我有话要……”

“你先出去吧!这副样子会吓到她的,让你娘跟她说。”孙皎帮腔道。

“好吧!”孙胤只好和爹先退离房间,但愿娘能替他把话说清楚。

待他们父子俩一走,石嘉仪自然先问了刘翎萱的心意,这才知道她确实是听到了胤儿当年所说的话,更加误以为他会娶她,是为完成书寰的交代。

“翎萱,你从小就是我看著长大的,你对胤儿的那点心思哪瞒得过我呢?只是,你心里介意胤儿的话,怎不告诉娘呢?”她的面色闪过一丝不悦。

“娘,胤……侯爷不喜欢我是事实,我怎么说呢?”刘翎萱叹了气,当年大家都知道是她硬赖著他的,他被她扰得很烦吧?

她再告诉娘这件事,倒像在逼迫他了。

她不要做赖皮狗,惹人嫌。所以,她把心中的疑问和不确定,隐藏了起来。

“胤儿哪有不喜欢你,你多心了。”石嘉仪赶忙替儿子澄清。

“娘,您不必安慰我了。其实我们的关系若是侯爷想取消也行的。”都到了这种地步,她不这么说也不行了。

怡红院的事是再次地给她伤害。

“什么意思?”

“侯爷大概是想娶欢欢姑娘进门吧!我不会有意见的。”反正充其量,她只是他的责任而已。

“什么欢欢乐乐的?胤儿喜欢的是你、爱的是你、娶的也是你。”

刘翎萱当她在安慰她。摇头、心纠结,悲伤的滋味早流遍她的全身了,她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不嗔不痴不怨。

“娘,您不必安慰我了。若是侯爷喜欢,我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她痛苦地阖上眼,感到倦了。

“翎萱……”

“娘,我累了,可以让我休息吗?”她没有再睁开眼,一副不想再谈的模样,可任谁都看得出,她是在逃避,并不是真心想放弃。

“好吧!等你伤好了我们再谈。”

石嘉仪没有完成任务,但她至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两人都对彼此有意,只是这个结要他们自己打开。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